媽媽被神棍強姦了

我叫小傑,今年已經讀國一了,在一次家裡大掃除時,偶然翻到了一本日記,是媽媽的,忍不住好奇心翻開一看,誰知道這個小小的動作真的讓我後悔一輩子。

我媽媽叫小芳,是一個平凡的OL,除了罵我的時候外,我真的覺得她很漂亮,而且她很年輕,一頭長髮,五官都很像電視裡的麻豆。我爸爸呢,他上班很忙,所以時常假日時都不在家,媽媽偶爾就會在週末時帶著我出去玩,一天或是兩天的那種小旅行。事情就是發生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日記的大致內容(看完我就趕快收起來,有些細節可能忘記了)

本來想說來個充實知識的博物館之旅的,結果哪知道公車坐了反方向,來到了一個荒涼的地方。其實說荒涼也不對,因為這裡感覺像是一個農家小鎮一樣,很難得都市的邊界區也有這種復古的生活。

「媽媽~這是哪裡啊?」小傑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到處走走看看囉~」

晃著晃著看到前面有一間廟宇,門是打開著,我就想說乾脆去裡面休息一下好了,本來以為是知識之旅的我,穿著高跟鞋真的不適合走路。

「诶...好像沒有人耶...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好不好?」

「我想看恐龍啦!!」小傑說。

「唉呦~好啦好啦,給媽媽半小時好不好?不然媽媽腳很痛就不能帶你去看恐龍了喔...」

「喔...半小時喔...計時開始~」

其實這間廟宇也不像廟宇,因為連一尊神像都沒有,只有一些小陶製品還有神器,感覺就是作法用的那些東西啦,我也不懂。不過那些陶器其實做的很不錯,有小孩子在放牛的啊還有讀書的,栩栩如生。

突然。

鏗啷~~~~~~有一個陶器被小傑撞下來了,掉在地上碎成一地。

「侯吼...你給人家弄壞了...等下人家出來把你抓到警察局喔...」

「人家不小心的啦...」

「誰在外面?」一句台語從旁邊的門後傳出來。

小傑迅速的跑到我身邊,我也嚇到了,這看起來空了大概有半世紀的屋子竟然有人。

一個大約60幾歲的女人走出來。

「恩...啊你們是誰?」老女人用台語問。

「不好意思啦,我們是來借坐休息一下的,我們馬上就走了啦,那個陶器...」

「休息?休息還把我們的東西用壞喔?這樣不對吧」老女人似乎是不講道理的。

「對不起喔...小孩子在玩,沒注意到...」

「我要去打電話報警」老女人說完回頭走進去。

「等等,請不要這樣~」我趕緊抓著小傑跟著走進去。

一進去的地方應該是客廳,有著一般的客廳樣式。長藤椅、電視。客廳的角落有個大概70歲的老先生在做手拉壞。外面的陶器應該都是他做的吧。

「他們是誰?」老先生放下手邊的工作看著我們說。

「不好意思~我兒子剛剛摔壞了外面的一個陶器作品,我可以.....」

「摔壞掉?破掉了是不是?」老先生站了起來。

「恩....對,我可以賠錢....」

「怎麼賠!你摔掉的是哪個樣子的陶器?」

「恩...好像是一把劍的....」

「哎呀...那是神刀耶,那是很重要的東西耶」

笑死我...這對夫妻根本就不正常...

「可以在做一個嘛...」我說。

「再做一個法力就不靈了啦...兩萬八...就這個數字!」

「蛤....你說這樣要兩萬八...」

「不高興就叫警察來,私闖民宅看是判多少」老女人說話了。

「我...我身上哪來這麼多錢啦?」

「不然還有一個方法補救,妳可以入我們的教派,就可以免你兒子一罪。」老先生說。

什麼跟什麼啊...原來是個神棍。

「入派後我需要做什麼嗎?」我問。

「不需要...只需要保持著虔誠心去......」

「好了好了....我入派就好了吧?」我對這種社會敗類不想多說什麼。

「好...那等等跟我到後面的空靈室...」老先生說。

天哪...還取這種鬼名字...

「媽媽...是要入什麼教派啊?」小傑問。

「我也不知道耶...你看啦...不乖乖坐好..害現在媽媽那麼麻煩....」

「喔....」

「好了...小姐妳可以進來了...」老女人說。

我站起來。

「等一下,小孩子不可以跟進來...會干擾靈氣...」老女人指著小傑說。

「我也要...為什麼我不能進去?」

「應該不會怎樣吧...讓他進去我比較安心...」

「說不行就是不行還要講什麼?配合一點好不好?」老女人超兇的。

「好啦...你乖乖在外面看電視吼..等一下出來就直接去看恐龍了好不好?」

「要多久....」小傑快哭了。

「要多久啊?那個儀式....」我問。

「那就看你的靈氣調配的怎樣了....」老女人說。

還在胡扯....

「媽媽會很快啦...一下下就好...」

通過了窄小的走廊,轉進一間房間裡。所謂的空靈室根本沒什麼,就是一間大概5坪左右的空房子,裡面有一張沙發。沙發的椅背靠著一張桌子。老先生穿著黑色的長袍馬褂,盤腿坐在地上,眼睛緊閉,嘴裡念念有詞的。

「小姐,請跪在沙發上的那塊墊子上,面對桌子」

我跪了上去。

「現在要請妳簽一份同意書。」老女人從桌子都抽屜裡拿出一張同意書。

內容就是我是自願參加此教派等等的廢話,讀清楚後我也簽了字。

「現在請您喝聖水...」老女人從茶壺裡倒出一杯水。

「恩...一定要喝嗎?」我問。

老女人看著我,沒說話。我想還是不要跟她爭辯好了,我就喝了下去。還好無色無味的,應該不會怎樣。

「好...現在請您看著牆上的聖靈,心理不要想任何東西...」老女人指著她身後白牆上的一個符號。

這時老先生站了起來,拿著法器在我身邊晃啊晃的,嘴裡唸著應該是經文的東西。而老女人走到我身後「來...腳張開一點...」

然後她又扶住我的腰,然後脫掉我的高跟鞋。

「好..來,放輕鬆,放輕鬆.....」老女人邊說邊拿著我的高跟鞋走到旁邊。

突然,我被環抱住,是老先生。他抱住我,雙手一直猛力搓揉我的胸部,還一直拿他的私處摩擦我的屁股。

「你放開我....你幹什麼.....」

我開始死命的掙脫,不過老先生卻是愈抱愈緊。

「不要掙扎...你簽好同意書了」老先生一隻手伸進我的裙底,直接把我的絲襪根內褲扯下來。

「救命啊.......」我夾緊我的雙腿。

「快過來...掰開她....」老先生命令他老婆。

我當然抵不過兩個人的力氣,雙腿就很輕鬆的被掰開。

「啊............」一根陌生人的肉棒就頂進我的肉穴裡,不過被頂進後,我盡然就沒有想要反抗的意識了。

「呼.....呼.....藥效有了吧....要搞定這個還真累.....」老先生趴在我身上喘著。

「媽媽....好了沒啦....」小傑在外面敲門喊。

「吵死了...把他弄走...」

老女人走出了房門。

門一關上,老先生就開始強力的衝刺。

「啊.....喔....求你....不要....啊....啊.....」雖然嘴裡說不要,但是可能是因為被下藥的關係,我開始胡亂的淫叫著。

老先生做的很野蠻,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不過70幾歲的身軀能這樣的激烈真的不簡單。

「啊......我要射了......啊呀....啊..................」

一股熱流衝進了我身體。

「啊...哈....呼..小姐....外面那真的是你小孩?」

我點點頭。

「吼....喔....那麼嫩...真的感覺不出來....剛剛有到嗎?」

我沒有回他。這時,老女人回來了。

「你們小聲一點....小孩子說一定要在門口等....」

「來...坐到桌子上...」

可惜的就是他的寶貝了....長度是可以啦,不過比老公的細了就是了....不過跟他做愛真的有莫名的快感.....真想一直被這樣『幹』下去呢...天啊...我怎麼會有這種噁心的想法....

「嗚.....」

「叫出來啊....叫出來好啊....」

被他這樣在耳邊誘惑,我的最後一道防線也順勢瓦解。

「啊.....啊喔.....快要了....快要.....喔.....」我的腿不自主的夾合著眼前正強姦我的人,身體不斷的晃著。

「啊.......啊......嗯哼~~~~~~~」

我的頭仰起來,雙手緊緊抱住老神棍,把他的頭埋進我的雙峰裡。從頭到腳開始顫抖抽蓄起來...

在經歷著幾乎是要我命的高潮時,我腦中只有一句話....我竟然被強姦到高潮了.....

「恩....恩....哼................」埋在我雙峰裡的老神棍也抽蓄了一下,抓著我的腰的那隻手突然緊捏了一下。

他也到了...熱熱的東西還是噴了進來,不過沒有剛才來的多,而且感覺水水的。

神棍在穿褲子的時候,我依舊坐在桌子上發楞...眼睛看著從自己肉穴裡緩緩流出的精液...

「恭喜妳啊...成為我們的一員...」老女人拿著一疊同意書說。

「那些...是都被『那樣』過的....?」我問。

「什麼『那樣』說修身啦...對啊,這些都是被修身過的信徒喔...不過啊,小姐妳在所有信徒裡最漂亮的喔...」老女人說。

聽到這裡,我竟然有一陣醋意...

穿好衣服後,我若無其事的打開門。

「好了喔?」小傑問。

「對啊....我們去看恐龍吧~」

「好啊~走吧走吧~」

原來,我媽媽那時候在裡面是被......不過她竟然能這樣若無其事的帶我繼續玩真的讓我很生氣....

有些事情也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為什麼那天媽媽會有那麼多怪異的舉動,像是走在她身邊仔細聞都會聞到一股腥味,還有到了博物館後一直跑廁所,甚至是平常溫柔端莊的媽媽那天下午竟然腳張開開的坐著發呆。還有.....她竟然帶著我去一家醫院拿藥.....

怎麼辦...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媽媽了...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