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今夜你可回家

老公,不知道還可以這樣叫你嗎?這一年多以來,你每天回家越來越晚,甚至徹夜不歸,沒有你我睡不著,所以我習慣了等你到天亮。夜,總是好漫長。

也許......正如電視裡說的,結婚久了,我不再帶給你任何激情,你對我的感覺淡了,可我對你的愛卻有增無減。

很想責備你,但你總能記得我的生日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即便很晚回家,你還是會送上精美的小禮物哄我,不知不覺中,我就這樣一夜一夜地等著你,等來的全是你的道歉和禮物。

老公,那天我真不該聽朋友的話出去,不出去的話就不會看到你抱著一個小姐進了一家酒店。

老公,她真的比我漂亮嗎?到現在我還能清晰的記得你說我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難道那些話是有期限的嗎?

很想很想衝上前去問個究竟,或者歇斯底里的咒罵你們,但......我忍住了,因為看到還有你的同事在,我不想你沒有面子。

老公,天好黑,好冷,來往的行人讓我好怕......

老公,我好想你啊......

鹹鹹的,是眼淚......

老公,天剛微微見亮,我便回家整理一下去上班了,雖然很累很想休息,可我害怕這一天閒下來我怎麼去面對?

我像個第一天上班的畢業生一樣頻繁出錯,同事們對我的黑眼圈和紅紅的眼白也感到好奇,問我怎麼了?我笑了笑告訴他們我很好。

老公,下班我買菜好像忘了找零錢,是不是很傻?到家下了廚房,我一邊切菜一邊在等待你開門的聲音,可我又害怕你回來,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你?是該問個明白,還是保持沉默?看到切開的蘿蔔上有鮮紅色的時候,我才發現手指被刀弄了一個口子。

你回來的時候責備我躲在臥房休息不去廚房弄飯,其實......其實我在包紮手指,但你似乎沒有注意到。

老公,吃飯的時候,我很想問你很多問題,多得我自己都覺得前不搭後,問得沒有邏輯。可為什麼我開不了口呢?似乎看著燈光下你熟悉的身影,我很想珍惜這種感覺,我害怕失去。

洗碗的時才發現我沒吃飯,剩菜可以放進冰箱第二天拿出來熱一熱,可冷了的心去哪裡溫暖?

老公,晚上你抱著我,撫摸我,我知道你想什麼,我們也有好長時間沒有親熱了,我也渴望你的愛撫,可我還是說了不舒服,因為我真覺得好噁心,整夜我沒有哭出聲音,我不想你知道。

接下來的幾個天,我空洞的活在單位與家這個小世界裡,你依舊常不回家,我也依然在沙發上等你,儘管我有千百個怨恨你的理由,但,但我很想你,很想你,你知道嗎?

媽打電話給我,問我好嗎?我就想哭,我嘴上說一切很好,可就如同一個按鈕,激發了我內心的痛,一掛電話,我總是哭成了淚人,我好想像個孩子一樣撲在媽媽的懷裡哭上一場。

手指上暗紅色的傷疤終於掉了,可留下了一個很明顯的痕跡,換了以前,我會在你身旁撒嬌,至少你要買個首飾安慰我,我忽然又開始好想你,想靠著你的肩膀,想你抱著我。有個聲音在對我說:「忘了吧,讓過去隨脫落的傷疤一起消失吧。」

老公,是不是很奇怪,你深夜回家,我纏著你、誘惑你、挑逗你,我嘗試張開雙腿,很渴望的看著你,我為這樣一個夜晚煞費苦心,我第一次看了平時覺得噁心的書籍、上網查了讓人耳赤的文章,還咨詢姐妹們怎麼讓男人開心,她們都驚訝的望著我,是啊,我怎麼了?我只是想挽回你,因為我希望一切是我的錯,一切因我而起,才另你疏遠了我。

當你一臉不耐煩的脫去內褲後,你下面那根命根子上端還殘留著衛生紙,那一刻,我強裝的亢奮瞬間墜入深淵......我退縮、我猶豫......最終我還是用我的陰部去接納了它。和以往一樣,沒有前戲,你進入了我,我嘗試著忘記剛才看到的一幕,給你我的一切,然而,沒有幾分鐘,你退縮了。蹲在衛生間好長時間,因為我下面火辣辣的痛,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得了性病,我幾乎絕望了。

老公,姐妹們說我很賤,一個人躺在冰冷的治療床上,忍受著寒冰一般的器械觸痛著我嬌弱的陰部,可我還在想著你,想著你去醫院看了嗎?你不會拖著病不去看吧?

最後一次治療後,出了醫院大門,我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祈禱著看到陽光,哪怕撥開雲層透出一絲光線也好,只要它能照在我面前,終於我忍不住跟幾個姐妹說了全部,可我奇怪為什麼我是最後一個知道你在外面鬼混的人呢?老公,你到底愛過我嗎?

晚上姐妹們為我準備了豐盛的宴席,美美的吃完又去酒吧瘋狂。以前我很少出來這種地方,忽然發現很多人都熱愛這種生活方式,閃動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我不覺得任何人比我充實,比我快樂,可他們能在昏暗嘈雜中尋找短暫的忘我。而我,現在也要鼓起勇氣,拿起桌上的酒杯,飲下這傳說中的忘情水。

老公,頭好昏,我覺得酒不好喝呀?不但很難入口,到了胃裡還覺得刺痛,可失去重心的感覺也不錯,好像桌前多了很多陌生面孔。老公,我好想你,你在他們中間嗎?

姐妹們消失在了五光十色的舞池中,而我還是坐在原位,有個男人也沒有去跳舞,他坐在我對面,我悄悄的打量了一下他,老公,你別生氣啊,你知道我向來好奇心很重的,對方可能有三、四十歲了吧,穿深色的T恤,看上去很壯,膚色有點黑有點粗糙,但一臉溫和的樣子,這是我結婚後第一次和陌生的男人單獨坐一起,感覺彆扭、不自在。

他好像跟我說話,可音樂聲音太大,我聽不清楚,他湊到我耳邊問我為什麼不去跳舞。我本來不想回答,因為我不習慣和陌生人,特別是陌生男人說話,可又覺得這樣很不好,至少我不反感他,所以還是告訴他我不會。話說完我就很後悔,覺得會不會讓他覺得我很土啊?可我為什麼要在乎他怎麼看我呢?

我們就是這樣開始聊了起來,原來今晚的幾個男人都是我姐妹們的朋友或者同事,我多少放了心,可大多數時候因為太嘈雜,我也不知道他說什麼,只是禮貌的點頭微笑。

過了一會兒,大家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們在聊天,紛紛指著我們異口同聲叫起來:「哦......原來不跳舞是有原因的。」

看著他們壞笑的異樣眼光,我好似真的做了什麼壞事一樣,又急又羞,不停的解釋。我越爭辯,似乎大家就越說得起勁,因為要扯著喉嚨說話,我也不想爭了,我看了看對方,他倒是大大咧咧的在一旁笑,還迎合著大家說就是喜歡我,怎麼了?怎麼了?老公,現在的人都這樣嗎?還是他們都是在開玩笑呢?

接下來開始響起了柔和的藍調樂曲,大家坐在一起開始玩起了遊戲,老公,我好笨,被罰了好多酒,聽著動情的樂曲,我反而覺得輸得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讓我忘情。

「別想你那個臭男人了!叫了一晚上老公,掃不掃興?!」我不知道誰在我耳邊吼了一句。

......

睜開眼睛,原來我爬在桌子上睡著了,我這才感覺頭好痛,渾身沒有力氣,但我意識還是有些清醒了,我看了看周圍,原來已經換了地方,似乎是一個卡拉OK的包房。

我嚇了一跳,怎麼來的都不知道,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冠,一切正常,看到姐妹們都還在,才算鬆了一口氣,我正一臉疑惑的想要理清思維,剛才和我聊天的那個男人拿了杯茶水遞給我,然後順勢坐在我旁邊。

我彆扭的接過茶水握在手中,本想坐回了姐妹中間,可這杯茶水再次掀起了今晚的「速配」高潮,大家的玩笑越說越過火,話題甚至扯到了性上,講得很黃色,雖然大家都是過來人,我還是聽得面紅耳赤。

似乎看出了我的窘態,有個姐妹開始調侃說我很保守,身材又不錯,可惜只有過我老公一個男人;話音未落,全部包房裡的男人都盯著我看,這種注視的目光,讓我渾身不自在,天呀,我真的恨不得找個裂縫鑽到地裡。

老公,我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我想回家。

那個男人似乎看出了什麼,忙安慰我放鬆點,說大家也都是圖個嘴上舒服,出來玩開心是第一。

老公,他說得對嗎?也許我們彼此都忘記了各自的私人空間?我真應該放開你嗎?或者放開我自己?

看來今晚我和那個男人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似乎非要撮合我們組成一對夫妻似的,也不知道誰開始拿那個男人開涮了,說發現他一直盯著我流口水,大腦裡一定琢磨著我和我發生性關係了。

我知道大家善意的玩笑,可說著無意,聽著有心,我腦間閃過一絲男女親熱的景象,同時,我覺察到自己微妙的變化,有些興奮、有些害羞、有些渴望,不經意間我的下面有點濕了,內褲裡頓時有了粘滑的感覺。

我忍不住悄悄的看了看他,結果他也正看著我,眼神充滿溫情,我頓時一臉紅暈,覺得剛才一定被他窺見了我內心的秘密,就這麼想,心裡就越不自在,眼神也就越不老實。

老公,說到這裡覺得很對不起你,可是這樣的氣氛實在不由得我去思考。我向來是個矛盾的女人,我忽然很恨你,恨你對我的一切,恨你對我的承諾,恨自己等你的每個日日夜夜。

當快節奏的音樂響起時,我終於加入了舞動的人群,在包房內狹小的空間裡瘋狂的擺動自己,我的長髮左右的輕輕打在臉上,如同一個智者扇動巴掌懲罰我的愚昧。

閃耀的燈光在黑暗中讓我彷彿進到了另一個世界,這裡只有忘我的搖動,而許多的男人都湊過來配合我搖擺,有意無意的擦碰我的身體,接觸我的肌膚。

我竟然一點也不迴避,也許女人的虛榮在作怪吧,我在眾多朋友中,甚至在單位裡,絕對不輸於任何人,無論身材或者外貌,氣質就更不用說了。就包括剛才的玩笑中,我嘴上雖然反駁著,內心卻有一絲暢快,也可以說,我恢復了不少女人的自信,特別簇擁在男人中,我更肯定了對男人吸引力的自信,我喜歡這種感覺,被人包圍,被人愛,而今晚,我就是這裡的明星!

畢竟酒喝得太多,超出了我平時能接受的範圍,加上舞動得過了火,出現了眩暈,還好有人從後面托住了我,原來正是剛才遞茶水給我的那個男人,我尷尬的謝了謝他,便再次躲到了姐妹中間。

接下來,是情歌對唱了,而我和他也被「強制」唱了一曲,在唱到歌曲的高潮部分,我聽到他唱得很煽情,老公,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是個很感性的女人,此刻我也忍不住動情的唱出一句句濃情曖昧的歌詞。

曲終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姐妹和一個男人從包房內一道小門裡出來,兩人出來的時候神色都不太正常,而大家也都會心的笑著,我正奇怪這個包房怎麼還有一間單獨的小屋子時,大家忽然把我和他往裡推。

我千百個不願意,立刻引起公憤,大家「噓」聲四起,姐妹們三下兩下硬把我們往小屋裡塞,而且紛紛投來鼓勵的眼光,我忽然意識到她們想要我幹啥,我緊張的腳在發顫,心裡莫名的躁動不安,在酒精的作用下心臟狂跳不停。

他看出我的羞怯與不安,便說:「我們就進去應付一下,跳舞可是健康活動哦。」

這句話多少給我的矜持找了一個台階下,我們進去後,門被從外面用沙發堵住了,大家還說不跳完四首歌不准出來!

裡面應該是個更小的舞池,只是沒有燈光,外面有兩個人開始了新的歌曲,我們站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裡,兩人都笑出聲,緊張的氣氛一下消退了很多,他問我笑什麼,這麼開心,我反問他:「哪裡讓女孩子先說的道理,你說!」

他用很驚訝的語氣說:「原來你是女孩子呀?!」

他的回答很意外,但這種幽默顯然我接受了,這一次我的確是開心的笑了。我很喜歡這種黑暗中,兩人輕鬆的說一些笑話的感覺。

但我不敢開口,不是害怕,卻不知為什麼。老公,也許是你,我心裡時時刻刻裝著你,即使你傷害我如此之深,讓我忘記你吧,至少是此時此刻,我真的累了,需要片刻的放鬆,但我不會給別的男人機會,我愛你,我開始了沉默。

對方似乎走到離我很近的距離,因為我能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他有些緊張的對我說:「別緊張,我不會踩你腳的。」

我再一次笑了起來:「你自己也緊張嘛,還說我。」

他呵呵的傻笑著,開始摸索著摟到我的腰,他的手有力卻不覺得沉重,我們邁起了舞步,可一轉身,兩人同時被什麼東西一絆,重重的摔倒在一個物體上,應該是沙發,這麼小的空間裡居然放了一把沙發,還好酒精的作用,沒感覺到疼痛。

我們兩人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後,又再次笑了起來,可很快兩人又默默地相恃了,因為此時他正整個人的壓在了我身上。老公,這是除了你之外第二個男人與我如此貼近,作為一個女人,一方面來自身體的熾熱,一方面來自心裡的禁錮,我承認矛盾的我沒有採取任何舉動,直到他忽然壓住我的嘴唇,把舌尖滑進我口腔裡深深一啜,雖然進小屋的時候,我多少做了一些心理準備,但真發生了的時候,我還是又羞又驚,你第一次和別的女人也會這樣嗎?你想過我嗎?老公,我好像問你,問你很多問題。

想到我自己受到的傷害,我不想自己也去傷害另一個女人,我忙抽出手推住他的肩膀,對他說:「我們過了,快起來,好嗎?」我口氣並不是太強硬,因為我覺得現在這樣只是一個意外,他也不是無心的,而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

他可能也覺得失禮,滿口歉意的對我說:「對......對不起,我......」

他的聲音低沉而性感,語氣急切而略帶膽怯,想解釋,卻也不知道怎麼向我開口,我也知道男人此時的感受,被人踩了剎車心理上和身體上一定都不好過,我內心真覺得對不住他,真想他就這麼抱著我。然而我不能夠,我身體的燥熱和顫抖令我無法言語,幸好他看不到我現在的表情,否則我真羞得無地自容了。

我想起身,想推開他,可一來感覺喝了酒,又活蹦亂跳了半天,全身無力,二來,我真沒有想要推開他的決心,我嘗試讓自己冷靜下來,考慮一下如何處理下面會發生的事情。

老公,你能聽到我的求助嗎?我快沒了注意,快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默默相對了多久,黑暗中,他開始撫摸我的頭髮,不時接觸到我裸露的手臂,這種接觸讓我全身發抖。

因為彼此看不到對方,我沒因為太多的害羞而採取拒絕行為,再接著,我的耳洞被濕熱的東西吮吸著,原來是他在用舌頭吻我,我沒有嘗試過這種刺激,非性器官的接觸,卻帶給身體別樣的震撼,不行了,我鼻子無法呼吸,只能用嘴深深的喘息。推在他胸前的手掌不停分泌汗液,弄濕了他的T恤,可我放開的話,將意味著什麼呢?

老公,和你在一起,我從來沒有這麼模稜兩可過,即使我們第一次在學校的宿舍裡,我也沒有這麼緊張,這麼無助。

老公,一切已經晚了嗎?我已經感覺到一雙男人的大手按在了我的胸部,我無力的放抗只是女人矜持的做作而已,亢奮遮掩住了羞怯,想推開他的手卻不聽使喚的挽住了他的脖子。

我們開始接吻,他在我嘴裡吮吸、攪動,我卻發現自己的舌頭不知道怎麼去配合他,是該吸氣還是該吐氣呢?原來我的接吻真的很差,這也是你不喜歡我的理由,是嗎?老公!

我的胸部佈滿了敏感的神經,特別在乳頭處每次手掌的觸碰都像電流穿過脊髓一般刺激我的神經,他顯得很激動,手掌快速有力的將我的乳房來回搓揉,我想酒勁過後,一定會很痛。

我暗自滿足他對我胸部的這種興奮舉動,畢竟我的乳房不見得比少女差......我,正被人強烈的需要著,渴望著,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女人虛榮再一次裝的滿滿的。

原本放在我胸部的一隻手,開始伸進我的裙內摸我的下身,我立刻緊緊併攏雙腿,因為我下面早已禁不住流出了很多,濕透了內褲一大片,我不想被他就這麼看穿。他又開始反覆的道歉,我只好對告訴他我們不能再繼續了,現在的感覺很好,不要做些傷害對方家庭的事情。

「我......我還沒結婚,沒考慮這麼多,原諒我,好嗎?」他依舊歉意的回答我。

聽到這話,我為剛才的行為沒有傷害到另一個女人而感到幾分欣慰,卻又為沒有更好的理由來竭止住他奔而待發的激情而慌了神。什麼時候,我的裙子拉鏈已經被他拉下,我掙扎著重新拉回原位,他又伸手到裙子裡去拉我的內褲,我又緊緊拽住,一番無聲的搏鬥似乎我贏了一局。

老公,我發現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我拉著內褲的手一直沒放鬆,卻給了他絕好的機會,他的手已經碰到了我濕透的內褲下方,黑暗中我隱約聽到他得意的笑了笑,我羞得緊緊貼在他的懷裡,如同當年我被你第一次撫摸時也是這樣。

老公,我還是很想你。

「嗯~~~」我不由輕輕喘息著,女人的矜持就只是一張薄紙,而此刻捅破後,我也不用再去掩飾自己,慢慢的隨心而去,在他的懷裡,我顯得很弱小,也正是這種弱小,讓我感覺到在他懷裡的被完全包容的安全感,但我的底線只能降到這裡,我是無法接受老公以外的第二個男人的。

他在我內褲濕透的地方不停的挑逗著,雖然看不見什麼,我還是害羞的閉上了眼睛,暗戰仍然在進行,期間他試圖解開我的胸罩,我也想讓他的手直接接觸我的乳房,可我害怕忽然有人進來看到,於是告訴他不好,別這樣,好在他似乎也能理解。可過了一會兒,我感覺他拉開了自己的褲鏈,放出了一個硬硬東西的抵住了我的小腹,我連忙告訴他不行,可他哀求我就隔著內褲讓他摩擦一下,他是在太難過了。

老公,我心軟了,或許我意識模糊了,總之我沒有去抗拒,我也很久沒有性愛了,雖然也有悄悄手淫過,但每次結束後卻更加的空虛和失落,我也清楚的知道,底線不能再被突破,否則我將跨過一生不可回頭的錯。

我的沉默讓他領會了我的默許,他剛要有所動作,我忽然覺得他會不會認為我很隨便呢?我連忙用膝蓋抵住他的身體,他被我突然的變故怔住了,沒等他問我,我先對他說:「總得讓我知道你是誰吧?」

他如獲重釋的長長呼了口氣,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叫......」我的手按住了他的嘴,多變的我忽然不想知道他叫什麼,因為我根本不想記住今晚發生的事情。

我們再次接吻,用行動來詮釋內心的想法。我彎起腿,微微分開,他的陰莖很快牴觸到了我下面,其實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因為內褲粘濕的貼合在我的陰戶上,很難過,但硬物的一轉、一頂下,這些也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我的陰道口兩側由於充血的原因,已經非常的飽滿,無數的神經末梢裝滿了裡面,因而每一次陰莖隔著內褲向下、向內的壓力都能準確的傳達到我的大腦,連續的上下摩擦我只感覺分泌液明顯增多,還流到了裙子上,腹腔內也如同千萬的螞蟻竄動。

我幾乎想要自己退去內褲,迎來他真正的交合,可我還是惦記著你,老公,要是此刻是你在我身體上面,那該多好,可現在這種快感卻成了考驗我的意志,折磨他的慾望。

我再次走神了,他的手指悄悄撥開我的內褲下沿,我慌了,忙掙扎著想要起來,他如饑似渴的哀求我就進去一下,短暫的掙扎後,兩人都忽然停住了,我明顯感到粗大的東西已經準確的插入我的陰道,漲得滿滿的,我甚至不得不盡量分開雙腿來減低這種壓迫感。

老公,也許,現在我真是沒有理由再去責備你任何的不是,有些事情回不去了。

老公,我好想哭。

我意識到他還在我身體裡時,慌忙推開了他,這一次他沒有堅持,就在他陰莖拔出的時候,我感覺陰道突然的收縮後又突然收緊,收緊後又突然鬆弛,其實多少還是有些依依不捨。

「我......」他想解釋。

我不想聽,事實上,事情到了這一步,也不全是他的錯,是我一再的退讓成就了他,但我不能這麼說,我打斷了他不停的解釋,跟他說:「我還沒準備好,你知道,外面......」

似乎他相信了我,而外面也是我從一開始的心裡壓力,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人突然進來。整理了一下,我們敲了敲門,意識要出去,大家好像沒有為難我們,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出去後,沒有看任何人的眼神,當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自然的發揮了幾首歌曲。

凌晨兩點,一切結束了,他提出開車送我,為了回絕他,我推脫說就住在附近,走過去就可以了,所以沒打車也沒等他回話,便向夜幕中跑去。

老公,我第一次這麼晚走在街上,這裡出來不到兩百米便荒涼一片,我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遠處幾個喝醉的男人正朝我走來,還隔著一段距離便開始沖我說些不堪入耳的話,我好害怕,我沒命的奔跑,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

老公,你現在回到家了嗎?沒有看到我在家裡,你會擔心我嗎?老公,我很快就回來了,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但我不會停下腳步。

一輛汽車從我身邊開過,停在了不遠的地方,我被嚇到了,老公,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是他,下車的人是他,他走到呆呆站在路邊的我面前,溫和的說:「你走得好快,這裡是山上,我不相信你住在這裡。」

我沒回答他,只是跟著他上了車,向城裡開去,一路上,我們沒說一句話,可每次側頭看時,我就會覺得他仍然在我身體裡,我不敢繼續去想,因為我又有些濕了。

......

到了家,開鎖就知道你還沒回來,因為門依舊是在外面反鎖著。

屋子裡關著燈,我也不想去開了,平時也許會覺得害怕,但今晚,我內心起伏著,我拉窗簾準備睡下時,看到他的車依然停在樓下,我的好奇心又促使我想要下樓問個明白,可我克制住了自己。我躺在床上,一閉上眼睛,就回想起包房內發生的事情,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感覺,我不由的伸手到睡衣裡,撥弄著。

我和往常一樣,脫去內褲,手指輕輕在陰蒂上旋轉,可今晚卻倍感缺憾,我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衝到窗前,他的車任然停在那裡。

我忘記了一切需要告誡自己的話,忘記了一切需要遵守的道理,我只穿著睡衣,開了門來到車前,他靠著椅子閉著眼睛,我敲了敲車窗,他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看清楚是我的時候,我看到他臉上露出了說不出的喜悅。

「你怎麼還在這裡。」他才搖下車窗,我便急切的先向他發問了。

他毫不猶豫的直接回答:「我擔心你這麼晚回家,要是吵架什麼的,我就過意不去了。」

無論他說的是不是假話,可我愛聽,也愛感動,我忽然問他:「敢不敢?」

他楞了一會兒,似乎明白了我的話,立刻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他和我一起上了樓,進了臥室,他緊緊抱住我,喘著粗氣對我說:「我一直在想你,從見到你那一刻。」

我笑了笑,我不想去驗證它的真假,老公,可我卻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現在,就在我們的大床上,他抱著我,很快扯掉了我的睡衣,我沒穿內褲,所以,我已經全身赤裸的躺在他面前。

他在我乳房上親了一口後,對我說:「它真是很美!」

老公,聽見了嗎?他也和你一樣說我的乳房很美,不知道現在你還是這麼覺得嗎?

他一邊低頭舔弄著我的乳頭,一邊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心急之下,顯得很笨拙,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看了看我,壞壞的說:「雖然你笑得很漂亮,但我還是要收拾你!」

老公,他真的收拾我了,有幾次我明顯感覺乳頭被他含在口中,咬了幾下,好痛,我連忙求饒,他的舌尖從乳房掠過小腹,舔起著我的陰毛,沒幾下,我不怎麼茂盛的陰毛完全被他的唾液澤濕,黏成一片一片。

最致命的刺激很快襲來,他居然毫不嫌棄的把嘴直接頂在我的陰戶上,如同口渴的沙漠人不停的吮吸我分泌的汁液,我從沒有經歷過這種刺激,立刻全身酥麻,癱軟的任由他擺佈,我的陰道口再一次腫脹起來,如同盛開的花兒向兩側微微張開,以等待迎接貴客一般。

他的舌尖撥弄著我下面的縫隙,從下而上,停留在陰蒂的位置,輕輕的一圈一圈的挑弄著,一發不可收拾的快感從小小的陰蒂處,向上放射到整個腹腔內,我視覺模糊了,只能聽到自己不斷發出「嗯......啊......」呻吟聲。老公,這在以前我會覺得發出這種聲音很淫蕩、很羞恥,可現在我無法控制的通過這種方式來宣洩我的感受。

小腹裡如同一個溫熱的火爐,將烤熱的血液輸送到全身,最後彙集到脊背,手和脊背幾乎是同時顫抖起來,雙腿早已僵硬,大量的分泌液順著股溝流到了床上,我大半臀部都被弄得涼涼的。

陰道內千千萬萬的螞蟻又開始傾巢而出,我緊緊抓住床單抵禦這種刺激的同時,語無倫次的祈求他快插我,至今我仍然不敢想像我能說出這些話。

老公,我是個壞女人?是吧?可是我還是比不上你外面的那些小姐,雖然我便宜到不要錢,可我還是留不住你。

他終於起身抱起我的下身,分開雙腿夾住他的腰部,我焦急的期待著他進入我的身體,去消滅那些螞蟻鑽心的瘙癢,可討厭的是,他仍然把陰莖抵在陰道口上上下下的玩弄著,我真想坐起來,用手去把它賽進來,可我起不來,只能苦苦央求他。

終於,一個很硬的物體撞開了我陰道的兩扇小門,一點一點的插入進來,我的鼻子再次喪失了呼吸功能,我大口大口的盡量咽進空氣,不時鼻腔哼著我也聽不懂的話,當他的根部陰毛抵住我的陰戶時,我知道他完全的進入了我的身體,那東西很溫暖,擠在陰道內,向四周壓迫去,我身體的肌肉完全繃緊,他抽出了一半的時候,一股血液形成的熱流從我的腳底直湧向頭部。

老公,也許我真不會去配合你,讓你覺得我無法滿足你,現在的感受,我確實覺得以前我們似乎做得不夠完美,我沒能給你真正的快樂,可明白這個道理的代價我實在接受不起。

他開始抽動陰莖,每次進出都牽扯著我陰蒂部位的所有皮膚組織,一同動了起來,腹腔內、陰道內,所有的肌肉細胞開始節律性的收縮起來,就連肛門處也感覺繃得很緊,「老公!」我好像真的喊出了這一聲,因為他聽了這句話後,把我雙腿高高舉直,開始用力粗暴的插我,手毫不愛惜的蹂躪我的乳房,估計都被他弄出了淤青。

我再三的求他輕點,看到我痛得眼淚都出來了,他才算繞過了我,可能他也覺得傷害到了我,於是爬在我身上,親吻我的嘴,雙手抱緊我的上身,我們的下體有毛的地方不斷的碰撞著,房間裡除了兩人的呻吟外,還發出沙沙的摩擦聲和「啪啪」拍打水的清脆聲音。

迷迷糊糊中,我又被他反轉身體,跪在床上,上身俯下,依靠兩胳膊肘杵在床上支撐重心,臀部高高的向他翹著,我覺得這個動作很丟人,可我已經沒有任何回絕的能力,他從後面用兩隻手握住我的乳房搓揉著,我不知道他是跪著還是怎樣的姿勢,總之他再一次插入了我,抽送著陰莖雖然不很深,也不快,但很舒服。

老公,我好想大叫你的名字,好想大叫「老公」,可我害怕他的「懲罰」。

「我開始覺得我不當當只是喜歡你,我也喜歡你的身體,你的小穴。」他說話把我拉回了現實中,可我已經沒有心情卻為這句話讚美的話開心了,老公,平時我們總是草草收場,我也總以為性愛就是這樣,除了延續後代,也只是讓男人開心,可現在,這個男人在我身上折騰了近半個多小時,也許我還是可以另男人舒服,並且我也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我的性愛觀完全顛覆了。

他忽然停下了,整個人躺在了我身邊?結束了嗎?就在我準備拿衛生紙的時候,發現他示意我坐到他的身體上,我這才注意到,他那根粗大的陰莖仍然靠著肚臍保持著硬度,我現在才算看清那根在我陰道裡的東西,顏色黝黑,上面佈滿了好像我白帶一樣的粘稠液體,從襠部一直延伸到肚臍下方,毛很多,簇擁在陰莖的根部,還真像朵菌子,想到這裡

我笑了起來,他奇怪的問我笑什麼,我說:「你叫我坐在上面還是叫我採蘑菇啊?」

他聽了也哈哈的笑了起來,很愉快的說:「你真可愛,說真的,我恐怕愛上你了!」

我冷笑了一聲,算是確認聽到他的話了,於是開始跨到他的身上,慢慢的跪下,手扶住他那裡往我下體塞去,這是另一種插入的感覺,較先前更刺激到我陰道上方的敏感地帶,每當我坐下去後,陰蒂也很好的與陰莖根部結合起來,為了感受這種快感,我不得不加快了起坐的頻率,他的陰莖本身就朝前傾斜壓迫感與正好與來自腹部的壓力唇齒相應,我感覺都快尿出來了。

是的,老公,我真的感覺要尿尿了,一股熱流匯聚到了尿道處,我開始無比的緊張,全身汗水如雨點般參透出毛孔,越是想尿我就越覺得自己正墜向某個深淵,迅速的下落將我的全身肌肉凝成了鐵一般僵硬,我全身正在萎縮,向腹部萎縮,達到空前的密度,陰道開始痙攣,身體也因萎縮而劇烈的顫抖起來,這種感覺從微微作痛發展到爆炸一般,

「啊!......」我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暖流穿過我的盆骨,擴撒到了身體每個部位後,一些液體勃然溢出,我還能感覺濺到一些在我臉上,萎縮消失了,換來的是全身的放鬆和疲憊如同敞開了所有身體細胞一樣。

瞬時的眩暈後,我徹底暈厥在了床上,全身的水分化為汗水濕透了床單,朦朧中,看到他自己用手套弄著陰莖,不一會兒,我感覺腹部上留下了他熱熱的濃液。

老公,今夜你可回來?你看到這一幕會怎樣呢?你會著急嗎?會氣憤嗎?會緊張我嗎?呵呵,也許不重要了。我好睏,想睡覺。

老公,你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在火車上了,你如果回來的話,飯在冰箱裡,你記得看看有沒有壞掉了?因為我不知道你哪天會回來。家用我就放在老位置,一分不少。

哦,對了,以後不能叫你老公了,離婚協議書,我今天早上去領了,我簽了字,如果有什麼需要辦理,你可以找小榮她們,她們可以聯繫到我。

我走了,照顧好自己,注意身體。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