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和我

張曼麗的先生是個工作狂,把所有的精力全放在工作上,到美國出差將近半年沒回來讓她經常獨守空閨,兩人有個男孩林至榆,已經成年了,她覺得無聊,便常到朋友家去玩,直到很晚。

夜闌人靜,侄子林至榆一個人早就睡了。

張曼麗回到家,洗完澡已經快三點了。沖澡聲吵醒了睡夢中的林至榆。

張曼麗的烏黑的秀發,豐滿的身軀之上披著一件薄的幾乎是透明的睡衣。在昏昏的燈光之下,很容易的瞧見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

巍巍的一雙白玉般的乳房,隨著張曼麗的身影幻出的波影,挺立而一點也不顯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銀幣般大小的乳暈上覆蓋的是如指尖的紫玉葡萄,如果說這樣美麗的乳房還不足以喚起男人深藏的的渴望,未免太過道貌岸然。

在她睡衣下擺中,隱隱透露出的胯下深處更是禁忌游戲的深淵。鼓出的陰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可愛的小陰唇,黑色的體毛舒坦的附滿在她的女性聖域,全透明的絲質性感內褲逐漸消失在她的鼠溪深處,這種淫靡的景色絕對能立即激起任何一個男人的情欲。

「嬸嬸剛回來,洗完澡,你被我吵醒啦?」張曼麗邊說邊走到林至榆床前,眼睛直視著林至榆身上的短衫。由張曼麗臉上的紅霞,林至榆知道嬸嬸她看到了那九寸長的陽具已經勃起。

「我剛醒來。」

林至榆由上而下仔細的欣賞嬸嬸修長的軀體。張曼麗透明的睡衣內,隱隱約約中散發著成熟女人韻味,更加深對林至榆的佻逗。。林至榆的血脈開始贲漲,潛意識中的獸性本能,控制了他的理智,人倫的道德觀被掩沒了,呼吸也因緊張、興奮而更加急促著......

林至榆忽然的站起來,迅速的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嬸嬸!「嬸嬸......我......我要......」林至榆渾身發抖,脹得難受的肉棒,不斷的在張曼麗的下身左右擦磨著......!

「至榆!你?......不要!......不行!......至榆......,我是你的......唔......不......唔......」

欲火焚身的林至榆,無視張曼麗的驚慌,粗野的將她扳倒在床上,一只手緊緊勾著她的頭部,火熱的雙唇緊緊的蓋住她的嘴,一只手慌亂的在她豐滿的胸部抓捏......!

張曼麗驚慌的扭動,掙扎的想推開林至榆,但林至榆卻摟得更緊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張曼麗的睡衣裙腰裡,光滑的肌膚散發出,女人芳香的體味。

林至榆的手游在張曼麗兩腿間,不斷的撫摸,堅硬的肉棒在她的大腿側,一跳一跳的往復磨著。

漸漸的,張曼麗掙扎的身軀,逐漸緩和了下來,呼吸也逐漸急促著,林至榆輕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張曼麗不安地扭動著身體,口中也發出細細的呻吟聲,林至榆扯開她的睡衣,飽滿的乳房,頓時就像皮球似的彈了出來。

林至榆本能的低下頭來,一只手搓揉著豐滿的乳房,舌頭在另一邊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著。

張曼麗的乳頭,被林至榆那貪婪的嘴唇玩弄、翻攪,忍不住的發出呻吟:「至榆......不行!......我......不......至榆......不......不......不要......」林至榆將半裸的嬸嬸環腰托抱著,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著短褲頂在嬸嬸的小腹下,感覺嬸嬸已濕淋淋的下體,貼在他的小腹上,張曼麗把頭靠在林至榆的肩上,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不要......至榆......這樣不行......,嬸嬸是......你爸爸的......至榆......不要......哎......唔......這樣會......,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張曼麗羞愧的、將雙手掩著臉,身體無力的扭動抵抗著!

林至榆用腳撐開張曼麗的雙腿,腹下越發膨脹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雙腿間抽磨著,......

漸漸地,張曼麗搖擺著頭,嘴裡不斷發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聲,雙手也移向林至榆的下腹,不停的摸索著。

這時,林至榆起身將兩人身上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壓在張曼麗的身上,用堅硬的肉棒,不停盲目的在張曼麗的下腹亂動亂頂,......

「哎呀......至榆......你的好大......好硬......」張曼麗的手碰到林至榆的陽物時,低聲的叫了起來!......張曼麗的眼睛睜的很大,似乎不相信林至榆的巨大。

「嬸嬸知道嗎?你是哪麼的秀色可餐?我要嬸嬸!我要跟嬸嬸做愛!」

懷著期待的心,張曼麗卻已經開始撫摸林至榆巨大的陽具。

林至榆把張曼麗擁進懷裡,張曼麗把那濕熱的陰部觸向林至榆的勃起,兩人都因此而發出噓喘聲。

「不要那麼沒耐心!」張曼麗小聲的說。

「我等不及了!」

林至榆握住張曼麗的美麗乳房,開始撫摸她,張曼麗的乳頭很快就有了反應慢慢的凸立起來。

「靠近來一點。」張曼麗開始愛撫林至榆的陽具。

「天啊!侄子你真的是很大!」張曼麗驚乎的說道著!

「至榆,嬸嬸可以摸它嗎?」

「當然可以。。。。。」

林至榆拉起張曼麗,手指輕輕的滑過張曼麗的肌膚直到張曼麗那稍稍開啟的陰戶,跟隨而來的是由張曼麗喉中傾出的呻吟聲。

「嬸嬸你的穴好美......」林至榆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著,弄得張曼麗全身一顫,陰戶更是猛力收縮一下張曼麗的洞穴是緊緊的,但也已經是熱呼呼而淫液橫流了。很快的,林至榆可以伸入三根手指,為待會將發生的美妙情事做准備。

張曼麗扭腰道:「啊......侄子......嬸嬸被你挖得很舒服......哎呀......不要挖了嘛......嗯......嗯......」林至榆知道嬸嬸性欲難耐了,於是抱著她吻著。

「躺下來!我會讓你知道我怎樣服侍男人!」

林至榆依言躺下。

張曼麗屈跪在林至榆胯部的上方,用她溫熱而濕滑的臀部上下的撫慰林至榆的九寸大陽具。出乎林至榆意料之外的,當張曼麗感到從陽具所發出來的熱度更強時,她移開了她的美臀,把臉靠在林至榆的陽具上。當林至榆發覺嬸嬸的細舌舔觸到他的陰莖時,林至榆不禁的發出了喘息聲。張曼麗很仔細的舔遍了林至榆的陽具,然後把林至榆的龜頭吞進她小小的嘴裡。一連串的快感使林至榆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張曼麗把她的陰部壓在林至榆的臉上,使林至榆的呼吸為之困難,然而林至榆毫不在乎。

品嘗著嬸嬸可口的陰戶,使得林至榆有如在天堂,相信這是一生中最美麗的工作了。

張曼麗顯然知道要如何來吸舔男人的性器。真的!偶爾張曼麗還會把林至榆的大陽具整根吞下,受到壓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覺的小穴。林至榆很想看看嬸嬸那性感的小嘴含著自己大號陽具的姿態。

林至榆盡全力將舌頭深入嬸嬸的花穴,嬸嬸的蜜汁是那麼的甜美。林至榆一直品嘗著嬸嬸可愛的小穴,喝吮著嬸嬸蜜穴裡所流出來的汁液,一直到嬸嬸的淫水泊泊流出。

「侄子......嬸嬸實在......受......受不了......了啦......別再舐......了......嬸嬸要......要......你的......大......大......寶貝......插......嬸嬸......的......小......穴......」

林至榆再也不能承受這樣的興奮了,林至榆的陰莖在也無法忍受法嬸嬸的嘴所帶來的刺激。

林至榆的呼吸變得急喘了。

「快給我,我喜歡嬸嬸跟我!嗯。。嗯。。」

林至榆伸出雙手扶著嬸嬸的腰,形成一個較好的狗交的姿勢。而張曼麗也挺起她圓滑白褶的屁股作為回應。林至榆感到有一只手抓著他的陰莖,導向玉戶,那是張曼麗的手。

當林至榆覺得龜頭已經到了嬸嬸陰戶的穴口時,林至榆稍稍的向後彎了彎身子,就輕輕的向前推進。張曼麗的陰道非常的緊,非常非常的緊,幸好剛才長時間的前戲高潮已經使得張曼麗的陰道充滿淫液,得以讓林至榆的陽具進入。一點一點的,林至榆慢慢的進入嬸嬸的體內。突然,林至榆感到有一絲微的的阻擋。

「啊......好漲......至榆......嬸嬸.........好癢......好舒服。」張曼麗嬌哼不停。

「我會慢慢的,我不會弄痛嬸嬸的!」

「啊......插......吧......親侄子......你這樣子......從後面干嬸嬸......會使嬸嬸更覺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嬸嬸真的是......愛死你的這根......大......寶貝了......啊......啊...親侄子.........用力......用力干嬸嬸......啊......嗯......」

「喔。。。。干我!。。。操我!。。。。」

想不到貴夫人模樣的嬸嬸,在床上不在是貴夫人了。

「這感覺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干嬸嬸吧!啊......好深啊......嗯......用力......親侄子......嬸嬸......愛死你了......啊......啊......嬸嬸......要了......啊......好舒服......好暢快......用力......對......再用力......嬸嬸...要了......啊......美死了......嗯......喔......嗯......」

林至榆不再浪費時間,開始插干嬸嬸的嫩穴了。重而慢的深入使的林至榆和張曼麗都不自禁的發出呻吟。

「啊......不行了......嬸嬸......又......又了......喔......爽死嬸嬸了......」

當張曼麗高潮來臨時,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她的整個身體不停的搖擺,陰道裡更是強烈的收縮。「啊......嬸嬸......侄子也射了......」林至榆的龜頭被張曼麗的淫水再次的一沖激,頓時感到一陣舒暢,龜頭一癢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濃熱滾熨的陽精飛射而出。

好久好久,張曼麗才平靜下來。

林至榆抽出了陰莖,拉起了嬸嬸。在一個深深的熱吻時緊緊的抱著。

他們的舌頭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們的手則不斷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著,猶如瞎子摸象般的尋找彼此身上的每一個點。慢慢的,林至榆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

在張曼麗急促的喘息中,張曼麗拉著林至榆躺下去。林至榆壓在張曼麗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開始再一次的進入嬸嬸最美的陰戶。

林至榆的陽具在嬸嬸的花房周邊不停來來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倆人更大聲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覺。

張曼麗的陰道在呼喚著林至榆的進入,林至榆一點點的往更深的隧道前進。而在一會之後,林至榆再度感到陰戶緊包著陽具的舒爽。

「進來吧!。。。。用力的干我。。。」張曼麗用雙腳夾住了林至榆。

林至榆稍稍的退出的一點,把膝蓋伸入張曼麗兩腿的中間。林至榆巨大的陽具嵌入在張曼麗的陰戶。

這樣的情景真是淫靡啊!

「寶貝......我的親侄子......你的大寶貝......插得嬸嬸......要上天了......親哥哥......再快......快......我要............了......」張曼麗被林至榆的大寶貝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臉嫣紅,她已經是欲仙欲死,小穴裡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亂顫,口裡還在頻頻呼叫:「我的兒啊......我被你插上天了......可愛的寶貝......嬸嬸痛快得要瘋了......親侄子......插死嬸嬸吧......嬸嬸樂死了......」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張曼麗的身體劇烈的顫動著,林至榆的心脈跳動的異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嬸嬸快要洩了。。。天啊......我的寶寶......這幾下......嬸嬸美得如登仙境......嬸嬸......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親哥哥......嬸嬸...嬸嬸已快樂至極......插得真夠勁......嬸嬸...的親侄子......我的骨頭......都要酥散了......親兒......快......再快......再用力......嬸嬸......要......出來......來了............給......乖兒了......」

張曼麗真的洩了!林至榆從巨大的男性象征感到嬸嬸的陰道好像活了起來一樣。包圍在陽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縮顫抖著,甜美的愛之液一波又一波的沖向的龜頭。林至榆挺了挺身,將陽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龜頭的前緣還留在陰道裡。

當張曼麗由高潮中回過神來之後,意猶未盡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林至榆更深入。強烈期待的心情,讓林至榆毫不猶豫的再度挺進。

緩緩的深入,龜頭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觸到她的子宮了。

正當林至榆想點火觸發時,張曼麗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動了。不得不的發出了低沉的吼叫,喔,天啊!張曼麗的陰道是那麼的濕熱溫滑。

「干我!」張曼麗叫了出來。

「喔......對......就是這......樣......啊......我的冤家......啊......親侄子......深一點......喔......用力干嬸嬸......干......干......嗯......干嬸嬸的小穴......親哥哥......我是......親哥哥的小穴......就這......樣......干的嬸嬸......上天......吧......啊......嗯......」

「......被一個......像你這樣的男人插入......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享受......啊!」

然而,這樣的鼓勵對林至榆卻是多余的。在張曼麗的話還沒說出口之前,林至榆就已經開始了最原始的沖動了。但這一聲喊叫,卻使得彼此更為興奮,兩人因此更是盡情的放縱自己。

啊!這真是一個最美妙的世界啊!

林至榆慢慢的推動著陰莖在嬸嬸的陰道裡進進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林至榆完全發揮了巨大的陽具的長處,在張曼麗又緊又濕的深穴裡徘徊。

「嗯......親嬸嬸......這樣干你......爽不爽......親侄子的......寶貝......大不大......干妹妹的小小穴......美不美......啊......親妹妹的小穴......好緊......好美喔......親哥哥的寶貝......被夾的好......爽......親嬸嬸......侄子好愛......你......你......啊......」

「嗯......嗯......親哥哥好棒......好厲害......啊......啊......親哥哥的......大寶貝......干的妹妹......骨頭都酥......酥了......你是親妹妹的......大寶貝親哥哥......嗯......好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了......啊......啊......」林至榆將張曼麗的屁股抬高,把枕頭放於張曼麗的臀部,使張曼麗的小穴更加的突出。並抬起張曼麗的左腿架於肩膀上,讓她能看到倆人的下體連結在一起。

「啊......親嬸嬸......你看......侄子的寶貝......在親嬸嬸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的......看親妹妹......啊......啊......小小穴......正在吞吞吐吐......的......親哥哥的大寶貝......嗯......嗯......干的親嬸嬸......爽不爽......美不美......啊......」

「嗯......嗯......啊......爽......親妹妹的小穴......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親哥哥......好會干喔......嗯......」張曼麗玉媚眼如絲的看著倆人的下體,自己的淫水沾濕了兩人的陰毛,還流了滿床。這時張曼麗的小穴有著陣陣的痙攣,一陣陣舒暢的感覺從小穴流出,林至榆也滿身大汗了。

一直到張曼麗再度高潮,射出她的陰精之後,林至榆抽出了陽具,伸出舌頭,仔細的舔吻著嬸嬸的陰唇。嬸嬸的陰部是那樣的美麗,林至榆一邊舔著由那淩亂的裂縫裡流出來地蜜汁,一邊欣賞還因充血而膨脹的美麗陰唇,足足花了好幾分钟才總算舔乾淨了嬸嬸的蜜穴。

之後林至榆再度的進入嬸嬸,繼續的享受這美好的抽動。林至榆不停的在的身上抽插著,細聽由嬸嬸口中溢出的淫聲燕語。

「嗯......好哥哥......插的親妹妹小穴好美......花心好酥............大寶貝親哥哥......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親妹妹愛死了......哦......嗯......親妹妹快......忍不住......啊............啊......親妹妹了......」就聽到小穴「滋、滋」兩聲,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

「啊......我的好妹妹......屁股搖快一點......抱緊我......你那又熱又燙的浪水......燙得我的寶貝頭好舒服......哥哥......快要射精了......把我抱緊點......親嬸嬸......」

終於,林至榆的高潮來了。林至榆不停的聳動著下半身,屁股拚命的狠抽猛插更劇烈的進出一輪快攻之下,龜頭一陣稣癢,背脊一陣酸麻,一股滾燙的濃精飛射而出,全部噴射到張曼麗的小穴子宮裡面。

在這一晚裡,林至榆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向嬸嬸禁忌的深淵,只見張曼麗不停的在林至榆的陽具上聳動著,紅紅的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