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操嫂子

嫂嫂今天今天穿的是一件緞蘭的絲綢旗袍,襯托出她極好的身裁,那鼓鼓的雙峰,那微凸的私處,還有旗袍下分叉處露出的白晰玉腿,無一不刺激著我的神經中樞。

我輕輕解開嫂嫂的旗袍紐扣,很快就為她寬下了所有的遮蔽,立時一幅精彩的春睡圖,現於前她的身體就像水蛇般地靈巧,不覺中我壓上了嫂嫂的軀體,上下緩緩地挪動,她胸前兩團飽滿的肉球,雖然還隔著解下的絲綢旗袍,但還是能夠感覺到尖峰的兩個突起物抵在自己的身上,我不由伸出雙手環抱住她,兩手在她身上來回探索。

並且從她的密處摸起,幾隻手指,深深地嵌入她肥美的小穴裡面,雖在昏迷中,她也忍不住地發出呻吟,我故意繼續來用手插動,讓指頭去摩擦她的絕美肥穴,這時候她的呻吟聲不由更加地大了!「啊......啊.........」正當她沈醉在小穴傳來的快感之時,我居然把她的淫水給弄出來了!這樣一來她雪白肥美挺翹的臀部,整個地都裸露了出來。

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並且將手指伸到她的小穴與菊花蕾裡面去摳弄,讓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上一層樓。

嫂嫂茫然中接受我的摳摸,,讓我可以吸吮她的大咪咪!我當然也是毫不客氣地就含住她那挺翹已久的乳尖,用牙齒跟舌頭來刺激、玩弄。

我用舌頭輕舔著嫂嫂那朵剛被哥開苞不久的花蕾,舌頭如靈蛇般伸進帶汁的花蕾中,輕舔著少婦的穴肉,嫂嫂似乎覺得體內那種端莊已經慢慢消失,取而代的是一股騷癢的感覺。

「啊.........好癢.........嗯............啊」我第一次將肉棒插入成熟年長美婦的肉穴,只見嫂嫂此時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樂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開發這塊寶地,小小的肉洞內充滿了淫水穢液。

「啊.........嗯............嗯.........啊」「哼.........好嫂嫂......我愛死你小肉洞了.........啊.........啊」「.........嗯.........不...啊」此時嫂嫂神智似有幾分恢復,但體內的慾火仍未撲滅,只有盡情地被我發洩。

「好嫂嫂,親弟弟幹的你很爽吧。你是老師,我卻在教你性交!」我完全不顧昏沈中的嫂嫂是否能聽到,卻不停的說著淫話給她聽。

「我幹的白瑩姐姐你一定爽死了.........啊......我不會停...用力插你。」「啊.........啊.........我幹到嫂子你花心裡......啊.........要升天了.........啊.........」我終於忍不住達到高潮,陰經陽經同時射出,暫時解決了我的痛苦,經過這場激烈的交姦,我終於體力不支休息一下。

休息夠了之後,我將她雙腿分開,讓她雪白的臀部高高地翹起,讓我可以插入那個聖地。

之後,我輕輕對準她的小穴中縫,再次狠狠地將肉棒入貫嫂嫂陰道,直抵子宮!然後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劇響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幾乎融化了......「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盪整間臥室裡面。

「好美的騷穴啊!」我一邊稱讚著,一邊奮力刺。

「啊......不.........啊.........喔...」我被嫂嫂不由自主的淫聲弄的興起,更加地賣力,而她則是無覺地沈醉在被的快感當中。

「啊......不要......老公......」

嫂嫂竟以為是在和我哥性交,卻永不料到會是我吧?拂亂的長髮,淫蕩的神情,擺動的臀部,以及豐腴的雙乳,這一切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

嫂嫂的身裁實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內的感覺。

「喔.........老公......不要......。」肉棒強烈地收縮,我又再奮力一刺。

「啊......嫂嫂.........來了。」咕嘟一聲,嫂嫂的子宮似乎也感受到白濁飛沫的衝擊力,她整個人被歡喜的波浪所吞噬...我在她穴裡射出之後,整個人都趴到她的身上。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嫂嫂的下體出磨擦,愛液將我的肉棒弄得濕潤了,這時我不禁笑起來,因為他不知自己還要做些什麼,再姦嫂嫂一次吧。我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

白瑩溫馴地睡著,我只覺得那孔道十分細小。心中暗暗歡喜,想起一會兒就又會進入這道小門之中,不禁更加興奮。我的臉孔因激動而變得通紅,用手握著自己的東西就往那道肉門中一伸,一陣美艷感侵來,只感到自己被一陣溫濕包圍著,我呆然地浸沈在那份陶醉得從裡面流了出來。

射精的時間很長,而且量又多,那可以想像到我是怎麼樣的熱情,打從心底感到愉快。完事之後,嫂嫂和我兩人的結合的部份沒有分開,就那樣躺著。

我並不想將那萎縮了的陽具抽出,「哈望著這樣貌美的嫂嫂,我笑了起來,心想不管她心裡怎樣想,只要令我得到那樣的感受就已很高興了,尤其那夾得令人發麻的秘道。

「嫂嫂,你那裡面最好了。」「哎......」我的肉棒又硬了,不由將腰前後地抽送著,嫂嫂昏沈地將下體內的肌肉夾著我的陽具。

「呀......啊......老公......」

「真討厭,我才不是我哥呢......」一陣沈默後,嫂嫂閉著的眼睛突然張開來,那甜蜜的夢突然回到了現實,烏黑的眼睛望著我,面孔立時蒼白,她竟醒了,原來不覺中已幹了她了四個小時。

嫂嫂猛地起來,發現在自己腹部上面的並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她的小叔我。

「你......你......竟然做這種事......」嫂嫂在說這話的時候,連身體也激動的震起來。

「但,嫂嫂您卻很陶醉啊!」她悲聲狂呼起來,竟然連是誰也未弄清楚,而讓我將那東西埋在她白瑩的身體之中,對她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走開!滾,出去。」

「嫂嫂,我沒良心,你原諒我。」我對嫂嫂那狼狽相心裡竟有些高興,當然我還沒有拔出來我的肉棒,我還想再次的幹她。

「未何要這樣做,你才十四歲呀。」她感到羞恥將頭左右地擺動,頭髮淩亂地披散在床鋪上。

「你......你!......你強姦了你的嫂嫂呀你知道嗎?這......這是那兒?」

「是你的房間呀!你不知道嗎?那煩了,嫂嫂你一下暈了,倒在地上,我將你擡上床的啊。」

嫂嫂因剛醒的關係而很頭痛,努力尋找記憶。

一開始起,我進來送咖啡,喝了之後的記憶就完全空白了。

「......你,迷昏我嗎?」

「不會,是你自己暈了,起初我也很擔心,但後來看嫂嫂你一直沒問題,請嫂嫂不要誤會。」

「嚇?」

「我並不是那會兒趁別人昏了而偷姦的人,那是嫂嫂你要我做的,大概你誤會了吧。」

嫂嫂聽到這兒掩著臉哭了起來。對於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恥又迷惘。心中好像被錘子重擊一樣。身為一個神聖的教育者和一個長輩,與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有肉體關係,而且是小叔子,那是不能容許的,而且又將我當作是自己的老公,被我看到她那淫亂的形態。

那時,嫂嫂體內那黏黏的液體,是先前我所射的精液,若果能在做愛之中醒來,在我還未射精前還有的補救,但是現在已太遲了,性事也做完,怎樣的藉口也行不通了。

「不用哭啊,嫂嫂,由現在開始,我就代替我哥來愛你吧。」

「我們已是不能分開的了,看啊,我的牛奶已經注滿了你的壺子了。」

我得意的將仍在嫂嫂體內的性器動了一下,那樣,她體內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來。

「不要......快些拔出來......你不要再弄了。」嫂嫂哭著向我哀求。

不覺中,在淫夢裡,竟和我發生關係,她只感到難過。

「嫂嫂你真棒啊在我見過的女性之中,能使我一洩如注的只有你」

我將她的乳房差揉著,將乳頭含在口中,跟著又再開始那抽送的動作。

因為還年輕的關係,性器已完全勃起了,往嫂嫂的陰道內進去。

「不要,小弟,難道你......」嫂嫂看到這情形,悲蒼得連眼睛也紅了。

「白瑩姐,很舒服吧,還想做嗎?」我不由叫了嫂嫂的名字。

「不要快些放過我吧我已夠痛苦的了」我將她在哀求著的嘴諸著,用舌頭在她的口腔內愛撫著,手指又在她的乳頭上技巧的差揉,而那支剛硬的肉棒則在她的下體內恣意地活動。那殘留著官能上的麻痺感使嫂嫂下體的肌肉將我捲著。冰冷的心開始溶化了。

「呵呵......嫂...。白瑩姐......你是我的人了......」

「不要不要啊!」

「不是有反應了嗎?哈哈......那樣緊緊的夾著我,並不是學校中那端莊美德的你啊,大概你本身也是個色女吧,你愛穿那件緞絲旗袍來證明你的秀雅文淑,哼,我要用這件旗袍來擦我的精液,看你還要裝淑女!」

「......哎,小弟,你...真殘酷啊...。!」

我用冷眼看著那呻吟著的嫂嫂,她的體內正埋著自己又長又硬的肉棍,想這絕美身體已完全成為我的人了,真是高興!我將嫂嫂的腰抱起,她比我高許多,但我那金剛棒則無情地向她那小道中狂插。

「真的是很棒的陰道呢,嫂嫂」

這時陰道因刺激而收縮了,而嫂嫂的肌膚上滿佈汗珠混合著兩人的體味,沈浸在瘋狂的情慾之中。刺熱的肉棍無情地將她摧殘著,嫂嫂的叫聲也漸漸地狂熱起來。

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這樣......小便似的淫水不停地流出來,像色情狂似的呻叫著。

和小孩一起陶醉在這淫亂的氣氛之中,欲仙欲死的感覺,從下體傳來的快感已使嫂嫂羞恥心完全溶化了。只知道滿足於快感中。我的性愛是最好的,現在一下子又起來了。

「白瑩姐,事實上你是一直想要我姦你的?」

「不......不是......我不是這樣的女人。」

但覺得事實上自己是失敗了,她已經覺悟了。心想,算了吧,就這樣做我的女人吧。腦中一片空白,,她那兒濕濕的,我又已經進入了她體內,而且又在體內射了精,我已不是局外人了。

一陣抽動之後,我不由激動起來。「啊,白瑩姐,太美妙了。」

「不......不要......」嫂嫂擺動著那頭黑髮,肥美的乳房震動著,好像全身都在哭似的。

「嫂嫂,呵呵......射進來了......」

「呀...。不...」

「你是我的人了,知道嗎?」

「知......道了...啊!...」嫂嫂終歸和應了,慢慢腰部也開始活動起來,將我的肉棒全部都埋進去,迎接著一段激烈的肉搏戰。

嫂嫂完全隨我姦交,我的精液灌的這個美女的小穴滿滿的。

在最後一個高潮,我在嫂嫂、我最想姦的白瑩姐的肉洞裡,種下了無數生命的種子。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