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3P遊戲

在一個夏夜的週末,我心情不爽的開車到處閒逛;因為今晚我本約了一個新交的馬子打算到陽明山看夜景。可是正去新莊載她的途中,卻下起這場大雨來,一個美好的約會就因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被迫取消。我無奈的開車回臺北,在市區漫無目的的繞了很久,不知不覺已經開到天母,而時間也晚上8點多了。我正準備要掉頭回家,想點根煙來抽時發現車上香煙一根也沒了,只好到處看路上有沒有便利店,好不容易在公車站牌附近找到一家好停車的,只有冒著傾盆大雨下車買香煙。在買完煙後順便也買了罐可樂,打算為這整晚不順降降火。

我一從便利店出來時,有個美眉撐著把傘的以開朗的笑容迎面向我問路,她問我這附近哪邊可找到某一路公車的公車站牌。我看站在眼前的是個眉清目秀的美眉,朝她打量一下看她撐把傘,一手抱著好幾包服飾店的購物袋。我留意到眼前這美眉實在長的很正點;她的五官長的超像日本那個明星藤原紀香,那天她的打扮是一頭及肩的直發紮起馬尾巴,165cm左右的身高,穿著件連身V字領洋裝外加一件花隔子圖案薄紗襯衣。洋裝是削肩形的設計且裙擺不到膝蓋,這樣的裝扮更幫她突顯出修長雪白的雙臂和美腿。她姣好身材搭配起34.24.35的身形前凸後蹺。本身夠高挑了還穿一雙短筒靴子,全身健康美眉的造型,真是十足正點的美人胚。

我雖然從不搭公車,但是仍然順著她問我的問題和她聊起來。言談中她是一個很喜歡保持笑容的女孩,她每當微笑時右邊臉頰還伴著個小酒窩,而亮麗的造型更顯得成熟撫媚。我想多和她聊幾句,就故意說我雖不知她想搭的公車要到哪去等,但是我和她要去的地點差不多。更因為我不知走了什麼好運,天氣也來幫我;當她向我在便利店門口問路時,雨愈下愈大更給我有了熱心邀她一起上車送她一程的理由,勸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說服她一起上路。

上車後看她一幅不自在的神情坐在前座,隨手抱起車上抱枕十分拘束。我客氣的請她喝剛買還沒開的罐裝飲料,她是搭陌生人便車,所以很有戒心客氣的拒絕了。這美眉是一個很健談的陽光女孩,一路上我和她聊了很多,原來她叫小昭,才19歲,如果她不是打扮和言談間顯現出她大孩子的稚氣,從外型真會讓人以為眼前是20多歲的社會人士。在車上我有機會比較近的偷瞄小昭一身的辣妹妝扮,她實在很會打扮自己,小昭手上除了掛的滿手叮叮噹當的手煉、戒指之外,薄紗襯衣下隱約顯現出;在她美麗的左手臂上,也跟時下辣妹的流行一樣,貼了半個巴掌大花紋刺青。我當時想真是走老運了,退伍3年多來交的馬子外貌多平淡無奇,今天居然被我無意中認識到這樣一個漂亮美眉。

在車上昭小因心情不好被我問了幾句;話匣子一開就和我侃侃而談,原來最近她和認識多年的初戀男友分手所以心情很差,今天有空獨自出來散心;平日出門都搭計程車的她,今天在逛完街要回住處才發覺現金都買東西買光了,刷卡不能搭計程車只好用剩的零錢搭公車了,也這樣我才和上昭有緣同車。我早從小昭身上的行頭看出,她家裡環境應是不錯,果然她家是在開工廠的,她是家中獨生女,今年專科應屆畢業參加大學插班考試不順利,任性的獨自北上在補習街附近租了房子打算重考。

如果明年再考不順利,家裡還打算送她出國去申請學校來念,而小昭本身一直到念國中才自加拿大回臺灣,平常每逢暑假也常到處旅遊。路上小昭和我無所不聊,她提到自己從小喜歡音樂和練舞蹈,那一直是她的興趣,我想難怪她舉止間,體態所表現的都是那麼樣優雅。我暗想這樣好條件的美眉如能果想把到手,不要說當女友當炮友都不知有多爽呢。小昭此刻還不知我正在想些什麼而繼續的訴說她自己的事情。

一路的閒扯我發現小昭非常愛漂亮也很注重保養,於是我靈機一動,拿出前幾天好友ㄚ炮送我的一小瓶已撕去標簽的催情藥(神仙水)給她看,騙她說我最近在做直銷,那瓶沒有標籤的東西是直銷的商品。那是一瓶“花粉”提煉出來的保養品,並形容這是很貴重的保養品;因為是直銷貨沒打廣告,所以她沒聽過是很正常的。而手上這瓶是供客戶試喝的樣品包裝比較簡單。

我再三強調“花粉”對於女孩子養顏美容有很大幫助建議她可以試喝。她果然很有興趣的拿去看一看,還很認真問了我好多美容的問題;我故意停紅燈時趕緊把車停到路邊好應付她的問題。我一面胡亂回答她,一面就打開瓶蓋;用瓶蓋當杯子倒了一杯請她試喝,她勉強喝了一口,只覺得很奇怪花粉怎有一股薄荷的味道,我亂蓋一通的編些理由敷衍她;更趁我倆對話時不停幫她把喝完還我的瓶蓋,在我倆一問一答中再倒滿春藥遞給她喝,小昭不知不覺喝了快半瓶後,覺得喝過後嘴巴變的好苦就不願再喝了,這時我才滿意的繼續開車上路,我期待喝了催情藥小昭待會茫酥酥之後再好好招呼她。

沒多久藥力逐漸生效,小昭直說好像剛有淋到雨而且有點暈車人不太舒服,我看她不知自己是剛喝的春藥已漸漸發作,於是就找個沒人的地方停車,好等著欣賞她發浪的神情。途中我看她臉色泛紅,胸前那對奶子一起一伏的,感覺得到她呼吸急促,她一手緊抓著抱枕另一手不停柔著眼睛打算保持清醒。車一停好小昭勉強抬頭擠出笑容說,她不知怎地今天那麼容易暈車,她說真的頭暈的厲害,想搖下車窗吹一吹風,我怕她神智不清的糗樣被過往車輛看見;用外面還在下雨做理由阻止她開窗。

我體貼的幫她把座椅完全放平,扶她躺平在椅背上要她好好休息一下,借著幫小昭調整座椅時大方的靠近她,趁扶她躺平時堅持她該脫下淋過雨還帶點濕的薄紗襯衣免得感冒,我說著說著中還等不及她回答就把她的薄紗襯衣剝了下來。脫去薄紗襯衣後我才明白為何小昭大熱天還要套件薄紗襯衣,原來小昭無袖洋裝是削肩V字領的設計雖然不是露臂裝,但是手臂開口處開的很大;配上小昭那對34吋大奶子,在我拉起她的手臂脫襯衣時,只見她隨手一舉絲質奶罩因為是半罩杯,那奶罩蕾絲邊就伴著奶子透過袖口被擠出來見人。我看她正“暈車”昏的還沒回神就大膽把手伸到她胸前洋裝V字領末端,準備把她前排扣解開讓她更輕鬆一些。

我不知藥力夠不夠怕被她發現,所以當我解開小昭兩顆扣子後就停手了。解開後她除了飽滿雙峰的乳溝外,半罩杯奶罩上漂亮的蕾絲邊整個呈現出來。小昭居然沒發現我剛在幫她寬衣解帶,而且不知自己胸口乳溝已整個春光外泄了。我假仙的安慰小昭要等她好些我們再走,並下車CALL阿炮來看他這瓶寶貝的威力如何,準備等阿炮坐計程車來會合後再打算。

等待中我翻一翻她購物袋的東西,買的都是很辣的清涼衣服,其中最搶眼的是裡頭有幾套小丁字褲和蕾絲邊奶罩,在翻出小丁字褲後我打量小昭下半身;為何一路從小昭合身的洋裝外看上去我的目光都找不到內褲痕跡原來答案可能在這裡。所以我驗證一下我的判斷;我輕輕分開小昭兩腿並探頭下去朝裙內一看,果然瞧見她大腿根部是小丁字褲陷入兩片屁股溝的誘人景象,果然我判斷的不錯真是個騷美眉呢;最近才和男友分手裡面還穿的真浪呢!!小昭覺得不太對勁的嘟嚷了幾句,把膝蓋上的抱枕往上移到胸口抱著,轉個身側身面朝我這裡躺穩繼續發昏。

這時我興奮的點支煙在駕駛座上等ㄚ炮趕到,我想讓小昭先休息一下所以不再吵她,主要也好有時間等春藥繼續在她體內發作。我靜靜欣賞小昭側著臉躺在座椅上露出乳溝,不自在的移動身體時那種慢慢發騷的模樣。

等了半個鐘頭快10點,ㄚ炮終於來了。他一上車小昭聽到我們講話聲悠悠轉醒,自己硬撐著坐了起來。我為她介紹一下我朋友ㄚ炮,小昭對ㄚ炮微笑點個頭後,跟我倆說:「周圍怎麼都天旋地轉」然後小昭隔著窗子向外看看一看,失神的轉頭笑著對我和阿炮說:「今天路燈特別多,好像滿天都是星星一樣真漂亮喔。」說完後沒一會她發現自己奶子春光外泄,忙著伸手想扣好胸前鈕扣。

我和ㄚ炮看小昭笨手笨腳的弄老半天扣子就是扣不上去,我故意用責備語氣跟小昭說:「妳剛睡著喊熱自己又脫襯衣又解扣子的,怎麼睡一睡會冷了麼?」小昭已神智不清被我的話打斷了扣扣子的動作,一臉癡呆樣的微笑著回我話說「是喔...真不好意思呢,我剛愈睡頭愈暈都不知道自己這樣...對不起呢真是不好意思...」。一會我們繼續上路,而醒來後的小昭一直吵著想尿尿,我和阿炮都暗笑地商量:(小昭這小馬子剛剛喝春藥養顏美容,平常一瓶可放倒好幾個美眉的強力春藥她都喝了半瓶,八成是蜜穴淫水直冒,不過總是還矜持的強打精神說自己是想尿尿,她一定很不明白,今晚自己的小蜜穴為何一直滲出水來。)但是我和阿炮被這正要發浪的美眉煩的不得了,只好路上找廁所讓她解決。

我們刻意避開加油站或餐廳,一直找到了個僻靜的公園才準備放小昭下車尿尿。這時外面仍下著雨我們要她快去尿吧!小昭開車門後提著手提包,步伐不穩的冒著細雨向公園走去,而我早把她手提包內的手機關機留在車上,免得她趁我們不注意時亂打電話,同時我也一起下車陪她去廁所。我下車後很快的拿著傘跑向小昭去攙扶著她,我把傘遞給小昭讓她為我撐傘,好方便在她迷迷糊湖時我能空出雙手摸她。我站小昭左邊用兩手掌搭著她肩膀來扶她,當兩手扶到小昭的大臂時,直接大方的在她手臂和肩膀的肌膚上撫摸,我故意稱讚她手臂上貼的刺青花樣很特別時;手指很自然的在她皮膚上四處摸索。我感覺小昭皮膚光滑的觸感令人捨不得鬆手。

小昭在我摸她時,她腋下只不過被我的指頭不小心點到,她就敏感的把手臂夾的很緊,擺明瞭不太歡迎我這樣碰她。我看出她現在真是很敏感於是想挑逗她一下;就故意問她現在到底多晚是幾點了,當她抬起手肘看表時,我的右手掌輕鬆插入她腋下手掌就貼在她腋窩上了,我不理會她尷尬的表情一路任意吃她豆腐,就這樣帶小昭去上完廁所再走回來,回來時我更隨性的把手指頭,有意無意的穿過小昭手臂寬敞開口處;在她奶子側邊滑來滑去,快走到車子時更把手從她腰枝,直接移到她屁股上一巴掌貼著。回車上後阿炮和我討論結果,決定明天是假日ㄚ炮家工廠離這裡近又沒人,就乾脆一起到阿炮家的工廠玩吧。

剛才ㄚ炮在車上看小昭沿路被我吃豆腐的糗樣後,也忙著從後座和她聊天想找機會卡油,在小昭昏昏沉沉中又說還是想再去廁所。阿炮拿出一粒藥丸,說是暈車藥遞給小昭(事後我才知道是阿炮,專門用來搞搖頭辣妹的迷幻藥),要她吃完藥頭暈好一點再去尿吧;小昭雖然頭發昏很難過仍有些意識的拒絕了,但在我們半推半就下她還是把它當暈車藥給吃了,而小昭之前喝的剩半瓶的春藥;被我倆倒進先前我喝剩的罐裝飲料中,當配藥的開水灌到她嘴裡。

我看阿炮由後座一直盯著小昭乳溝瞧,現在小昭已被春藥喂的飽飽的阿炮當然不放過大好機會。阿炮先把手摸到前座來,熱心的說要幫小昭好好按摩一下讓她舒服些,我起哄的拉開小昭一路都抱著的抱枕放前座地上,方便阿炮幫她按摩。阿炮在小昭臂膀上亂捏一陣後,我們看小昭可能是嗑了迷幻藥的關係;她的反應是被按摩捏的很開心。ㄚ炮又在她肩上亂摸了幾下開始撥開小昭前額瀏海,從頭髮輕吻到她臉頰,嘴巴貼著她的身體一直親吻由臉頰、脖子、一直親到乳溝,然後再開始再把小昭未解開的前排扣慢慢的繼續解開。

ㄚ炮解扣子時還邊假仙的問小昭會不會太熱,哄她說要乖乖的休息;可把我兩當成哥哥一樣不用太拘束。小昭那套無袖連身洋裝剩下的扣子,在昏昏沉沉中被ㄚ炮邊哄邊動手的逐漸被解開,在解開扣子過程中小昭在車內微小燈光下,不配合的擺動身體那姿態特別撩人。無袖連身洋裝前排扣都解開後,此時她修長的手臂、纖細性感的腰肢和美腿,都被我們一覽無遺。

阿炮解完扣子後意猶未盡稍微推小昭坐起來,順手的由她背後把她那洋裝和奶罩肩帶,從肩膀兩側朝下剝開省得礙事。因為洋裝手臂開口處開的夠大,阿炮輕輕鬆松把她洋裝和奶罩肩帶拉下,衣服順著她一對玉臂開始滑落,直到被小昭彎起的手肘勾著才停下來。小昭剛被那粗魯的動作,弄得很不耐煩想坐穩,沒兩下又沒力的躺平。

看小昭兩手摸摸身上僅剩還有作用的;碎花奶罩和丁字褲,好像她有感到怪怪的,手到處摸索想穿好自己的衣服,但是洋裝被卡在手肘上她自己又躺下來壓著,任憑她怎麼拉身上僅剩的布料,也遮掩不住她皮光肉滑的姣好身材。過程中小昭還瞇著眼睛,哼哼啊啊的回答阿炮在哄她時說的話,實在說她胡言亂語的,任誰也聽不懂她在扯些什麼,我邊開車邊看這場脫衣秀,想不到小昭這種健康美眉喂她吃些春藥也會變成這麼淫蕩的浪女,今天她身上那套半罩杯奶罩和丁字內褲的打扮,剛好配合上現在這副期待被男人幹的淫樣。

沒多久阿炮家的工廠到了,當一停好車我便把目光投向,小昭那件一小丁字褲上。我分開小昭的大腿,我望見小昭因為一路不自在的掙扎;下半身也有移動的關係;使得她兩片粉紅穴肉被丁字褲微微陷了進去。我伸手用指頭輕撫她大腿內側一陣後,手指停在小昭大腿根部兩股間的小布料上,用指尖隔著布料輕探她的小穴。撫摸她穴口附近稀疏的嫩毛後繼續深入,才碰到她下面的小縫縫就發現穴口已濕透,而且濕到手指摸到她屁眼兒都感覺得到有些潮濕。

而阿炮這時把平躺的小昭兩隻手拉起打直,手腕交叉的扣著放於後座,自己一屁股坐在小昭手腕上壓著,手掌沿著小昭修長的手臂撫摸,一路滑過她白淨的腋窩,最後沿著我們一路欣賞的動人乳溝,毫不客氣把小昭內衣前扣打開。打開半罩杯奶罩時,看得出小昭想把手伸過來護奶,但兩手早已被ㄚ炮一屁股壓在後座不能動。兩粒奶子則絲毫不知主人面臨危機,無知地呈現出來,展示著雪白的柔嫩和豐盈。

我看小昭兩粒奶子飽滿豐挺且粉紅乳暈和那對小乳頭,屬於是小小粒很可愛那型的,阿炮兩個手掌毫不猶疑地進攻她那對剛被解放的成熟大奶子和粉紅小乳豆。兩粒奶子嬌挺的被阿炮又捏又抓,阿炮更把指尖在乳頭輕撫轉動,小昭美麗的身體老實地意識到被玩弄;她乳尖開始微微翹起回應外來的刺激。小昭這個浪蹄子瞇著眼睛,不時微微發出哼哼哈哈的嬌喘聲,阿炮又放下小昭的馬尾巴讓她頭躺正,方便等他一張嘴就嘴對嘴的貼上去把她小紅唇堵著,當小昭發浪呻吟時阿炮就用舌頭賞她一陣狂吻,兩三下工夫小昭美眉那張小嘴被ㄚ炮舔得嘴都是口水。

當小昭上半身雙手被阿炮壓著動彈不得,正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性服務時。我也沒時間閑著,我打開小昭雙腳,並舉起她左大腿跨到我的腿上。然後檢起前座地上的抱枕,置於小昭嫩腰下麵墊高她下半身;好方便的一邊欣賞她的嫩穴一邊玩弄她。當她兩腿被我撥開時,我看到她因為剛剛被玩奶子,那穴口被刺激到更濕的不象話了,下面糜爛成這樣難怪剛才小昭一路直嚷著想尿尿。

看她每當乳頭被刺激身體隨快感扭動時,嫩腰上的小肚臍動來動去倍增性感,我用手抱著她大腿好稍微固定住她,另一隻手溫柔撫摸她柔嫩的小腹和肚臍眼兒,並順著平坦的小腹把手伸到那丁字褲內,指頭在她三角地帶的森林中游走。小昭畢竟是年輕辣妹加上今晚被喂飽了春藥,全身上下加倍的敏感。她手被壓著沒辦法來推開我和阿炮,肩膀和嫩腰只好更不自在的加快扭動,想躲開我和阿炮的攻勢這幅模樣更加撩人,看得我和阿炮更為心動。

我用嘴巴貼在小昭小肚臍周圍猛親時;手指發現小昭由於身體陣陣扭動的,兩片淫臀在抱枕上磨來磨去,小丁字褲更被陷進穴肉裡頭了,這樣為她帶來的更大不自在,逼的小昭右大腿不停朝左靠想併攏雙腿。我幫小昭把她的小褲褲從右腳脫掉讓她露出蜜穴好舒服些。更把她礙事的右腿放出車窗外;另一條腿移到方向盤卡在那邊並用安全帶固定住,而我蹲到前座的正前方,欣賞她下半身兩腳打開後的情形。看她下半身現在的扭動只能局限於腰枝和淫臀這兩部分。

更因為她嫩腰背後墊著抱枕,被弄成屁股騰空的姿勢;當身體扭動時下面旱路和水路兩個玉洞,呈現不停向前挺的動作好似寂寞的對人呼喚著:兩個玉洞也很想被人摸一摸好止癢。

我輕輕把指頭沿著小昭屁股溝滑過去,在小昭死命搖臀時分別輕撫著兩個玉洞來安慰她穴肉和屁眼兒。當她兩個玉洞敏感的被我輕撫時,兩腳開開想夾緊又使不上力,只能更用力不停搖臀和擺腰來躲避我的手指。我在過程中不時抬頭看看小昭漂亮的臉蛋,發現她下面被挑逗時全身劇烈扭動,先前頭上被解開的馬尾巴把她弄的披頭散髮,更增加幾分狂野的美態;而她真是愛笑的美眉,不知她是否被春藥或迷幻藥嗑昏了頭,每當我和阿炮故意喊她名字時,她只要還能稍微打起精神的回話,即便是胡言亂語嘴角總擠出一絲笑容,看見她這幅淫樣,想必此刻她正不知做著什麼春夢吧!我和ㄚ炮攻勢當然愈發激烈。

在我一陣又一陣輕撫小昭穴口和周圍嫩毛後,她又受不了的嘴裡哼哈的胡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並使勁扭動屁股想躲開。我看了覺得很討厭,於是我一手捏著小昭屁股的一片淫臀使勁扒開,用另一手的兩根指頭沾點她穴口的淫液,突然朝她屁眼插入撐開。才插入兩節指頭,小昭被突如其來的劇烈刺激而驚醒,雖然藥力還沒退,美女的矜持仍然給小昭一點清醒的時間。昏沉沉中還先自言自語的問:「現在幾點?我們到哪了...?」問完話稍微回神才驚慌發現:(身上的洋裝前排扣和奶罩扣都被打開著推到身體兩旁;自己平躺於椅背上雙手高舉。手臂因為手掌被人一屁股坐著,只好直挺挺一絲不掛的展現雙峰。下半身右腳膝蓋以下懸在搖下的車窗外;左腳則被卡在方向盤內,小丁字褲不知何時被脫的只剩一隻腳還穿著,成了沒作用的絲質布料,掛在左腳踝擺來擺去。

在2門喜美這麼擠的空間裡。全身上下動彈不得,以人字形的勁爆姿勢躺平;正用一身美肉招待她今晚才認識的2位元新朋友。而自己小穴、屁眼、奶子、腋窩、肚臍、嫩腰,及大腿內側這幾個今晚被我們發現的敏感帶,都正被新朋友用盡2張嘴4只手貼在上面用力享受,自己下面像發情浪美眉一般的淫水氾濫著。)只瞧見她用盡了力氣想移動四肢,此刻小昭美眉今晚才第一次完全沒有笑容,全身掙扎的驚問我和阿炮:「這樣子弄,是幹什麼啊...!!!」

我們正專心享受這美麗膧體時還真被她嚇到,不過看她撐沒幾分鐘,全身又軟綿綿有氣無力的樣子,我們不想理她,雖然還沒幹穴,在車廂中也玩的一身汗,所以乾脆和阿炮一人一邊直接把她架進工廠辦公室。阿炮和我在沙發上把她腳上沒用的鞋襪脫去,弄成車上同樣的姿勢開始幹她。我輕鬆的插入她濕透了的蜜穴,當我用力抽送時;從她臉上愉悅的表情看的出來,肉棒為小昭帶來了陣陣快感。就這樣小昭在半夢半醒之間,一會兒稍微清醒無力的掙扎、一會兒像頭發情淫獸求我們用力插她,我兩輪流幹的她穴肉翻進翻出的。當幹累了休息時,阿炮想到更新鮮的玩法。

他把小昭帶到辦公桌邊要她保持扶著桌面、兩腿踏在地上的姿勢,小昭今晚在這個不同的姿勢中,將自己身上由胸部一直到屁股的玲瓏曲線完美呈現出來。阿炮打算要去找瓶潤滑油,他看小昭站不穩要我先去扶著她一下。我聽了很快的從小昭兩手扶著的桌子中間鑽進去,變成坐在桌沿同她面對面的姿勢陪她,小昭沒力的把頭靠在我胸前並把手搭在我肩上辛苦站著。

我一邊扶著小昭手臂輕撫,一手搓揉她那對大奶子讓她打起精神。我故意伸腿頂她的腳讓她退後一些,再把腳插進小昭修長的兩腿之間,從大腿內側讓她打開雙腳。阿炮很快帶了瓶綿羊油來了,看了小昭被我弄的擺出了挺著兩片淫臀,翹高屁股的淫態,阿炮輕撫小昭兩片淫臀幾下;就溫柔的幫小昭美眉撥開那挺著高高的雪白美麗淫臀,順著屁股溝在屁眼兒上塗上剛拿來的綿羊油。

ㄚ炮在小昭屁眼兒裡裡外外塗完綿羊油後,,我很有默契的快退開,ㄚ炮幫小昭提起右腳讓她弓起一隻腳的把大腿跨到桌面上。方便小昭能把小腹頂在桌沿大腿和膝蓋跨到桌上,弄成腰部以上趴在桌面的姿勢,以方便小昭兩片淫臀間的屁股溝能多撐開一些清楚的露出屁眼兒,好讓ㄚ炮站她身後用肉棒頂她屁眼兒。

果然油塗的夠多有差,屁眼開苞過程中,我看ㄚ炮的肉棒在小昭嫩屁眼旁稍微頂兩下就滑進了整個小頭,不過插入小頭已讓小昭夠受了;看她痙攣般地吃力扭腰提臀,墊起腳尖支撐身體一幅怪模怪樣,ㄚ炮形容說小昭正緊緊的在使勁提肛用屁眼兒夾老二,想用這招抵擋肉棒挺進。本來上半身趴在桌面的小昭,扭腰提肛夾緊屁眼兒這招不但沒效,反而刺激背後肉棒更堅挺,她改變策略雙手稍微撐起上半身,努力想轉身推開屁眼兒裡頭的肉棒,但是ㄚ炮兩手抓著她兩片淫臀把她姿勢固定著,所以她又沒法子轉身去推開ㄚ炮。

再插沒兩下ㄚ炮就順利的把整根肉棒都沒入小昭屁眼兒中了。這時小昭順著大腿跨在桌面的姿勢,努力向前移動想使嫩屁眼兒早點擺脫肉棒抽送。每次小昭手掌好不容易撐起上半身,身體稍微能前進一點時;阿炮就一手繞著小昭的嫩腰,另一手抱住小昭的大腿輕鬆地把她向後拖回來。阿炮抱腰的那只手,手掌還不時貼近小昭下麵三角地帶。先是撫弄小昭下麵的嫩毛,不時又伸去摳蜜穴那條小縫縫。小昭只能無計可施的垂著頭撐起上半身,任由兩顆淫奶孤零零的懸在胸口於空中晃ㄚ晃的。而自己配合著從屁眼兒和蜜穴所傳來的陣陣快感,在原本陽光燦爛的臉龐上,以淫蕩的表情發出“喔喔...嗯嗯...”的發浪呻吟聲。

我忍不住站一旁動手去摸那對被她兩手扶著桌面,所撐起的兩粒成熟淫奶。她的粉紅小乳頭很敏感,翹立的乳尖一被摸就硬起來。我摸著摸著下麵又硬了,乾脆也跳到桌面上蹲著;抓著她頭發送懶叫到她嘴邊叫她含著。然後猛力在她嘴裡抽送,當她不乖乖吹簫時我手指我就故意用力捏她那對小乳頭,她被刺激的想出聲時就是張嘴吹簫的時候,兩粒粉紅小乳頭這樣被我捏到紅又腫的,不過她也被我調教出一口吹簫的好功夫;小昭美眉被我調教到能配合用自己舌頭把我的老二當吸管和冰棒般努力吸舔。

就這樣不知幹了幾回,最後只見小昭精疲力竭屁股朝天的趴在桌上從嘴角、屁眼,和嫩穴都流出我倆送她的豆漿,我們這才帶她到廁所幫她沖乾淨,然後讓她癱坐在沙發上休息。看她一絲不掛眼睛無神的呆模樣好像被幹了一夜都不累,我倆忍不住又到處撫摸她,我和ㄚ炮享受著這個美麗又細皮嫩肉的辣妹一直到淩晨才送她到家。

路上ㄚ炮在後座用手指又幫小昭通了一遍她的屁眼兒和小穴,在小昭被弄得高潮陣陣嚷著屁眼兒會痛時,還被我們問出她的電話號碼。

日後我用公共電話打了好幾次到她手機給她。第一次打給她時她連阿炮是誰都忘了,只追問說那天我給她喝什麼,害她回去全身上下不舒服,隔天早上一醒來就拉肚子,而且連續幾天都昏沉沉的。我牽托說可能她自己體質不好吧,並要她先謝謝我那天晚上送她回家。

之後我又打了幾通電話找她聊天,小昭每次都很想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所以都有耐心和我聊很久想套我的話。但是每次電話中我只把話題放在別的地方;我實在好奇吃春藥的感覺是如何,所以每次我都追問她那一夜喝完整瓶“花粉”後整個人感覺是怎樣,要不就稱讚她人美身材好,問她什麼時候有空我想再請她喝一點“花粉”好好招待她,這樣電話中逗著她玩然後閒扯半天才掛電話。

一直到有一回聊的太爽說溜了嘴,忍不住提到她那套碎花蕾絲邊奶罩和惹火的小丁字內褲很性感,她才在電話那頭氣呼呼直追問到底怎麼回事,我稱讚她那天表現真夠騷浪讓大夥都很滿意。至於有沒有幹過她我懶的跟她說;而我基於和小昭間一夜的情誼建議她:有空前、後兩個玉洞最好去給婦科醫生看看,且叮嚀她以後出門要小心,免得像那天連屁眼兒都被弄到開花。在她還沒意會前我就掛了電話,後來她搬家也改電話號碼,就這樣一段難忘故事收場。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