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奴女教師

第一章:捆縛歐陽

歐陽欣在講臺上講課,高挑的身段,牛仔褲將她那完美的腿型勾勒出來。她是一名初中教師,教授初中歷史。她是個美女,所以她講的課學生們聽得總是很認真。她容貌嬌媚,瓜子小臉,一頭長髮性感的披散下來。往往不經意的將頭髮撩到耳後,渾然不知道這個動作卻透著一種風情。歐陽欣的長相透著性感。一雙大眼,兩彎柳眉,高挺精緻的鼻子。但是最好看的是她那天生向左上略微挑起的唇角。那一抹唇角,頓時讓她的容顏變得嫵媚性感。

下課之後的歐陽欣回到辦公室。卻看見一個成熟豐腴的美婦人。美婦散發的風情,令歐陽欣感到驚豔。

「白老師,麻煩您了。」美婦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小葉這孩子從小沒有了父親,所以她性格方面有點不可理喻,我向你道歉。」

白秋,本文男主。家庭有背景,頭腦發達,但是下體更加發達。長達二十五釐米,龜頭直徑三點五釐米,陰莖直徑為四點五釐米。PS只說一遍,不是水字數。

白秋看著美婦撩人的風情,心神激蕩,真想立刻把她按在辦公桌上痛姦一頓,尤其是那豐腴的圓臀,怎麼看那都是引誘人來犯罪。

美婦名為易鳳,當然,後文中會有調教的。

易鳳扭著圓滾滾的屁股走了出去。歐陽欣則是疑惑的看了白秋一眼。問道:「她是誰?」

白秋聞言苦笑道:「還記得我們班那個刺頭嗎?」

「易小葉?」歐陽欣對於這個刺頭妞早有耳聞。甚至親身體驗過她的厲害。當初居然在自己上廁所方便的時候,推開隔間的門,然後推了自己一下。教學樓的廁所由於是蹲位,自己蹲著的時候被她用力一推,尿液都打出坑外。自己也險些摔倒。這個事羞臊,所以她也沒說,易小葉雖然頑劣,但是還是知道輕重的。也不聲張。只是偶爾沒人的時候諷刺一下歐陽欣的陰毛真多。而歐陽欣也不敢說什麼。

晚上下班之後,歐陽欣走在路上。突然,黑夜中伸出一隻手,一個毛巾覆在她的口鼻上。沒多久她便暈了過去。

白秋坐在自己家的沙發上,靜靜的等待著自己的獵物上門。白秋住在郊外的別墅中。但是那個別墅的地下,空間更大,那是一個巨大的調教場。可以這麼說。白秋在這裡等待著手下將歐陽欣送來。將她調教成這個淫室中第一個性奴。事實上,在剛到這個學校的時候,白秋便想將歐陽欣變成只知道在自己胯下發騷的性奴,只是因為當時調教室還未竣工。而現在,白秋撥弄一下密碼鎖。一個黑漆漆的密道便出現了。白秋走進去之後,下面光線柔和,一個個赤裸的女人在那裡工作著。那些都是性奴,只不過是屬於濫品的性奴。但是她們懂得如何調教,也懂得該怎麼配合工作。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這個巨大調教室細分很多個屋子,每個屋子裡都有著各種各樣的淫具。但是除了一些各個房間無法移動的東西以外,其他的東西都是可以指揮這些性奴去拿的。

這些性奴分為人奴,犬奴,奶牛這三種,當然,除了這三種性奴以外,還有十五名被白秋招募來的調教師。至於如何招募過來的,很簡單,把她們也調教成性奴。這些調教師平日裡帶著跳蛋。天天接受調教。

歐陽欣被送了過來。一眾女人先將她衣物脫光。然後擺出各種淫靡的姿勢,留下照片。白秋不急著草她,而是將她的胯下塞進一根假陽具。然後給她戴上眼罩。當中白秋狠狠的分開她的兩瓣陰唇,仔細看了一番之後,點點頭。然後捏了一把她那濃密烏黑的陰毛。

「嘖嘖,毛真多啊。先給她吊起來。」

歐陽欣發出一聲輕吟,突兀的發現自己位置完全不對。渾身上下被捆縛起來,憑著感覺她便知道自己一絲不掛。而且雙腿腳踝被捆住向兩邊分開。胯下假陽具不停的震動著。可是眼前卻一片漆黑。耳邊除了自己陰道內的假陽具的嗡嗡聲以外,沒有任何聲音,但是單憑假陽具的震動,便令她快感連連。因為之前她昏迷的時候,假陽具還在不停工作。

她的陰道被假陽具頂著,那根東西不知道被誰那麼可惡的綁在了自己身上固定住,掙扎不了,而在假陽具的刺激下,她感覺勒住自己敏感嬌軀的繩索也是極好的,那麼一瞬間,她似乎都有種想要一直這樣的感覺。「我怎麼會這麼淫蕩?」

「有人嗎?」歐陽欣軟軟的聲音傳出好遠。但是她還沒有感覺到異常。

聽見監控器中傳來的聲音。一個穿著黑色皮衣,性感黑絲將她的長腿凸顯的筆直嬌挺,一對酥胸半裸,金髮碧眼的外國美女。只是此刻臉上潮紅。因為她的下身還塞著跳蛋。她按動兩個按鈕。

歐陽欣感覺到一股微風拂過身體,然後緊跟著周圍響起沙沙的聲音。

聽見這個聲音的她臉上都變了。身子奮力的想要掙扎繩索。

「該死的,我居然被脫光身子吊在野外?」「萬一讓人看見怎麼辦?」「我該不該叫?叫了的話豈不是全完了?」歐陽欣性感的嬌軀扭動,但是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在沙沙聲響過之後,天地之間又陷入寂靜。只有那假陽具扭動時的嗡嗡聲。而另一邊。黑絲洋妞站在監視器前面,看著歐陽欣身體的傳來的資料。看著她那急速增強的心跳聲。不由低吟道:「虛擬技術就是好啊,我夢想的調教工具。在緊張的情況下,快感會更強呢。要不要再刺激一下?」

想了想,還是點了一下另一個,上面印著人像的按鈕。

而歐陽欣剛剛適應了這片寂靜無聲的黑暗「野外」。剛剛自己安慰自己,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有人來的。但是因為封閉了視覺,好像更加敏銳的聽覺聽到了隱約的說話聲。

「......」歐陽欣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敢發出聲音。只能儘量的保持沈默,隨著聲音越來越近。歐陽欣清楚的聽到那兩人的交談聲。好像在談論?學校!

仔細分別一下,便會聽到那兩個人年齡不是很大。接著想到自己就是一個老師,更是不敢發聲。但是此刻卻感覺到自己陰道內假陽具的聲音竟是那麼刺耳。而且,自己竟然有了更強的快感,那種感覺,居然是即將高潮!

歐陽欣此刻真的是屈辱至極,在很有可能是自己學生的孩子面前,居然會達到高潮?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淫蕩?難道真的是本性淫蕩?

這是聲音更近了。她清楚的聽見那兩個孩子的腳步聲。

「快看,那裡吊著個人啊。」

「沒錯,還沒穿衣服呢,不過她下面是什麼東西?」

「這你都不知道,那是假陽具,也就是說假雞巴,你也有一根的。」

「那個女人胸好大,那裡好多毛?」

「她為什麼吊在這裡?」

「這世上有很多女人天生淫蕩的,喜歡被虐待,所以就吊在外面。」

「就是說她很淫蕩嘍?」

「沒錯。她很淫蕩的,天生就是淫蕩,通常對待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她調教成奴隸。」

「奴隸?」

「對的,性奴隸,因為她太淫蕩了,所以連她自己都嫌棄自己,只有當奴隸才是最好的解脫。」

聽著這些話,歐陽欣真的羞愧萬分。在濃烈的屈辱感和假陽具的震感中。高潮來的前所未有的猛烈,劇烈的快感吞沒她的一切理性。她發出高亢淫浪的叫聲。先是極致的羞恥,隨後便是完全控制不住的快感,陰道內的熱流湧出,而尿道口張開,噴出一股水流......潮吹了,人生中第一次潮吹居然是這樣的情景......精神有點恍惚但又無比清醒的聽見他們說什麼。這種感覺,好像肉體控制著精神,或者,完全是肉體的快感。但是為什麼自己這麼快樂,那種感覺還想再來一次呢......

「呀,她怎麼了?」

「她啊,切,高潮了,咱們看她,她不覺得羞恥,還感覺爽,你說她賤不賤?」

「賤。」

「看她那麼多陰毛,肯定是一等一的賤貨,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過了。」

「算了,咱們要不要放她下來?」

「放她下來?算了吧,這種女人,不對,不是女人,是母狗,活該在樹上吊著。別管她,走吧,晦氣的很。」

那兩個孩子的聲音越來越遠。歐陽欣呆呆的念著幾個字眼:「性奴隸,淫蕩,賤貨,母狗......晦氣~」

而黑絲美人很滿意這種效果。在那裡咯咯直笑。「感謝主人,花這麼多錢來研究出這套設備。調教性奴果然好用的很。」

「哈哈,瑟琳娜,不要急著感謝我,如果不是操你的屁眼讓我心情很好的話我不會幫你的。」白秋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而瑟琳娜則是背對著白秋,嬌美的上身伏在控制台上,性感的金髮遮住她的面容,開襠的性感黑絲,雪白的兩瓣肥臀暴露在白秋眼前,上面還有寥寥幾道淡淡的紅印。瑟琳娜雙手伸進股溝,抓住兩瓣臀肉,露出了粉紅色的肛門。供白秋欣賞。

白秋讚歎的撫摸上瑟琳娜的嬌臀。淫笑道「真是淫蕩的屁股啊,半小時前才剛抽了二十鞭子,現在就回復的差不多了。」

瑟琳娜嬌聲道「主人,您可以拿藤條來抽打母狗的屁股,鞭子太輕了,給不了母狗教訓。拿藤條來,狠狠的抽,抽出血來才好。」

「不用,拿什麼藤條來抽啊。我現在還在研究著更高端的東西,到時候,研究出來的話,第一個就是拿你的屁股來實驗。到時候,你好好享受一下屁股開花的感覺。」

「主人,母狗現在屁股就想要開花。」瑟琳娜的手放開兩瓣肥臀,從檯子下抽出一根戒尺。「主人,這個戒尺,請讓母狗找個地方趴下,那樣屁股肉更厚,打起來的時候更好看呢,主人想想,母狗的肥屁股被打的時候,上面的肉都再動。多好啊。」

白秋抓著戒尺,在掌心裡拍了幾下。輕笑道「想趴著被打啊?」

瑟琳娜嗯了一聲道「母狗想趴著被打屁股。」

「我偏不準,找個椅子,跪好來打屁股。」

瑟琳娜原本是一個很有名氣的美女調教師,卻被白秋調教成一隻服從白秋命令的母狗,還被白秋強行奪走菊門的處子身。她的臀型極美,而且敏感而淫蕩,肛門回復力強,每次插入都是非常緊致。再加上本身美麗的容貌,擴肛的時候的淒慘叫聲,白秋只感覺自己撿了一個滿級號。本身也會口交,足交。而且因為她是調教師的關係,對於各種各樣的重口調教都不陌生。也嗜好那種快感。尤其是自己緊致的菊門每次被擴張的時候都能體會到的痛楚感,固然很痛,但也很爽。

瑟琳娜跪在椅子上,雪白的屁股撅起,格外配合著白秋的戒尺。每打一下就是一聲淒婉的慘叫。雪白的圓臀也是很給面子的現出一道紅印。白秋禦下之道甚是高明,肉體的疼痛與快感,還滿足自己性奴除了自由的一切想法,當然,還有嚴厲的懲罰。那十五名調教師都是漂亮的女同,就算不是女同也不會拒絕調教美麗的女子,再加上白秋的各種手段,成功的收復了十五隻淫浪的女奴。看著瑟琳娜美麗的臀型。白秋又想起今天在辦公室看到的易鳳轉身的豐臀,忍不住想若是兩個女人跪在一起,撅起屁股乖乖挨板子,是多美的風景啊。不行,得好好想想那些怎麼打屁股才更好的刑具了。還不能打破皮,血糊糊的太煞風景了。

白秋扔下戒尺,聽著堅硬如鐵的下身走出房間。

瑟琳娜「......」欲望剛剛被抽打出來,白秋卻走了。這種感覺!瑟琳娜恨不得想要自己動手解決了。但是自己打遠遠沒有別人打來的更好,最好還是主人來
打。

撅著屁股等了好一會,瑟琳娜終於抱著一堆東西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被吊在調教室內的歐陽欣滿面淚水。被捆縛的快感,陰道內扭動的假陽具,都帶給她無盡的快感和羞辱,她只是認為自己被吊在野外,身子被人看光。羞恥感到了極致,但是索性沒有人聲繼續的侮辱她,但是她身為人民教師的尊嚴已經崩潰的一絲不剩。毫不懷疑,如果繼續在有人聲出現侮辱於她,那麼她將崩潰的徹徹底底,這卻不是白秋想要的,所以,整個調教室內,完美的模擬了外界的環境,比如,慢慢變涼的溫度,似有似無的夜風,還有樹葉的沙沙聲,初夏特有的寒意和蟲鳴聲,都在刺激著失去視覺的女教師。伴隨著一次次的高潮。女教師的尊嚴正在慢慢的崩壞,出現裂痕......

此時,在另一個地方,瑟琳娜跪在桌子上,身邊站著的全是全身赤裸的濫品性奴,足足有一百多人,跪在地上,而瑟琳娜身邊,站著三個同樣全身赤裸的性奴。這是瑟琳娜對自己的調教。在以前她只喜歡調教別人,但是自從接受了白秋的調教之後,她越來越享受調教自己的快感,那三個性奴是屬於這些濫品性奴中最漂亮的,容貌不比瑟琳娜遜色,一舉一動皆是成熟風情。三個女奴都是上品性奴,但是因為被開發的次數過多,各種重口的調教使的陰道肛門過於鬆弛,才變成濫品性奴。像是瑟琳娜的肛門超強恢復力的還是很少見的。不單是肛門,連陰道也很是緊致。白秋有時回懷疑她是不是想X戰警裡的金剛狼那樣的自愈能力。

三個女奴都沒有了自己的名字,被白秋命名為一號二號三號。此時一號將瑟琳娜按住,白嫩的屁股坐在瑟琳娜的腰上,按住她兩隻手,瑟琳娜那高聳的酥胸此刻徹底的貼在桌子上,壓得生疼。一號的大乳在那裡晃動,一滴滴乳白色的奶水落在瑟琳娜眼前不遠處。但是瑟琳娜想伸舌頭去舔的時候,卻發現夠不到......

二號和三號一左一右的站在瑟琳娜的屁股兩側,瑟琳娜的跪姿是雙腿微分,腰部下壓,豐臀上翹,雙手向前伸開,臉緊緊的貼在桌子上。這個姿勢令自己粉紅色的陰道肛門都暴漏在一眾性奴眼前。在一群比自己地位低的女奴面前被虐待,也是女性特有的羞恥心的原因。總之她們十五個調教師經常在這些女奴面前接受虐待。不過,這種羞恥感就算再淡,也是有效果的。兩個女奴伸出手,剝開瑟琳娜那無毛的陰唇。慢慢的分的更開。直到露出那一枚跳蛋末端的時候,才停止用力。將瑟琳娜的陰唇撐開,給一眾女奴展示瑟琳娜陰道的美景。其實,每天都在一起接受各種虐待的性奴們也很瞭解瑟琳娜的身體,知道她最敏感的部位是在肛門。但是撐開陰道,令陰道內部暴露在空氣下,瑟琳娜也是很羞澀的。

三號拿出一枚方形的冰塊。輕輕的在瑟琳娜暴露出來的陰道壁上摩擦。不時的擦到陰蒂,冰涼的冰塊令瑟琳娜的陰道口短暫的失去知覺。二號便拿手在她的陰道上用力拍一下。當然,瑟琳娜不喜歡這種玩法,但不妨礙她享受這種感覺。事實上,最喜歡這個玩法的那個調教師尹璿今天早上玩虛脫了。應該是到現在還在床上分開騷逼休息。誰讓今天早上她拿切開的辣椒來擦自己的陰道呢。還很是逞能的硬撐了一個小時。每次痛昏過去就拿冷水潑醒,然後不停的玩著一個調調。當時的她,那一個饅頭逼被玩的舔起來一嘴的辣味,只能先給她陰道沖洗乾淨之後讓她休息。

正戲很快開始,二號拿著皮鞭,而三號拿著戒尺,對著瑟琳娜的屁股開始抽打,力道有時輕的好似撫摸,有時重的整個大廳都有回音,瑟琳娜很想要讓自己的屁股被鞭打的血淋淋的。但是她知道白秋絕對不會允許的,所以,只能說是打的青紫紅腫,但是絕對不許被打破。兩人各自對著她的屁股抽打著,節奏時快時慢,瑟琳娜有的時候期待著重重的抽打,但卻遲遲不來,但這樣也很好,如果按照固定的節奏來,那麼根本沒有期待感。有的時候,三號的戒尺重重的落下,但是二號的皮鞭卻異常溫柔,整個大廳中響著瑟琳娜的慘叫聲。淒婉而動聽。竟是那麼的誘人。若不是不許隨便自慰,那些性奴們都會將手伸向自己的下體。

每天早上晚上,調教師們都會在性奴面前接受虐待和調教。當然,性奴們也會如此的。但是,像是幾個有特色的調教師,屬於她們的項目百看不厭。瑟琳娜的鞭打屁股,尹璿的虐陰,塞拉的榨乳。韓瀟的虐待美腿的玩法,都是針對她們最好看的部位。當然,一號到三號每天都會表演拳交獸交的玩法。

而歐陽欣還在那裡吊著,白秋短時間內沒打算將她放下來。反正動用關係,給她請了半個月的假,等回到學校之後,歐陽欣可能會讓所有人驚訝。但是白秋最想要做得事情就是給歐陽欣剃光下身所有的陰毛。然後抹上藥物,讓她的陰毛無法再繼續生長,只不過,這種藥物還是要等韓瀟配出來呢。再配出來之前,歐陽欣別想再被放下來。所有的調教都是由調教師來完成的。而白秋就是馴服調教師。

歐陽欣被吊起來足有三個小時,但是在黑暗中,好像吊起來三天那麼漫長,美麗的身體先是不停扭動奮力掙扎,然後再不反抗,任由著自己在假陽具下發出浪叫聲。

「如果有人看到的話怎麼辦?」「也罷,反正他們都說我是賤貨。」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在自己胯下的快感中迅速生長。直到歐陽欣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緩緩下降,落入了幾個溫暖的懷抱,都是女人,而且胸部不著片縷。在歐陽欣看來這種不穿衣服在「野外」行走的人很奇怪,雖然抱起她,但是卻不將她的繩索鬆開。反而抱著她向外走去。

歐陽欣送了口氣,知道她們要將自己從「野外」帶到室內。

到了另一個房間,歐陽欣只感覺自己胯下的假陽具終於拔了出來,一種濃烈的空虛感襲來。而現在的情景就是,幾個女奴將歐陽欣繼續吊了起來。只不過現在是讓她在半空中趴下。豐乳肥臀在側面展示出完美的曲線。

女奴們從水中取出來沾滿催情藥水的皮鞭。當中一個女奴結果皮鞭。看著歐陽欣的雪臀。也不說話,聽著歐陽欣的說話聲,無外乎就是,這是哪,你們要做什麼之類的問題而已。女奴們很傲嬌的拒絕回答。反倒是歐陽欣沒問一句話,自己那對酥胸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歐陽欣也不問了。乖乖的任由擺佈,她更擔心自己一旦再說下去,那麼自己又會被吊在野外。那種感覺太屈辱了。

女奴高高揚起皮鞭,對著她的雪臀用力的抽下去。

歐陽欣從小到大都沒被這麼鞭打過屁股,何況吊在空中,當下發出一聲慘叫。

結果自己的雪峰又挨了兩巴掌。女奴又揚起皮鞭,一鞭一鞭的打在她的屁股上,鞭子上的催情藥漸漸發揮效果。而歐陽欣又對自己產生了質疑。

被人抽打都這麼淫蕩?難道我的身體真是這麼淫蕩?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