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強暴之公車受辱

擁擠的夜車搖搖晃晃,四周擠滿了人,夏日的悶熱讓身上的汗水浸濕了衣衫,這種濕熱讓人心煩意亂。

我今年大四,夜裡去打工做兼職,回到學校的路線很遠,我過於豐滿的胸部,時常不小心觸碰到別人,弄的自己十分尷尬,為了緩解夏日的燥熱,我穿的很少,上身是露背裝,一根絲帶繫在腰後,幾乎整個後背都是裸露的,但胸前的悶熱讓我發瘋,真想扔到胸罩,真空上街。下面穿著臨時從室友那裡借來的短裙,因為我的身高比較高,室友又比我矮,所以導致我穿的短裙更加短,稍一動作大就會走光。

我正在煩躁的想著什麼時候能到學校,突然感覺有人的身體貼在了我的雙臀上,我回頭一看,好幾個男人疑惑的看著我,弄的我不好意思的立刻轉回了頭。可能是我太過敏感了,擁擠的車上,本來就是人挨人,人擠人的,這樣的觸碰也算不上什麼。

但那時有時無的觸碰和摩擦讓我感覺不安,那不像是無意之舉,因為我已經被那老道的摩擦撩起了情欲。我再次回頭尋找,才對上一個男人的嘴角掛著得意的壞笑。

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遇到色狼了?!

我立刻挪動腳步,想擠出這個地方,但左右的男人都不肯給自己讓出空間,反而在自己試圖挪動時投來了惡狠狠的眼神。

「還沒到站,亂擠什麼啊」有人不滿的嘀咕著。

我嚇得再也不敢動了,只好老實的站在原地,心裡期待著那個色狼已經尋找了別的目標。但我的僥倖心裡毫無用處,沒過一會,我就感覺自己的兩腿之間有什麼東西在試探著,觸碰我的大腿內側,距離我私密處只有寸許。

這讓我更加慌張了,我回頭看到那個猥瑣的男人已經站在我的正後方了,他肩上挎著的黑色公事包正在我的臀部旁邊,擋著前面乘客的視線,沒人能看到他伸向我兩腿間的髒手。

「我該怎麼辦?誰來救救我......」我內心掙扎著,呐喊著,但沒人注意到我的窘境。

那只手開始更加放肆了,整個手掌都貼在了我的大腿內側,並且開始慢慢摩擦著,那人手掌的邊緣已經隔著內褲碰到了我的陰唇,這讓我大驚失色。回頭狠狠的瞪著他,可那男人卻像看透了我的軟弱和恐懼,一臉的無所謂。

我心想這肯定是個老手了,竟然絲毫不畏懼我的怒視,鑽入我雙腿的髒手由大腿內側直接翻手,護住了我整個陰部,我本能夾緊雙腿,想阻止髒手的進一步騷擾。但沒想到那手竟然輕而易舉的撥開了我的內褲,一根手指滋溜一下滑入了我的陰道。

「啊!」我忍不住輕聲叫了出來。

周圍的人立刻投來厭惡的眼神,可能是我聲音過於嬌嗲,他們認為就算被踩到了腳,也不要叫得跟叫床一樣吧。而且衣著如此暴露,可能也不是正經女子。但委屈的我能向誰解釋,正有一個陌生的男人把他的手指插入了我的陰道,這讓我怎麼能忍住不叫出聲呢。

我的叫聲還是嚇到了身後的男人,那根插入陰道的手指停下了動作,靜靜的呆在我的身體裡,一動不動。我以為那男人害怕後,會抽回手指,我便稍稍鬆開了我夾緊的雙腿,好方便他拿出自己的髒手,可我萬萬沒想到,這樣的動作卻鼓舞了他的野心和膽量。

「妹兒,你叫的好浪啊」我耳邊吹來一陣熱風,濃重的煙草味直撲我的鼻孔。

「我沒有,我沒有啊!」我在內心控訴著,急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我哪裡有,我只是叫了一聲,哪裡浪了?

正在我期待那根插入我陰道的手指趕快拔出時,眼前突然一暗,車內的燈光突然滅了,車廂滿是擁擠的人,車窗外的街燈根本照不進來,車廂內的過道處更是漆黑一片。

怎麼連燈也滅了?我暗恨自己為何如此倒楣,漏屋偏逢連夜雨,原本就被騷擾,希望有人眼明能發現這個流氓,但現在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無聲啊。

我剛張開雙腿,下體的那只髒手就像和男友做愛時進行的前戲,開始反復抽插掏弄,在我的陰道裡胡亂的攪拌著,害的我又再次夾緊雙腿,試圖阻止那個惱人的套弄。

「這麼不捨得我離開,夾得好緊啊,你在哪裡出場子啊?」煙味再次飄到我的鼻息中,而話語更是讓我無地自容,在他看來我就是一個妓女嗎。

「我不是!」這次我真的怒了,侮辱了我的身體,還有侮辱我的人格,我回頭壓低聲音為自己辯解著。

「哦?那我更是賺到了,是吧,妹兒?」男人雙眼閃爍著異樣的興奮,那種眼神我見過,在和男友第一次做愛時,我就看到他那樣興奮的樣子,結果那次我被操得陰唇翻腫,陰道輕度挫傷,在醫院躺了3天,被室友當作笑柄,如今自己約會都會被囑咐「節制一點」

天哪,現在想起那個眼神我都後怕,今天在車上又看到,真是有些讓我魂飛魄散的感覺。下體的套弄越來越過分,力度也越來越大,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分泌了大量的淫水,我隱隱聽到了咕嘰咕嘰的聲音,只是車裡嘈雜的聲音讓大家聽不到,但我自己感覺十分清晰。

我漸漸感覺有些口乾,自己竟然在公車上被陌生男子撩撥的情欲滿滿,正當我感覺有些飄飄然的時候,那只手突然抽了出來,留下我空虛氾濫的陰道,我竟然不爭氣的回頭看了一眼男人。

「別急,今天我有禮物給你」男人嘴角彎著詭異的微笑。

我才不在乎他的胡扯,遠了騷擾,我得了短暫的休息,同時心中也有些莫名的失落。正當我想翹腳看看到了哪裡,還有幾站到學校時,那只手又回來了,沒有撫摸我的陰唇,而是直接插入我的陰道,我感覺到除了手指外,還有一種黏糊糊的膏狀物塞進了我的陰道。

男人的手指在我的陰道的內壁劃著圈,似乎是想把那種膏狀物塗抹均勻,我竟然放鬆了警惕,站在原地張開雙腿,任由男人完成他的動作。那膏狀物是什麼?是人體潤滑液?不是,我曾經和男友做愛時用過,男友把我堵在KTV的洗手間裡,想快速完事,他就帶了人體潤滑液,那東西幾乎是液體,很稀,更像是一種油,並不像身後男人填入陰道裡那般粘稠。

我正猜測著,就感覺陰道裡慢慢變熱,全身也慢慢變熱,額頭和脖頸慢慢滲出點點細汗,胸前的雙乳一脹脹的跳動,自己的乳頭似乎也挺立起來。

我的腦子有些渾渾噩噩,眼前的事物也變得時清晰,時模糊。我突然明白了——春藥!!自己從未服用這樣的東西,自然對這樣的催情藥十分敏感,只是在自己的認知範圍內,藥,不應該的吃的嗎?怎麼還有塗抹在陰道裡的啊?等我自己明白過來已經晚了。往日裡冰清玉潔,優雅端莊的我,如今在公車上就要變成小淫娃了。

在學校裡我是眾多男生的追求物件,但我的高冷美豔,只有男友看得透,而且把我吃的死死的。但如今恐怕,只要是個男人我都會同意和他做愛。

我正欲火焚身,身後的男人從我裸露後背伸手,繞到我小腹前,將我環抱拉近他的身體,小腹上的大手向上撫摸,輕鬆的推開我的文胸,抓住了我豐滿的乳房,揉捏在他的手掌中。

「嗯......嗯......」我感覺到了男人的揉捏力度適中,並沒有粗暴的疼痛,指尖更是十分討好的撥弄著我的乳頭,這讓我的陰道又開始分泌大量的淫水。

我感覺我的內褲已經濕透了,穴口流出的淫水正流淌在我的大腿上,陣陣涼意提示它流經的地方。

「美人,想不想要哥哥的......大∼雞∼巴∼」男人吹來的熱氣更加融化了我的身體。

「嗯......」我眯著雙眼,眼前的男人臉龐忽明忽暗,我咬著嘴唇,終於下定決心,點了點頭。

「這小樣兒,真是要哥哥命啊」男人得意的竊笑到。

我感覺男人慢慢拉起了我的裙子,小心的退到腰間,我感覺到腰間碰到一個冰冷的金屬東西,那東西滑入我內褲的腰間,隨即下體一送,內褲被割斷了——刀?!

然後男人又割斷了內褲的另一側,伸手輕鬆的拿走了我割碎的內褲,又將我的短裙重新拉下,這樣就算別的乘客看過來,也感覺我很正常,並不能發現我的下體是裸露的。

「......美人,你腿再分開點,撅撅屁股......」男人邊說,邊用摟住我的手,將我的胯部拉向他自己的下體。

我順從的配合了男人的命令,分開雙腿,壓低腰身,撅起雙臀,這樣的動作對於我來說並不難,我在學校時選修藝術體操的,身體的柔韌性十分好,而且還得到老師好評,說我的身材比例和柔韌性完全可以向藝術體操深層次發展一下,可沒想到自己身體的優勢,卻在公車上被侵犯時,派上了大用場。

我感覺自己的兩腿間有什麼東西在左右觸碰著,最終頂住了我的穴口,我知道那是男人的龜頭,在尋找我氾濫的穴口,可是搖晃的公車,讓兩人的對接變得不那麼容易,正在兩人都在為此時發愁時。

公車可能是遇到一個深坑,整個車體劇烈的顛簸了一下。

「啊!」我又叫了一聲,比剛剛男人第一次將手指插入我的陰道時更大聲,也更浪蕩。

周圍的人早就懶得理我這個矯情女,只有司機回頭看了看後面,然後說了句

「後面的乘客請扶好站穩啊!」

這次我並沒有被踩到腳,也不是因為顛簸沒『扶好站穩』,而是在公車顛簸的那一瞬間,男人粗大的陰莖一下貫入了我的陰道,突如其來的深插和擴張感讓我來不及反應,直接浪叫了一聲。

「美人,你這小屄可......真緊啊」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而我聽著十分得意,這似乎是今晚自己唯一讓男人屈服的時候。

我雙手握住身前的豎杆,努力撅起雙臀,迎合男人小心抽插的角度。在公車上,眾目睽睽之下,自己和陌生的男人做愛,真是倍感羞恥和興奮。這比自己和男友在洗手間做愛還刺激一百倍。

男人的陰莖又粗又長,這讓我體會到了不一樣的雄壯,兩人在經歷了十幾下抽插後,變得更加默契了,你插,我送,你搖,我擺。兩人在搖晃的公車上,絲毫不影響下面始終保持著緊密的連接。

「美人,你是哪個學校的,交個朋友唄」男人喘著粗氣,將自己的下顎抵在我的肩頭。

「師大的......嗯......嗯......嗯......嗯......」熟練穩健的抽插讓我嬌喘連連,腦子不加思索的說出了自己的學校。

「我靠,未來的老師啊......」男人更為興奮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你叫什麼名字?」男人繼續追問著,下面的操幹也不依不饒。

「@@# ¥」

我立刻感覺到了更為撩人的抽插,雙腿漸漸變軟無力,雙膝內扣,雙腿呈X型,雙臀被男人緊緊擠壓著,我的雙臀和他的下腹間早就充滿了汗水,在他下腹離開我的雙臀時,流動的空氣讓我感覺自己的屁股上涼涼的。

「慢點......嗯......嗯......」我側頭求饒,但沒想自己的臉蛋一下貼在了正抵在肩頭的男人,兩人的臉頰碰到了一起,粗重胡茬紮的好疼。

「什麼?」男人似乎沒聽見我嬌喘的說話。

「我說......慢點......嗯......嗯......我要站不住了......」我忍著他扎人的鬍渣,重新說了一遍。

「怎麼?老師求人,就不用叫點什麼嗎?」男人看來是有意調戲自己,話語中充滿了責備和期待。

「那個......哥,慢點......」說完這話,我自己都臊得想鑽入地縫兒裡了。

「真好聽,好的,哥哥會溫柔點的」男人果然放慢了速度。

正當我艱難的維持著雙腿的支撐時,我面前一位老奶奶起身離開了,一位中年婦女剛要坐下,就被我身後的男人一把拉住。

「沒看我媳婦不舒服嗎?滾!」男人惡狠狠的聲音立刻嚇退了中年婦女。

「坐吧,你不是站不住了嗎,我抱你」男人說完,一手死死的摟著我,將我胯部固定在他的下體前,保持著陰莖一直插在我的陰道裡,另一手推開旁人,我和男人一轉身就坐在了座位上。

我雙腿分開坐在男人的腿上,豎立的陰莖硬挺挺的插入我的陰道,車裡的輕微顛簸讓陰莖在我的身體裡不規則的抽插著。

我的雙腿得到了休息,在某種程度上,因為男人的霸道和蠻橫才得到這個座位,這讓我心中並不那麼討厭他了,反而覺得他真的很男人,不但是因為他又粗又長的陰莖,還因為他照顧身邊的女人。

我這在心裡轉變著對他的感覺,男人這時雙手握住了自己的腰身,然後慢慢滑入衣服裡,來到胸口前,左右手各握住一隻乳房,盡情的揉捏撫摸起來。

這樣刺激的性愛讓我全身都沾滿了汗水,裸露的後背更是感覺到了男人結實的胸膛,我迷離的眼神看到窗外飛馳而過的汽車,忽明忽暗的街燈,和擁擠穿梭的人群。這些平時在普通的景象,如今看著都好像在嘲笑我的墮落和淫蕩。

「......司機,車怎麼不走啊......」

「......這司機怎麼開車的......」

「......真是煩死了......」

我這時才發現原本行駛的車子慢了下來,逐漸停在了路上,窗外也圍滿了停滯的車輛。

「美人,今天真是老天作美,堵車了。我們慢慢做,好不好?」男人咬著我的耳朵,他的胯部慢慢上頂,那根粗長的肉棒又開始鑽入我陰道的深處。

「嗯......嗯......嗯......嗯......」我忍耐著下體傳來的快感,咬住下唇,儘量不讓自己發出不堪的叫聲。

男人玩夠了我的胸前的乳房,將他的一隻手慢慢滑向我的腹部,然後從短裙的腰部鑽入了下體,手指撫摸著我的佈滿陰毛的私處,替我梳理著,按摩著,指尖在那裡劃著圈。靈巧的手指向下一滑,按到了我穴口的最上方,男人找了我那顆最為敏感的肉粒。

極為敏感的刺激立刻沖向了我的大腦,我扭捏著身體想躲避這讓人發瘋的揉捏,但男人似乎十分得意於自己的手法,絲毫不肯放過我的陰蒂,兩指不停的玩弄著它,我張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這樣下去,我怕我會無法控制自己的呻吟。

「怎麼樣,是不是很爽?」男人看到我堅忍的樣子,反倒加快了對陰蒂的揉捏,手指從揉捏變成了快速的摩擦,他的手好像變成了一根振動棒,快速高頻的震動著。

「哥,別......摸......哪......裡,我......會......不行的......」我強忍著下體陣陣快感,在自己牙縫中擠出了幾個求饒的字眼。

「沒事,美人,你要是泄了身,哥哥我都接著,別怕......」男人看出我要臨近高潮的跡象,更是不肯放鬆對我的侵犯。

他一邊催動陰道插入我的陰道,一邊用手刺激我的陰蒂,我感覺自己下體有一股力量要向外噴湧,但自己微弱的控制力幾乎面臨崩潰。

我將一隻胳膊扶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頭枕在胳膊上,另一隻手臂正含在自己的嘴裡,防止自己發出過分的浪叫。在別人眼裡,我像是疲憊的女人在找一個姿勢睡覺,而自己的男人正關愛的抱著自己。

高潮臨近的感覺越來越清晰,男人的操幹和揉捏將我推向頂峰,一陣陣酸爽的電流從陰道傳向我的大腦,強烈的尿感再也無法控制。

「唔!」我堵住自己的嘴,喉嚨裡發出長長的呻吟聲,一陣身體的痙攣和陰道的收緊,我知道我高潮了,而插在我陰道裡的陰莖仍然粗長硬挺著。

「美人,你高潮了?你流了好多啊,我的腿都濕了......」男人停下了他的抽插,放開了他按在我陰蒂上的手指。

我全身大汗淋漓,越發感覺身體酥軟無力,手臂的力量支撐自己的頭都有些吃力,我慢慢坐直身體,但一陣頭暈讓我直接向後躺在了男人的懷裡,頭枕在他厚實的肩膀上。

「......司機,開下門吧,我從這裡下車了......」

「......開門吧,這麼堵著,還不如走著快......」

乘客們等的不耐煩了,就嚷著要開門下車,司機無奈只好開門,讓提前走的人先下車。這一開門下去了大部分的人,我坐的位置比較靠後,在我身邊和後排的人都下了車,車上只剩稀稀疏疏幾個人,原本擁擠的車廂一下就敞亮了不少,空氣也不那麼汙濁了。

「到......哪......兒......了,到......師大......了......嗎?」我無力的躺在男人的胸前,口中的話語變得模糊不清。

「我的美人,我的寶貝兒,還早呢,哥哥我還有體力呢,現在沒人了,你轉過身來,騎在我身上,快點。」男人仍興致昂揚,還叫我變化體位,真的當公車是自己家了。

「哥,你......快點......吧,會......被......發現的......」我央求著,希望它早點射精,不然我都要沒有體力回學校了。

「讓你轉過來就轉,少廢話!」男人一改溫柔的口氣,一下又兇神惡煞起來。

我嚇得只好聽從他的指揮,在他的攙扶下,我站起身,轉過去面前他,然後張開腿重新騎在他豎立的陰莖上。

「自己拿著,快點」那人低頭用眼神示意我拿住他的陰莖,然後放在自己的陰道裡。

我唯唯諾諾的伸手用兩隻小心的夾住濕漉漉的陰莖,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的陰莖青筋暴起,粗壯硬挺的程度更為誇張,我調整自己的胯部,讓穴口對準他的龜頭,徑直做了下去。

「哦!」我重新體會到了男人的給我帶來的充實感和膨脹感。

我雙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借著昏暗的光線,我才看清男人的容貌,看上去大概有40歲左右,寸許長的短髮,面色略黑,雙眼閃爍著凶光,在領口的皮膚上可以看到刺青的部分圖案。

「怎麼樣,哥的長相還配你嗎?」男看出我在仔細端詳著他,嘴角又出現了得意的微笑。

我將頭扭向一側,不再看他,但男人突然拉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的頭拉向了他的臉。我感覺口唇立刻被吻住了,隨之而來的是男人貪婪的舌頭,不可阻擋的伸入了我的口腔,我想抗爭,但喉嚨裡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現在的年輕人啊......」一個靠近我的乘客起身坐到了前面更遠地方。

那位乘客一定以為我和男人是一對急不可耐的情侶,在公車上就親熱起來,但他哪裡知道,正親吻、正操幹著我的男人,完全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男人按住我的頭,讓我無法躲避他的舌吻,我狹小的口腔被他肥大的舌頭幾乎填滿,那老練的舌頭在我口腔中攪拌著,與我嫩舌摩擦糾纏著,貪婪的吸食著我的口水,發出嘖嘖的聲音。

下身陰莖一刻不停的深插著我的陰道,碩大的龜頭鑽頂著我的宮口,我騎在男人身上,毫無抵抗的迎合著操幹和濕吻。

我感覺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晃動的陰囊不斷拍擊著我的陰部,隱隱的啪啪聲不知道會不會被別人發現。

「哥,你輕點......聲音......太大了......嗯......嗯......」我好不容易躲開了他的濕吻,在獲得了喘息機會時,想他收斂一些。

「美人,我輕不了了,我快射了......」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嗓音中夾著堅忍的感覺。

「哥,能......不射在......裡面......嗎?」我還抱著一絲希望,奢望男人有一絲憐香惜玉的情懷。

「美人,你這麼美,你的小屄也這麼美,哥怎麼捨得拔出來啊?」男人沖著自己擠了一下眼睛。

我看到男人的眼神,我徹底絕望了,自己真是天真,也許男人一開始就打算內射自己,現在正是他最爽的時刻,怎麼會為我一個砧板上的魚而放棄內射呢。

越來越快的抽插讓我又再次尿感臨近,在公車上被侵犯,自己竟然要兩次達到高潮嗎?我何時變得如此淫蕩不堪了。

男人做好的了衝刺的準備,雙手開始用力抓住我的雙臀,下體快速挺起,催動陰莖猛烈的操幹我的陰道。就在抽插的速度達到了難以想像的速度時,男人突然停止了抽插,將陰莖死死的插入我陰道深處,感覺龜頭重重的推擠著我的宮口。

跳動,劇烈的跳動......我感覺到龜頭和整個陰莖都在我的陰道裡跳動著,隨後我感覺自己的下腹被一股股滾燙的熱流沖刷著,整個宮腔都充滿這種熱量。

我看到男人在一瞬間的痛苦過後,臉上浮現出極大的滿足和欣悅,抓在我雙臀上的大手也慢慢失去了力量。

我強忍著自己的感覺,沒讓自己的第二次高潮來臨,但萬萬沒想到男人這時將他的一根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門,一股強烈的刺激和意外的羞恥感,讓我尿感奔潰,全身一抖,下體不爭氣的拼命夾緊了男人的陰莖,雙臀篩糠般的抖動起來,我感覺一陣頭暈,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喂......喂......女士......女士?......」我在朦朧中聽到有人在耳邊喊著,而且自己的身體正被搖晃著。

我疲憊的睜開眼睛,看到一個身穿司機制服男人正搖晃著我的肩膀,我揉了揉眼睛,呆呆的看著他。

「......終點了......你怎麼睡得這麼沈啊......要是遇上壞人可怎麼辦?......」司機看著我醒了,就自己先下車,去交班了。

我環顧昏暗的公車,發現已經空無一人,自己正癱坐在座椅上,那個侵犯我的中年男人早已不見了。

我努力站起身來,艱難的走下車,從穴口流出來的精液沾滿了大腿的內側,而且仍在繼續向下流淌......

這已經是最後一班車,沒有再坐回去的可能,我疲憊的走在路上,紅腫的下體讓我無法自如行走,這裡的城鄉結合部,想到打到的士也很困難。

我正挪動腳步,向前蹣跚行走,看見對面走來三個人影,個子不高,也不算魁梧,但從姿勢判斷應該是三個男孩。我緊張的心裡慢慢又放鬆了下來。

但等到三個男孩子走到我身前卻突然停了下來。

「姐姐?這麼晚了自己啊?」一個流裡流氣的聲音傳來,聽聲音應該還未成年的樣子。

「走開!小小年紀不學好......」我並沒有理會他們,想繞開他們走開。

「嘿!?還挺有個性」那個男孩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

「走開,小孩子大晚上還不回家,小心你媽打你......」我開始緊張起來,看著眼前的三個孩子並不怕我的嚴肅態度,而且眼睛一直盯著我的胸口和大腿。

「吼吼,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有點地方可大了呢,哈哈哈......」男孩的笑容十分倡狂,剩下的兩個也起哄,笑了起來。

「你們在不走,我喊人了啊」我正是警告了他們,但我的心裡更加恐懼,一種不好的預感慢慢逼近。

「喊吧,我聽著呢,一會我會讓你喊的更動聽......啊哈哈哈」男孩絲毫沒有畏懼。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知道你們這樣是在犯罪嗎?」我開始慢慢後退,知道自己可能逃不掉了,手心裡也微微滲出了細汗。

「不知道,不如姐姐告訴我們,我們是怎麼犯罪的,好嗎?」男孩的眼睛裡射出極為邪惡的光芒。

我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如今的處境,除了逃,根本沒有別的辦法。我轉身就跑,但我剛一發力,就感覺雙腿一軟,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就別跑了,你還能跑過我們哥仨?我們今晚會讓你舒服的......」領頭的男孩上前摸到了我的大腿。

「住手!」我帶著哭腔,不知是在抗爭,還是在求饒。

「我操,姐,你連內褲都不穿??」男孩驚愕的看著我,而他的手已經在我的裙子裡了,一隻稚嫩的手,正抓在我的臀肉上。

「我......我沒有......」我想解釋自己的內褲被人奪走了,自己才不是不穿內褲就出門的淫蕩女人,但自己又怎麼能說出口,即使說出來,只怕會更加激發男孩對自己侵犯的欲望。

「你們兩還傻看什麼,過來幫忙啊」男孩指揮著他的同伴,一起將我擡起,快步走向了遠離路邊的小樹林。

疲憊的我如何掙扎都沒有多大作用,我哭喊著,求救著,但空曠的野外聽不到任何汽車和人聲,只有我無助的求救和哭喊,我看著月亮在樹梢匆匆掠過,他們三人將我擡了很遠,直到我都看不到路邊的街燈,才氣喘籲籲的將我放下。

「媽的,美女也這麼沉啊」領頭的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叫嚷著。

我被重重的仍在了地上,感覺身體的五臟都震得發疼,我翻身看著周圍黑漆漆的樹林,知道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大哥,那裡有個長椅!!」跟班的男孩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椅。

「來,搭把手,把這女的弄那上面去。」

三個人又將我擡到了長椅上,借著月光,他們圍著我仔細端詳著,臉上露出的驚喜。

「我操,老大,這女的真......真漂亮!」一個跟班的男孩激動的有些結巴。

「我也是頭一次遇上這麼美的貨色」另一個猛咽了一口唾沫,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

「怎麼樣,今天大哥,就帶你開開葷,給我扒光了!」領頭的男孩一聲令下,兩個跟班的男孩上手就開始脫我的衣服,因為我原本也沒穿很多,所以瞬間就被剝了個精光。

我白皙的胴體在月光下更為撩人,婀娜的曲線根本不是他們這些男孩子能想像的,兩腿間的陰毛仍然濕濕的沾在一起。

「我操!」一個跟班的忍不住誘惑,上來就要撲向我的身體,結果被領頭的男孩一腳踹走。

「操你媽的,我還沒動呢,你是不是想死啊?」領頭的男孩一下急了,破口大罵起來。

「老大,老大,我錯了,我錯了......」被踹到的男孩立刻起身,連連鞠躬道歉。

「姐姐?弟弟這輩子第一次遇上你這樣的美女,哈哈哈,讓弟弟好好爽爽?」領頭的男孩說著,搓著手,來到自己身前,伸手握住自己豐滿的乳房,開始撫摸著。

「哎呀,住手,你這是在犯罪,如果被發現了會被重判的,趁現在住手,我不會報警的,我就當沒發生過」面對不經事孩子,我希望自己的話他們可以深重考慮下。

「我說姐姐,就當了這份兒了,你還報警不報警的,幹什麼啊?我不妨告訴你,我也不是第一次打野炮了,我們每次完事都會給女的拍裸照,她們就不會報警。我想你也不會報警吧」男孩的眼裡絲毫看不出畏懼,只有收穫獵物的喜悅和興奮。

「我......」我沒能說服男孩,反被男孩的話嚇到了,腦海裡想如果真的被拍裸照,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氣去報警呢?

「好了,姐姐,弟弟要開始嘍」不是何時領頭的男孩已經脫光的下身,一根長長的陰莖挺立在胯下,雖然不是很粗,但是那個長度也不是他這個年齡該擁有的。

我被男孩掰開了雙腿,我看著他握住陰莖,對準了我的穴口,一挺身,我就感覺到了男孩的陰莖,滋的一下插入了我的陰道。

「哦!」我控制不住叫出了聲。

「我操,姐,你這屄是不是剛被操過啊,好滑啊......」男孩舒爽的閉上了眼睛,睜開眼睛又戲謔的看著我。

男孩將我的雙腿扛在肩上,下身拼命的抽插著我的陰道,我看著自己的雙乳劇烈的搖晃著,我將頭扭向一側,躲開男孩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像是孩子得逞後,家長又不能奈何他們一樣。

我側頭卻看到了剩下的兩個男孩也脫掉了褲子,一根根挺立的肉棒像是在等待檢閱的士兵,翹首以待。一個男孩的陰莖要細小一些,但也突兀的挺立著。另一個男孩無論長度或是粗度都比身上的領頭男孩要誇張。

身上的男孩沒插十幾下,我就感到他的陰莖在我身體裡跳動了起來。噴薄而出的精液比車上的中年男人更為有力。

「額!」男孩一聲低沈的呻吟完成了在我身體裡的射精。

「我操,幹起來果然比看著更爽,老二,到你了......」男孩抽出他的陰莖,用手指捏著,甩了甩沾在龜頭上的精液。

「來了,來了......」那個陰莖細小的男孩屁顛屁顛的跑到我身下,看著我的穴口微微張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緩緩流出,下體的陰莖又脹大了一些。

我沒有收攏自己的的雙腿,依然保持著張開,我知道他們三人不逐個操幹過自己,是不會完事的。

「姐姐,你真的好美,我們操過小女生,但還是頭一次遇上你這麼成熟性感的,讓我幹一下吧」這個被叫做老二的男孩立刻將自己細小的陰莖塞入了我的陰道。

我只感覺到男孩溫熱的腹部貼緊了我的私處,陰道裡卻似有似無的感覺到一條小肉蟲在鑽來鑽去。沒有了惱人的鑽頂,我的身體得到了暫時休息,但男孩卻趴在我的身上,張口含住我的乳房,超強的吸允讓我的乳頭這陣作痛,難道這個被叫做老二的男孩還沒忌奶嗎?為何他像要非吸出我的奶水不可的樣子。

遠離了長長陰莖的鑽頂,本想偷得休息,但沒想自己的乳頭卻遭了秧,強力的吸允讓我感覺乳頭陣陣跳痛,仿佛都要被吸得與乳房分離一般。

「老二,你是操逼呢?還是吃奶呢?」一邊領頭的男孩抽著煙,向身邊啐了一口唾沫,向我這邊嚷嚷著。

「你管我?」男孩終於放開了我的乳頭,回頭沒好氣的回應著。

我看向自己的乳房,被吸允的一側乳頭明顯比另一側要大了一圈,紅潤的像是一顆櫻桃,極度的充血讓乳肉鮮紅無比,而且乳房被唾液弄的水亮異常。

『老二』說完,又低頭含住了自己的另一隻乳房,又是拼命的吸吮和啃咬,我天哪,現在的孩子都是怎麼成長起來的啊......

「姐,來親一個」老二把我的雙乳都弄的通紅水潤後,便低頭開始尋找我的朱唇,我自然避無可避,直接被男孩吻了個結實。

男孩的吻技雖然生疏一些,但青春悸動的舌頭,一樣劇烈而貪婪。性愛是人類生存的本能,男孩沒吻多久,就似乎掌握了技巧,在我的舌頭和口腔中攪拌糾纏著。

我感覺到自己陰道裡一股股的熱流注入,但卻發現身上的男孩沒有停止時有時無的抽插,雖然我沒感覺到他陰莖的跳動,但我知道他已經將精液射入我的陰道。至於為何依然假裝抽插著自己,可能是不想離開自己豐滿窈窕的身體吧。

我並沒有拒絕或拆穿他,而是繼續張開雙腿,迎合著他假意的抽插,身體的每一處肌膚都被他撫摸著,親吻,越來越熟練的親吻,好像是自己在引導這個未成熟的男孩。

「二哥,你快點啊,我都等不及了。」旁邊那個又粗又長的男孩焦急的看著我們親吻操幹。

「你急什麼,我還沒射呢」老二忙裡偷閒甩出一句給老三。

但眼尖的領頭男孩看到了老二和我的私處間有些異常,終於在一次老二抽離自己陰莖幅度過大時,被他們的老大發現了委縮的陰莖。

「操,老二,趕緊滾下來,你那雞巴都軟了還賴著不走......」他們老大將煙頭一甩,要上腳踹老二下來。

老二看著老大上來要用腳踹自己,一個翻身,骨碌一下就滾下了我的身體,跪在地上嘻嘻笑著。

「你個賤老二,自己雞巴都變成蔫茄子了,還不讓我來。」最後一個是老三,我看著他又粗又長的陰莖,吸了一口涼氣。

「姐,我比大哥的要大......」男孩貼在我的耳邊小聲說著,就是他急著要上自己,被大哥一腳踹了下去,現在終於正式輪到自己,得意之情盡顯在臉上。

不用他說,我也一樣發現了。看來他也怕那個領頭的男孩找他晦氣,就小聲和自己炫耀了一下。他爬上我的身體,一手握住那令我有些畏懼的陰莖,對準我的穴口,挺腰插入。

「啊!」我預料到這個男孩的插入,會比剛才兩個孩子要敏感一些,但實際的擴張和摩擦還是超出了我的想像,我不爭氣的叫出來聲。

「哦吼吼......姐,你是聲音真好聽......」老三在感受到陰道緊緊的包裹同時,也意外我的反應如此撩人。

「是啊,是啊」另外兩個男孩好像也受到了什麼啟發一樣,感覺剛才似乎並沒有體會到快感,要躍躍欲試的像老三一樣,讓我痛苦才行。

老三抱著我的大腿,賣力的抽插起來,粗大的陰莖野蠻的貫入我的陰道,擴張著肉壁,撞擊著宮口,沒一會我就被老三搞的迷迷糊糊的。

「嗯......嗯......啊......啊......啊......啊......」喉嚨裡的呻吟聲也漸漸變大了。

「還是老三你行啊,竟然把姐操出感覺了......」領頭的男孩一手擼著自己的陰莖,一邊興奮的看著我被操的嬌喘的樣子。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我知道自己這樣的表現會極大的激起男孩的性欲,但自己就是無法抑制喉嚨裡發出的聲音。

老三的陰莖不但粗大,而且持久力也很誇張,操了我接近百下,也不見他有射精的跡象。我漸漸被男孩搞得細汗淋漓,張開的雙腿盤在了他的後腰。

「姐,還是我操你,操的舒服,是吧」老三得意的在我身上來回撞擊著,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我的一隻乳房,開始揉捏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感覺一根火辣的肉棍在我陰道裡來回摩擦著,原本靜息的陰道又變得敏感起來。

「老三,怎麼樣?」老二看著我被操的嬌喘連連,耐不住性子想從老三那裡得到些經驗和指導。

「太爽了,姐這肉屄可會夾人了,爽死我了......哦......」老三還誇張的呻吟起來。

「你淨瞎編,我又不是沒操過,沒你說的那麼誇張......」老二不甘心老三有這樣爽的體會。

「就你那雞巴,跟手指似得,就算姐想夾你,你感覺的到嗎?」老三邊說著話,邊用他引以為傲的大雞吧戳著我的陰道。

「嗯......老三......嗯......嗯......你輕點......嗯......嗯......」我實在無法忍受如種馬般老三的抽插,陰莖的硬度簡直如木似鐵,戳到陰道深處隱隱作痛。

「叫你姐,就給你臉啦?老三也是你叫的?叫三哥!......操死你這騷貨......」老三一下反被我激怒了,下身的抽插更加的疼痛起來。

「三哥輕點......嗯嗯嗯......三哥輕點......啊啊啊啊......疼。啊......疼啊......」我顧不上羞恥,大聲求饒。

「哈哈,這騷貨真是極品,你三哥我不狠狠操你,怎麼能讓你記住誰是真男人呢」老三分明就是要玩弄我,我毫無羞恥的叫了三哥,但仍然逃脫不了,被狠狠的操幹。

「啊啊啊啊啊......疼......真的疼......啊啊啊......別再插了......啊啊啊啊」我感覺自己的下身要被沖中間劈成了兩半,那根粗壯的陰莖正一點點將我的身體,從陰道處破開。

「騷姐,我射了,你堅持一下」老三的聲音有些艱難,陰莖抽插的速度再次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哭喊和浪叫已經連成了長音,在寂靜的野外聽著及詭異又淫蕩。

「我操!額......」老三終於一聲低吼,停止了他猛烈的抽插,粗硬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狂抖不止,一股股燙精盡數注入了我的子宮。

「老三,你爽完了快走,我再來一發」領頭的男孩推搡著老三,老三依依不舍的將陰莖從我的陰道裡抽出,滿臉不樂意的站在一邊。

「姐姐,咱們換個姿勢」男孩老大,拉著我的腳踝就向下用力,我下半身就被拉到長椅下,然後他將我轉過身,讓我上身趴在長椅上,膝蓋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

「老二,把你的高端貨給我拿一個」男孩老大向老二揮了揮手,像是在等待他遞過來什麼東西。

「老大,給你這個,保證你操的騷姐嗷嗷叫,哈哈哈」老二伸手遞給男孩老大一個小包裝。

我看到似乎是一個避孕套,我很疑惑,剛剛他們第一次都內射了自己,這會怎麼又開始用套子了?當我疑惑的時候,我看到男孩老大,撕開了包裝,熟練的將套子套在了自己長長的陰莖上,我此時才發現那不是普通的避孕套,套子的外周佈滿了尖刺,最為誇張的是末端還特意製作了多個尖銳的刺。

「別,別這樣對我,不要帶那個,我求你了......嗚嗚......老大......大哥......不要啊......」我驚恐的看著她佈滿尖刺的陰莖一點點逼近我的臀後,搖頭求饒,已是滿臉淚水。

「我的好姐姐,你讓老三爽了,怎麼就不讓我爽啊,我也會讓你叫的,你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男孩老大一手按住我的臀部,一手扶著陰莖對準我的穴口,用力挺腰。

「啊!」我撕心裂肺的喊出了一聲,我清晰的感覺到那不是男人的陰莖,更像是一根長滿了刺的黃瓜,乾澀尖銳的膠刺紮著我陰道的內壁,陣陣劇痛讓我身體不停抽搐。

「唔,老三,你把騷姐操的好熱啊,我要是不帶套子,恐怕會燙壞我雞巴呢,哈哈哈哈哈......」男孩與同伴打趣說笑著。

我卻疼痛的大汗淋漓,雙臀間正插著一根佈滿膠刺的肉棒,陰莖的推入變得更加清晰真切,第一排刺,第二排,第三排......直到我的宮口被一群細小的斷刺紮著,頂著,我才意識到男孩插入了他全部的長度。

「騷姐,怎麼樣,這次比剛才刺激了吧」男孩老大貼在我的耳邊輕輕的吹著風。

「嗚嗚嗚......」我只有哭聲,我知道怎麼樣的哀求都不會得到應允,他們才不會理會我的死活。

「騷姐,那我開動嘍」男孩的聲音是那麼的恐怖,像是敲響了末日的喪鐘。

「求你了,別太......啊......啊......啊......啊......啊......」我剛要求他別太用力,就感覺到了臀後大力的抽插,層層的膠刺強烈的刺激著我的內肉,如果不是有剛剛老三射出的精液,作為潤滑,我想我會像處女一樣流血不止。

「再叫的大聲些!」男孩較快了抽插,惡狠狠的將佈滿尖刺的陰莖送入我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叫的更大聲了,因為疼痛遠比我的意志強大。

男孩老大趴在我的後背上,蠕動著身體,抽插著我的陰道,因為有了套子的隔絕,他龜頭在陰道裡獲得快感就更晚了一些,這讓他的抽插變得更持久,我也就會承受更多的痛苦。

我正趴在長椅上,臀後被男孩老大操幹著,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長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擡頭,看到老三正騎坐在我的面前,然後抓住我的頭髮,就將他的陰莖往我臉上戳,碩大的龜頭一會戳到我的鼻子,一會戳到我臉蛋,龜頭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臉。

「騷姐,來,張嘴,給你三哥吃一口。」老三兩隻夾著陰莖,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一扭頭,不肯配合。但老三卻似乎信心滿滿,知道我一定會就範。

「騷姐,你要是不肯,我一會也帶著老大的套子幹你,你怕不怕?」老三忍著笑,低頭向我說著。

「不要!」我一下就被嚇到了,心想,那樣粗大的陰莖已經讓自己很難承受了,如果再加上層層膠刺,自己的陰道真的要被搞壞了。

「我知道騷姐對我好,來吧,張嘴,讓我嘗下新鮮的。」老三在我眼前擺弄著大肉棒。

我只好擡起頭,艱難的張開自己的小口。準備迎接老三的碩大的龜頭進入口腔。還沒等我把嘴長大,老三的龜頭就頂住了我的牙齒,一股猛勁便蠻橫的插入了我的口腔

「唔......」我的嘴立刻被粗大的陰莖堵住了,連臀後的猛烈抽插也不能讓我再次浪叫起來。

老三的龜頭重重的插入我的喉嚨,擠壓到舌根,讓我不斷乾嘔,口腔和鼻息中都帶著一股濃重的尿騷味。

「唔,真......爽......老大,一會你也試試這個,太過癮了......唔......哦......」老三舒爽的哼哼唧唧的。

「好,等我幹完這發,咱們兩個換換......」男孩老大摟著我的細腰,下腹不停的撞擊著我的雙臀,啪啪的聲音在樹林裡回蕩。

難道自己要為這三個男孩依次口交嗎?天哪,什麼時候能結束,快點結束吧,我受不了了。

「操,你是死人嗎?舌頭不會動動啊」老三揪住我的頭髮用力拉扯。

「唔......唔......」我感到了頭皮撕裂般的疼痛,可嘴裡卻無法表達,只能唔唔做聲,我完全成為了他們的奴隸,絲毫不敢反抗,我努力活動著舌頭,劃著圈舔著口中碩大的龜頭。

「哦!對!騷姐真是聰明......哦......對......就是這樣......哦......」老三滿意的鬆開了我的頭髮,專心感受著我的服務。

男孩老大和老三一前一後夾著我,兩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臀後的抽插加快了速度,口中的陰莖也開始快速的移動著,沒一會,兩人幾乎同時一聲低吼。

我感覺到陰道裡和口腔裡的陰莖跳動起來,這兩處同時被男孩們射入了精液。陰道有著套子的隔絕,熱量的體驗沒有剛剛那麼強烈,但口腔中的射精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

口腔中射出的股股精液,濃稠的像優酪乳,味道像是苦杏仁露,這就是男人精液的味道嗎?不知道自己男友的精液是否也是這樣?

在老三抽出陰莖,我劇烈的咳嗽乾嘔著,口中大量的精液胡亂的被噴出。弄得我的嘴邊和胸口都是精液。

之後他們三個為了誰操我的陰道,誰操我的嘴而爭吵,在我暈暈沈沈的狀態下,他們又幹了我多少次,我都記不清了......

當我再次醒來已經是在醫院了,身邊時同寢的室友,而沒看到男友的出現,我問室友我是怎麼到醫院的。

聽她們說,今早淩晨三點多,一個拾荒老人發現了你,然後報了警,是員警把你送到這裡的。我問她們看到我男友沒有,她們卻面露難色,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肯說。

後來員警問了話,做了筆錄,立了案。沒過多久那三個小子就被抓了,但因為未成年只能勞教,不能判刑。那個公車上的老手一直沒有找到。

事後我的閨蜜才告訴我,我的男友為什麼不辭而別,她說,我當時被送到醫院時一絲不掛,身上佈滿了泥物,而且頭髮,嘴裡、乳房、腹部、下陰和大腿上都沾滿了精液。員警都覺得你會被虐待致死,搶救你只是為了例行程序。

結果,沒想到你竟然活過來了,我男友看到我被人淩辱的不成人形,衣服,鞋襪早已破碎不堪,紅腫的下體讓人不敢直視,沒等我的閨女安慰他,他就一甩袖子走人了。

我看到閨蜜當時小心藏起來的診斷書:陰唇血腫,陰道中重度挫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右眼充血,吸入性肺炎。

我不解的問閨蜜,我怎麼還有有肺炎?是我那晚穿的太少著涼了嗎?

閨蜜看著我急切的樣子,歎了口氣說:「吸入性肺炎......醫生猜測可能是施暴男人的精液嗆入了你的氣道造成的......真的,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啊?」閨蜜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那晚......那晚的事,我該說出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