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女友的媽媽捆綁了

我叫小智,我有一個愛好就是被捆綁,我對別的SM興趣不大,我只是喜歡捆綁和絲襪。

我的女朋友叫作雅惠,身材很正,長得很漂亮,她老爸因為有車禍而去世了,雅惠和她媽媽還有妹妹一起住,她媽媽叫敏姨,今年39歲,樣子看起來只有20多歲,而且好性感,好漂亮,她媽媽人高腿長,所以她特別喜歡穿各種性感的絲襪,我真的是好喜歡啊。

有一天中午我去雅惠家找她,她出去了,只有敏姨一個人在家,敏姨只穿著內衣在家,腿上穿著黑色的長絲襪和高跟鞋。

香姨叫我隨便坐,她就回房間了,我到廚房喝水,看到地上有倆包垃圾袋,我想一定是她們好久沒有倒垃圾了,我就幫她們倒掉。

可是我一提袋子怎麼這那麼輕,我打開袋子一看,這倆個袋子怎麼那麼多絲襪、褲襪之類的。我想說她們家很有錢,像絲襪、褲襪穿髒了,根本就不洗,就把絲襪都扔了。

但這對我來說可是寶貝,我左看右看,看是否有沒有人,我就拿出一條絲襪和一件褲襪聞了起來。

突然聽到身旁傳來聲音,我的絲襪味道好嗎,我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敏姨,我跪下請求敏姨不要把這事說出去,敏姨說:我早就看出來你喜歡我和雅惠的絲襪,我是故意把我和雅惠這一個月穿的絲襪、褲襪留著來引誘你的。

要我不說出去,你必須要聽我的話,我就回答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了,於是敏姨叫我把衣服全部脫光,從袋子裡找了雙紅色的絲襪給我穿上,並拿出了吊襪帶給我繫上,然後拿出胸罩給我帶上,在奶罩裏一邊塞了一條褲襪,最後她拿一雙花邊短絲襪套在我的小鳥上,並在外邊套上一個保險套,敏姨笑著拿一條褲襪扭成一團,硬是把我屁眼塞上了,還給我穿上了條紅色蕾花褲襪。

敏姨把我雙手拉到背後,用一條長絲襪緊緊的捆綁起來,又把我雙腳用一條褲襪的一頭把我雙腳捆起來,把另一頭向上拉到我的雙手,和捆手的絲襪連起來,這樣我可就成了四馬攢蹄了。

現在開始好好聞聞我的絲襪腳吧,敏姨拖掉了高跟鞋把絲襪腳伸到了我的鼻子上,「哇,好臭啊」。敏姨笑嘻嘻的說:當然啦,為了你引誘你,這麼熱的天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換絲襪了,好好聞吧。

這時電話響了,是敏姨的朋友打電話叫她打牌,於是香姨脫掉了穿了一個星期的褲襪,換上新的絲襪準準去打牌,臨走時,香姨對我說:不能陪你了等我回來在好好的修理你,你一個人在這裡慢慢的享受吧,說著就把穿了一個星期的褲襪塞進我的嘴裏,並在外邊用膠帶貼上,這樣我只能用鼻子呼吸了,她把那條臭臭的絲襪在我的鼻子捆一圈一圈的蒙住,用一條褲襪套在我腦袋上已防止絲襪掉了,現在我只好呼吸那臭臭的絲襪的味道。

敏姨把我拖到她的房間鎖起來,並對我說你在這慢慢享受敏姨的體味,我打牌回來再陪你,把話說完就走了。

時間過了3~4小時,敏姨回來了,打開房間門,接著說:小智,絲襪的味道好不好聞阿,我只能搖搖頭,因為不能說話也,敏姨怕我悶太久,於是幫我解開,我突然有個想法,假如我解開了,敏姨你就完蛋了。

我全身的絲襪都解開了,我很快的速度拿起地上的絲襪,朝向敏姨的身旁,把敏姨的雙手往後面握合,接者把我敏姨的雙手用絲襪捆綁起來,再把絲襪腿捆了起來,敏姨一直的叫著你既然敢捆綁我,我馬上拿出絲襪塞進嘴裡,在用一條繩子環繞著腦後把嘴巴綁緊,這樣就完全不會掉出來。

這時候敏姨就只能在地上蠕動了,非常無助的樣子,我就用言語說既然敢捆綁我和威脅我,這就是你的報應。

突然外頭傳出打門的聲音,我沒有聽見,然後敏姨的姐妹打開的房間門,看見我把敏姨捆綁起來,馬上把我抓起來,並向我的臉打巴掌,我馬上就傻眼,怎麼你們會來敏姨家,敏姨的姐妹先把絲襪都解開了,我們想找敏姨去逛街的,沒想到你這個賤奴隸敢欺負敏姨,當我想要解釋的時候,敏姨和幾個好姐妹用繩子和絲襪把我的手綁了起來,並穿上吊帶和絲襪還有胸罩,而且把我的全身綁的非常的緊,只有腳沒有綁,接著說想要解開是不可能的,還有你如果不想讓雅惠知道你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的話,就給我好好的聽話,就這樣,我從敏姨的房間被拉了出來,走到車庫,我被拉到車子的後座,因為車子是休旅車,空間非常大,而且又是9人座的,敏姨的姐妹總更有4個,我被她們壓住並且是跪在車內。

敏姨就開始開車,敏姨的姐妹們就說:賤奴隸幫我們舔絲襪腳,妳不是很喜歡絲襪嗎?如果舔的不舒服的話,你就會完蛋懂嗎,我聽了有點害怕,我低下頭開始的舔,這時候我的小鳥硬起來,她們看到之後,馬上拿出短絲襪把我的小鳥套住並用繩子綁住,接著說奴隸是不能興奮的,我覺得很難受,但是沒辦法,既然落到她們身上,我也只好認命了。

車子開了有2小時了,突然我感覺車子停了下來,我被拉下車,我一看怎麼會到深山來了呢!敏姨就說:這個深上很少人會來,而且我的小木屋在這邊,你不是很喜歡SM嗎?那我就帶你來玩野外,心裡有沒有感覺興奮阿!之後我身上傳來一陣痛,原本是敏姨的姐妹用皮鞭打我,這皮鞭是情趣用品店買的,所以打人並不是很痛,除非打大力一點,這幾個就說:舒不舒服阿!我的嘴巴被塞著絲襪,所以說不出話,我就猛搖頭,全身都被綁住了,而且連小鳥也被綁住,根本興奮不起來。

走了有一段路,走到樹林裡,我就被敏姨姐妹們身上在綁住一條繩子,之後把繩子往樹根上丟,我被吊了起來,然後敏姨和她的姐妹就離開了,離開前就說你好好的在這裡享受吧!把你吊1天,明天才把你放了,敏姨的手機響了起來,是雅惠打來的,我聽到嚇到,雅惠說小智有跟妳們出去嗎?敏姨回答說:有啊!因為有事要小智幫忙,所以叫她一起來幫忙,雅惠就跟敏姨說,媽媽我今天跟朋友們出去玩,可能要明天才回來,我心裡鬆了一口氣,敏姨聽完電話就走了,明天再放了你。

自從敏姨和她的姐妹走了後,我一個人獨自的被吊綁著在野外,心裡感覺毛毛的,漸漸的太陽也快下山了,彷彿我看見敏姨的姐妹走了回來,手上拿著大支的按摩棒和小支的按摩棒,首先先用眼罩把我的眼睛套上,讓我看不見東西,再把小支的按摩棒用絲襪綁在我小鳥上,接著在把另一之大之的按摩棒塞到我的屁股上,因為有穿褲襪所以不怕掉出來,之後把這2之按摩棒的開關打開,我開始掙紮起來,全身抖了起來,這幾個姐妹看到我興奮起來,馬上用手上的皮鞭,鞭打我的屁股和身體。

我難受的開始扭動,身體被吊著腳也被綁住,根本也動不了,而且口也被塞住想求饒,也不能說話,這時候敏姨走了過來,開口說:賤奴隸爽不爽阿!既然敢捆綁我,我要讓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奴隸,就算以後你跟我女兒結婚了,我一樣不會讓你好過的,敏姨跟她姐妹們,打算在這裡起火搭帳篷,在這裡過夜。

而我被一直鞭打,2-3個皮鞭朝我的身上打,又加上2之按摩棒在抖動,我幾乎全身都酥麻了,又加上捆綁了半天時間了,全身都沒力氣了,整個人軟軟的,敏姨看到我站不穩了,馬上在把繩子在往上拉,拉到我的腳跟離地10公分,之後用皮鞭打我的小鳥,當然力道蠻小的阿!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痛,被吊了2小時之後,敏姨把我吊起的繩子往下拉,看你吊了那麼久了,讓你幫我姐妹們服務,你願不願意阿!我不能說話,但是我用猛點頭,不過,服務歸服務,不準你吃飯喔。

我跪在地上,敏姨把我的嘴巴的絲襪拿了出來,我的嘴巴感覺非常渴,我拜託敏姨給我喝水,敏姨說不可以,接著敏姨和姐妹們脫下內褲,在我的嘴巴裡尿尿,而且說:你如果不喝的話,我就永遠的把你吊在這裡,我聽了心裡蠻害怕的,只好勉強答應,我喝下5個人的尿之後,味道非常的鹹,不過還是喝了下去,敏姨就說:好不好喝啊!你不是喜歡SM嗎?這就是給你的恩典。

馬上敏姨去車子上拿出了照相機,幫我照了10幾張照片,敏姨笑著說:你穿著胸罩和褲襪真是性感阿!有了這些照片你就逃不了,還有你必須簽一張奴隸契約,契約上寫著一輩子都成為我的奴隸。

現在還被捆綁著,所以沒辦法簽,接著開始幫敏姨和她的姐妹舔腳,每個都穿著絲襪,腿都非常的美和性感,所以我心裡開心極了,舔到每個都很舒服,然後讓我休息一下,將我身上的繩子和絲襪都解開了,要我簽奴隸契約,我拿起了筆簽下了我的名字,敏姨就說:從現在開始,我說的任何話你都要聽,懂嗎?我回答:是的~女王。

我因為不敢反抗的原因是,今天有照片跟契約都在敏姨手上,還有另一方面敏姨跟她姐妹們都是空手道高手,我就算再怎麼會打架,也打不過5個空手道高手啊,所以只好乖乖的認命,誰叫我喜歡SM捆綁,本身女朋友不知道我有這個愛好,如果知道了我一定會完蛋的。

休息了一會,敏姨在把繩子將我綁上,把我帶到樹林外的一間小木屋,這小木屋是敏姨買的,所以裡面非常的豪華,敏姨因為老公死了,身上非常多的財產,所以要買什麼都沒問題。

我進了小木屋之後,接著又被敏姨吊在客聽,這整個小木屋有改造過的,所以連客廳的樑上都有掛勾和鐵環,我就被吊在客廳中央,敏姨把DVD放進投影機裡,之後螢幕裡出現了SM影片,內容是SM女王虐待男奴的,我看了有點興奮,敏姨笑著說:有沒有感到開心阿!!過了一下子,敏姨和她的姐妹們照著SM-DVD的內容,拿出蠟燭,5個人都拿蠟燭滴在我身上,我感覺又痛又爽,又加上用皮鞭抽我,我痛得哀哀叫,敏姨就說:我再聽到叫聲,你就慘了,我馬上就不敢叫了。

鞭打了10幾分鐘就停了下來,看你那麼聽話,你負責把我們5個人餵飽,意思是指做愛,我點頭了,敏姨說:連續做不能休息喔!敏姨脫下內褲,然後敏姨塞進我小鳥裡,至於其她姐妹就舔我全身上下,我興奮得叫了,敏姨舒服得叫嗯..嗯...太舒服了,沒想到你小鳥那麼大,真是太舒服了,我自從老公死了之後,我再也沒碰男人了,沒想到我女兒的男朋友,性能力那麼強,做愛做了5分鐘我射了,敏姨把嘴巴放在我小鳥上,把精液都吸了出來,前前後後我總共做了8次,我開始有點精疲力盡了,因為做了8次愛,這並不是我吹牛,我並沒有吃偉哥之類的,我是性能力比較強所以才喜歡上SM。

做完8次之後,敏姨和她姐妹每個人都累了,睡覺之前在把我吊了起來,敏姨說:你就吊綁著睡覺吧!我被吊起來之後,我也開始睡著了,一直到天亮,天亮之後我就被解開了,然後也跟著敏姨和她姐妹也回到了家裡了,敏姨接著說:只要敏姨或者我姐妹需要捆綁你,你必須要滿足我們懂嗎?我回答:是的女王!而且從今以後看到我們也要叫我們女王。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