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變女王

「趕緊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你姐姐一會就要回來了,你記得去接她啊!」

「嗯......!知道了.........」

迷迷糊糊答應了一句後伴随着一聲關門聲,我偷偷地瞄了一眼确定了我媽确實是離開了,心裏頓時松了口氣。猛的掀開被子,堅挺的小弟弟上傳來了一陣尿漲和壓迫感,低頭看了一眼,此時我那堅挺的小弟弟正被一隻白色的棉襪包裹着,而棉襪口正死死的勒着我脹大的小弟弟根部。

略有些不舍的将棉襪從我小弟弟上褪了下來,拿起手機看了看,頓時小弟弟都吓軟了,手機顯示有六個未接電話,顫顫巍巍的撥通了電話,一聲熟悉的聲音立馬從電話那頭傳來:「李明凱!你姐我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回家了!我要看見你恭恭敬敬地來接我,要不然,你不接我電話的帳一起算!」

匆匆忙忙的洗漱完畢,将那隻剛剛還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襪放回了抽屜裏面,一雙雙各式的棉襪絲襪安安靜靜的躺在裏面,這些襪子都是我姐姐臨上大學的時候讓我幫忙扔了的,可對于戀足的我來說怎麽舍得扔掉這些寶貝!

車站外,一位身材修長的美女孑然站立于川流的人群裏,烏黑的秀發之下秀眉微皺,那張精緻的小臉顯現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雖然已經臨近春節,不過她那修長而筆直的美腿上依舊隻穿了一雙黑色絲襪,玉足踩在一雙幸運的黑色平底短靴裏,不安分的扭動着。

「姐......我來接您老人家了......」

「我很老嗎?還有,你遲到了兩分鍾,你居然讓你姐我等了你兩分鍾!」

接過姐姐的行李,一路上聽着她的各種埋怨,眼神卻時不時的瞟向她那誘人的美腿和性感的靴子,小弟弟不覺又漸漸地膨脹了起來,還好,一直到回到家裏,姐姐都沒有發覺我的異樣。

「這一路累啊!你姐我去洗澡去了,你可不要偷看啊!」姐姐一邊将包裹着自己美腿的黑絲襪脫下來,一邊挪揄般的用肩膀碰了碰我然後就進入了浴室。

等到姐姐妖娆的背影消失在我眼裏,浴室裏傳來潺潺的流水聲,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徑直對着姐姐剛剛換下的靴子跪了下去,伸手将靴子裏的絲襪掏了出來,拿到鼻子邊聞了聞,頓時,一股帶着姐姐玉足味道在靴子裏發酵而成的味道就彌漫在我的鼻息間,而絲襪之上還殘存着姐姐的體溫!- 此時我的腦子已經近乎一片空白了,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俯身将腦袋挪到了姐姐的靴口,貪婪的享受着姐姐靴子裏那誘人的氣味,而我的另外一隻手已經将我那堅挺的小弟弟掏了出來,用還帶着姐姐體溫的絲襪緊緊地握着我的小弟弟,快速的摩擦着!

「你在幹什麽?」就在我沉浸在這強烈的快感中時,一聲怒斥突然從背後傳來!

「李明凱!你在幹什麽!」

等到姐姐那雙潔白的美腿走近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擡頭看着姐姐那因爲憤怒而浮現出絲絲紅暈的俏臉一時居然不知道說什麽好了,隻是連忙把手裏的絲襪丢到一邊,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可我那堅挺的小弟弟卻正對着姐姐!

姐姐瞥了一眼我那正對着她的小弟弟,嘴角突然勾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伸出白皙的玉手猛的将我的小弟弟握在手裏!頓時,一股酥麻感襲遍我全身!

「姐......我......」

「你,你什麽啊!我可是什麽都看見了!」說着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指又加大了一絲力道,姐姐的手很涼,握着我火熱的小弟弟那強烈的刺激幾乎快讓我的精華噴湧而出!

「怎麽樣?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爽啊!你的小弟弟在我的手裏好熱啊,是不是很想噴出來啊?」姐姐的手指死死地掐着我的尿道,其餘的幾根如蔥般的玉指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不斷的刺激着我!

「姐,我忍不住了,姐姐......好難受啊......!」此時我的小弟弟就像是快要被漲爆了一樣,我隻能下意識的彎腰減輕那種讓我欲罷不能的感覺。

姐姐的玉手握着我的小弟弟用力朝她身邊一拉,我慘叫一聲後踉踉跄跄的朝着姐姐挪了兩步,因爲彎着腰,我的腦袋剛剛好貼近了姐姐那豐滿堅挺的胸部!

「姐,饒了我吧,是我不對,姐姐......我是你弟弟!姐......!」劇烈的疼痛感讓我下意識的雙手攬着姐姐纖細的腰肢,擡頭可憐巴巴的看着姐姐,隻希望她能夠饒了我。

「你如果不是我弟弟的話,你的小弟弟早就被我捏爛了!

話音剛落,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就松開了,小弟弟沒有了束縛,我連忙一臉讨好的望着姐姐,可卻看見姐姐薄薄的嘴唇勾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然後伴随而來的是一聲悶響!姐姐堅硬的膝蓋直接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一陣蛋碎的感覺襲遍全身,我隻覺得腦袋一片空白,雙手扶着姐姐就跪在了她腳邊。

「你喜歡姐姐的絲襪和鞋子是嗎?那我就滿足你吧!」姐姐一腳将我踢開,走回了自己的房間裏,我雙手捂着小弟弟躺在地上等待着姐姐的到來,幾分鍾後,一雙被半透明黑絲襪包裹着的玉足出現了。

我艱難的雙手撐地想站起來,可姐姐那誘人的玉足直接一腳對着我的腦袋就跺了下來!背黑絲襪包裹着的玉足死死地将我踩在腳下,絲襪的柔滑伴随着姐姐玉足的不斷扭動羞辱着我,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發了出來!!

「姐.........」我的鼻息間滿滿的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被自己姐姐踩在腳下的感覺很奇妙,一直以來我和姐姐的關系就很好,我也夢想過有一天被姐姐像這樣踩在腳下的樣子。

「用你的小弟弟來摩擦我的腳,它是有熱量的,我喜歡這感覺,我喜歡把代表着男人尊嚴的小弟弟踩在我腳下,看着那些醜陋而卑賤的東西在我腳下蠕動」。此時我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擎天了,姐姐将她那被黑絲襪包裹着的美腳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堅挺的小弟弟被姐姐的玉足一點一點踩彎,那種屈辱感更加刺激了我内心的奴性,我擡頭看了姐姐一眼,隻能看見姐姐那副波瀾不驚的絕美臉龐。

猛的,姐姐踮起玉足,用前腳掌死死地碾踩着我的小弟弟,靈活的腳趾用力的夾着我小弟弟和子孫袋交接的地方!冷冷的開口說道:「我叫你用你那卑賤的小弟弟爲我的腳底按摩!不是我用腳來服侍你的小弟弟!信不信我踢爛你的蛋蛋!」

此時我的心情的崩潰的,腦子裏不停的回想起看過的那些女王片,努力的用小弟弟的前端緊緊地用力去頂姐姐那被絲襪包裹着的小腳,還時不時的變化着姿勢,用小弟弟橫着摩擦姐姐腳弓的一端,姐姐的絲襪腳是那樣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強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絲襪接觸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堅硬的小弟弟去頂姐姐的腳底。

「對,就是這樣,就是這個感覺,繼續呀!」姐姐的腳底感覺到了我小弟弟的顫抖,那種微微顫抖的感覺刺激着她的腳底,使她感覺很舒爽。

姐姐的玉足也沒有停止動作,她另外一隻玉足踩在了我低垂的子孫袋上,靈活的腳趾隔着絲襪不停的挑逗着我的子孫袋,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努力的堅持着用小弟弟的前端慢慢的地用力去摩擦姐姐那被絲襪包裹着的小腳。

「以後你的小弟弟就當我腳底的按摩棒好不好?」姐姐很是認真的看着我說道,玉足也繼續用力朝下按壓,我小弟弟條件反射般的顫抖也越發的厲害了。

我『嗯!嗯!嗯!』的呻吟着,小弟弟上的感覺太誘人了,他不僅是被動的被姐姐的玉足踩踏着,反而表現得很有侵略性的時不時的扭動身體移動小弟弟變化着姿勢,用小弟弟橫着摩擦姐姐腳弓的一端。

姐姐的絲襪腳是那樣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強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絲襪接觸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堅硬的小弟弟去頂姐姐的腳底,爲她的玉足按摩着。

「看你的小弟弟像不像被我踩在腳下的泥鳅!小心我把它踩爛了。」姐姐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将自己的玉足踩在了我那堅挺的小弟弟上,慢慢的摩擦着,慢慢的朝我的肚子上踩去,絕美的玉足左右碾動着,緩緩的把我的小弟弟反踩到我的肚子上。

姐姐的玉足殘忍的壓在我小弟弟的尿道上,腳趾還一點一點的慢慢按壓,不停的将我體内的欲望激發了出來,我的精華在姐姐的玉足下急劇的聚集着,這種類似于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是最難受的,我覺得自己小弟弟裏有一大股熱流即将要噴湧而出了!

終于在我一種舒爽的呻吟聲中,姐姐的腳掌将他的小弟弟完全踩到了肚子上,小弟弟上那股火熱的感覺一貼到他的肚子立馬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被姐姐踩得根部發痛,那感覺卻又不完全是痛,還帶着一陣陣的舒爽。

「好了,前戲完成了,現在該好好的來玩玩你的小弟弟了!」話音剛落,姐姐以那死死地踩在我小弟弟上玉足爲支點,用力的扭動腳踝在我小弟弟上轉了個圈,我的小弟弟再也忍受不了了,隻聽見『吱』的一聲,一大股濃濃的精華在姐姐的腳底噴了出來。

乳白色的滾燙精華噴到姐姐的腳底到處都是,姐姐厭惡的皺了皺眉,略帶些嘲諷的說道:「叫我一聲主人,我就把你小弟弟裏的精華榨幹,要不然,.........」

「主人......!」沒等姐姐說完,我就叫了出來。

姐姐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翹起自己的美腳,用腳跟緊緊地貼着我的小弟弟根部,圓潤的腳跟用力往下一踩,碾動着我的尿道,然後前腳掌用力一踩,把他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絲襪那完美的觸感再加上姐姐那帶着剛剛從我小弟弟裏噴出精華的絕美小腳直接和他的小弟弟接觸。

然後姐姐坐在我的兩腿中間,雙手壓住我的腳腕,兩隻玉足便齊齊的的踩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嘴角帶着詭異的微笑,一隻玉足将我的小弟弟踩在腳下,腳趾夾着我的尿道前端,圓潤的腳跟剛剛好踩在我小弟弟和子孫袋交接的地方,另外一隻玉足死死地将我子孫袋踩在腳下,兩隻玉足同時用力快速的摩擦着我的下體!

「弟弟啊!姐姐這次放假回來就有得玩了!以前怎麽沒發覺你有這種愛好!你姐姐我以前在學校裏可是踢爆了很多男人的蛋蛋的!沒想到我弟弟也是這樣!

「主人......」

沒等我繼續說下去,姐姐的夾着我尿道口的腳趾突然用力,踩在我子孫袋上的玉足擡起,然後猛地一腳跺下!

「啊......!!!」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蛋蛋被姐姐踩扁了,伴随而來的還有我尿道裏噴湧而出的一股股精華!乳白色的精華直接噴到了姐姐的黑絲襪上,姐姐沒有多說什麽,隻是那高高擡起的玉足對着我的子孫袋更加殘忍的跺了下來!

「給你十分鍾的時間,把我的鞋子舔幹淨!現在開始!」

翹着二郎腿慵懶的半躺在沙發上的姐姐将自己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伸到了我的嘴邊,沒有也不敢有絲毫的猶豫,我伸長舌頭湊了上去,按照以前自己在那些女王片裏學到的動作努力舔舐着姐姐那本就一塵不染的潔白高跟鞋。

自從那天被姐姐的玉足揉虐了之後,我就徹底淪爲了姐姐腳下的奴隸,這些天以來,姐姐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發出來。

舌頭順着姐姐的高跟鞋邊緣的鞋面一直舔到了腳跟部分,舌頭已經麻木,鼻息間卻全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去看高跟鞋之上那被性感誘人的被粉色絲襪包裹起來的修長美腿,可小弟弟還是忍不住的快速膨脹了起來。

「果然啊!男人都是一個樣啊,怎麽樣?姐姐的鞋子味道如何啊?」

沒給我說話的機會,姐姐的高跟鞋前端已經挪到了我的嘴唇邊,玉足緩緩地上下扭動着,那潔白的高跟鞋搭配着誘人的粉色絲襪更像是在誘惑我匍匐在她腳下。姐姐烏黑的劉海之下是那沒有絲毫感情的俏臉,粉嫩的嘴唇若有若無間帶着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開口說道:「用嘴把我的鞋子脫下來,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姐姐會好好的調教你的。」

話音剛落,我連忙張嘴咬住了姐姐高跟鞋的鞋跟,用力往下一帶,一隻被粉色絲襪包裹着的玲珑玉足就呈現在我眼前。姐姐将腳挪到了我的眼睛邊,靈活的腳趾透過絲襪輕撫着我的雙眼,玉足裏那混合着少女的香汗和高跟鞋的味道更是讓我欲罷不能。

「小弟弟已經受不了嗎?這才剛開始啊!姐姐的手段還多着呢!」說話間姐姐另外一隻還喘着高跟鞋的玉足已經伸到了我的胯下,玉足死死地抵住了我那已經到達了極限的小弟弟。然後繼續開口命令道:「既然你小弟弟這麽不安分,那就把它弄出來吧,反正姐姐我最喜歡玩弄奴隸的小弟弟了!」

聽見姐姐這樣說,早就欲火焚身的我連忙脫下了褲子,沒有了束縛的小弟弟頓時直直地對着姐姐。看見我那泛紅膨脹到極限的小弟弟,姐姐用那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輕輕地踢了兩腳,小弟弟也輕微的上下晃動了兩下,仿佛在像姐姐緻敬一樣。

「那天姐姐對不起你,我不該那樣揉虐你的小弟弟的。」姐姐的語氣突然變得很溫柔,可一種不祥的預感卻浮現在我的腦海裏!可沒容我多想,姐姐那被粉色絲襪包裹着的誘人玉足就挪到了我的小弟弟邊,頑皮的腳趾直接将我敏感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夾住了!然後姐姐緩緩地扭動腳踝,搖晃着我堅挺的小弟弟!

「姐......」下意識的,我雙手捧着姐姐的玉足,想要阻止她的下一步動作,可心裏又很渴望姐姐接下來會做些什麽。

「你看你的小弟弟像不像一根爛香腸,好想踩爛它啊!」姐姐一邊說着,腳趾更加用力的夾緊我的小弟弟,修長的腳趾透過柔順的絲襪剛剛好将我的尿道掐住!

「不要啊......!姐......主人......」我的雙手也不停的撫摸着姐姐的玉足,想借此來緩解小弟弟上的疼痛感。

「好大的狗膽!我允許你摸我的腳了嗎?」姐姐的話音剛落我就感覺到到了小弟弟上傳來的劇烈疼痛感,姐姐尖利的高跟鞋精準的一腳直接踢到了我小弟弟和子孫袋交接的地方!

「啊......!」劇烈的疼痛之下,我雙手捂着小弟弟順勢躺在了地上,姐姐也站了起來,剛剛還在摩擦我小弟弟的玉足直接踩到了我的胸口。我強忍着小弟弟上的疼痛感,可憐巴巴的望着姐姐,可心裏卻期待着姐姐接下來的動作,那被姐姐踢了一腳的小弟弟非但沒有軟下去,反而更加堅挺了起來!

「這就是你的小弟弟啊!好漂亮啊!不愧是我弟弟的小弟弟,不過......好想踩爛它啊!」話音剛落,姐姐那被粉色絲襪包裹着的玉足貼着我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了下來,我的小弟弟想抵抗,可一切都是徒勞的,在姐姐的玉足下,小弟弟一點一點的被姐姐踩下!

「是不是很舒服啊!放心一會還有更舒服的!」姐姐故意放慢了踩踏我小弟弟的動作,,腳趾順勢将我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夾着,而我能做的隻能是在姐姐的玉足下享受着!姐姐的絲襪腳是那樣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強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絲襪接觸的緻命快感,努力強忍着那即将噴湧而出的精華,我知道,如果我現在就噴出來的話,那以後我可能就會永遠也沒辦法噴出精華了!。

終于姐姐的腳掌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我的肚子上,小弟弟被她踩得根部發痛,那感覺卻又不完全是痛,還帶着一絲舒爽。姐姐的腳趾是一直按着我的小弟弟上的,精華根本就噴不出來,漲得我下面很難受,我連忙求饒道:「姐姐......我的小弟弟快被撐爆了,求求你了......啊......!!!」

姐姐卻是根本沒有理我的意思,踮起腳尖将我的小弟弟死死地踩住,戲虐的說道:「想發洩吧,可我不讓!」

說完姐姐就挪開了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沒有了束縛的小弟弟上滿是烏黑的青筋!到達極限的小弟弟急切的想要噴出精華!姐姐的嘴角勾起一絲詭異的弧度,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在空中扭動了幾下後對着我說道:「賤貨,小弟弟挺得好高啊!是不是又想被主人的玉足踩踏了?很想噴出精華吧!可我就喜歡看着你欲罷不能的樣子!」

看着姐姐那副女王樣和那泛着金屬光澤的鞋跟,我的奴性徹底被激發了出來,眼巴巴的看着姐姐說道:「主人,求求你了,用你的玉足踩爛我的小弟弟吧!」

「哈哈哈......!果然是賤人啊!原來這就是我弟弟的本來面目啊!你要是繼續求我,說不定我可以賞你那卑賤的小弟弟被我踩踏揉虐啊!弟弟......!」姐姐滿臉戲谑的俯視着我,那女王般的表情讓我更加感覺到了自己的卑賤!

「姐......主人......,踩死我吧!」

「有你這樣的弟弟簡直是我的恥辱!張嘴!讓主人的高跟鞋來好好的玩弄你的賤嘴!」說話間姐姐将踩在我肚子上的玉足挪到了我的喉嚨邊,然後猛地一腳踩下,我隻能張大口着努力的呼吸着。而且我的手也不敢再去握着姐姐的玉足,只能是強忍着。

「你說我要是就這樣把你踩死了的話,你會不會變成鬼魂也附着在我的腳上!」姐姐偏着腦袋若有所思的說道。就在我感覺到腦子已經有些不清楚的時候,姐姐卻又這時把鞋跟插到我的嘴裏,姐姐放肆的笑着,扭動着腳踝,用高跟鞋跟不停的攪動着我的口腔:「哈哈,看我用鞋子搞爛你的嘴,怎麽樣?舒服嗎?」

姐姐說着,鞋跟抽插我嘴的速度越來越快,鞋跟在我嘴裏也是粗暴地胡亂攪動,不一會我就嘗到嘴裏開始出血了。一直到我的嘴裏已經吐出了一口鮮血姐姐才把鞋跟抽出來。看着鞋跟上的鮮血,冷冷的說道:「隻是給你的教訓,下次我的鞋跟可就不一定要插到你哪裏了,姐姐的高跟鞋可是踩爛過很多東西的......!」

「姐......!」我連忙平複自己的心情,可我的話還沒說完,她那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就狠狠地對着我小弟弟踩了下來!

「好了,現在姐姐就要看看你的小弟弟到底可以噴多少精華出來了!小心了,姐姐可是會把你小弟弟榨幹的!」說完姐姐擡起玉足,在我渴望的目光下,高跟鞋的前端活生生的把我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踮起玉足,用前腳掌碾踩着我那卑賤的小弟弟,我已經感覺到自己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已經在她的高跟鞋下被踩扁了,一陣陣蝕骨的快感伴随着她的高跟鞋傳遞到我的尿道上!

「姐......好舒服啊!快!姐姐......主人......!」強烈的快感已經控制了我的行動,在姐姐的腳下,我也伴随着姐姐揉虐我小弟弟的節奏扭動身體去迎合姐姐,雙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姐姐的高跟鞋,雙手不停的撫摸着姐姐的玉足。

「真是賤啊!以後你就是姐姐腳下的狗了,姐姐會慢慢的調教你的,而你的小弟弟也會被姐姐調教得符合一個奴隸應該有的标準的!」

話音剛落,姐姐那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就落了下來,尖利的高跟鞋跟剛剛好踩在我的子孫袋上,就在那一瞬間,高跟鞋跟冰冷的觸感刺激得我渾身一顫!一股精華順着我的尿道就湧了出來,可姐姐的高跟鞋卻死死地把我的尿道踩着!精華隻能是積聚在尿道裏,鑽心的疼痛感順着我的小弟弟傳來。

「怎麽樣?舒服吧!這可是你姐姐我發明的,學校裏很多賤人都是被我這招給征服了!」一邊說着,姐姐那冰冷性感的鞋跟也踩進了我的子孫袋裏!

「啊......!!!」

也就在這個時候,姐姐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鞋挪開了一點,一股濃濃的精華瞬間順着我的尿道噴了出去,順着姐姐的高跟鞋底噴了出去,有些濺到了姐姐那粉色的絲襪上,乳白色的精華附着在絲襪上顯得别樣誘惑。

「你該死!居然敢把精華噴到我的絲襪上!」姐姐猛的跳起,尖利的高跟鞋跟伴随着姐姐的體重對着我的小弟弟就踩了下來!尖利的高跟鞋跟直接順着我子孫袋的根部踩進了我的尿道裏!

這還不算完,姐姐殘忍的扭動玉足,帶動着高跟鞋跟在我小弟弟裏攪動着!而一股股濃濃的精華就像是打開了水龍頭的自來水一樣不斷的從我小弟弟裏噴了出來!

清晨,一陣窒息感伴随着誘人的氣味将我從夢中喚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卻隻看見眼前一片漆黑,不過從那熟悉的氣味和略顯調侃的聲音中我依舊可以分辨得出現在踩在我臉上的玉足是屬于姐姐的。

「你怎麽這麽不禁玩啊!昨天我還沒榨幹你的精華呢?你就成這樣了,沒用的東西!」說話間那踩在我臉上的玉足順勢挪開了,我連忙翻身跪在床上,斜眼看了姐姐那穿在可愛白色棉襪裏的玉足一眼,早起的晨勃現象就更加明顯了。

我虔誠的跪伏在姐姐腳邊,腦袋緊貼着床鋪,姐姐的腳趾不安分的在棉襪裏扭動着,修長筆直的美腿裸露在空氣中白的驚心動魄,看得我隻想爬過去被她踩在腳下,姐姐将玉足伸到了我的嘴邊,嘲諷的說道:「爸媽已經上班去了,現在你就是我的奴隸弟弟了,趕緊把内褲脫了!」

「啊......!姐......!這樣不好吧!大清早的.........」

「清你妹啊!趕緊的,要不然就我幫你了!」

我不知道姐姐又準備幹什麽,可隻能是按照她的要求把内褲脫了,昨天才被姐姐揉虐玩弄過的小弟弟上還殘留姐姐玉足的印記,我不敢擡頭去看姐姐,現在的我隻是她腳下的一個奴隸而已。

「來吧,現在把這個帶上!」姐姐随手丢了一個貞操帶給我,讓我自己套上,還繼續言語挑逗我說道:「帶上了這個你就徹底的變成我的奴隸了,哎,這種感覺可真不一樣的,調教自己的弟弟,放心,姐姐會把你調教成爲一個完美的奴隸的!」

我以前隻在女王電影裏見過貞操帶,等到我自己真正的帶上它的時候心裏卻感覺到莫名的安心,貞操帶将我的小弟弟緊緊地束縛着,隻不過那種束縛感更加激起了小弟弟想要掙脫的欲望!

「對了,這才像是個奴隸!要好好的聽我的話,要不然我拉着你去街上遊行!」姐姐玉足緊繃着賞了我倆耳光,屈辱感混合着姐姐玉足的氣味更加激發了我體内隐藏着的奴性。

宛如人間尤物般性感妖娆的姐姐将玉足伸到我嘴邊,讓我用嘴把她的棉襪脫了,我小心翼翼的用嘴咬住姐姐棉襪的邊緣,将那有幸能夠被姐姐穿在玉足之上的棉襪脫了下來。

「還不錯的樣子,我要好好的調教,要不然等過段時間把你帶出去她們會笑話我的!現在,把我的襪子含在嘴裏!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吐出來!」

姐姐一邊看着我将她的棉襪吞進了嘴裏,一邊将一雙黑色的絲襪套在了自己的腿上,她穿絲襪的動作故意做得很慢,我眼巴巴的看着她白皙的美腿被黑絲襪一點一點的包裹了起來,一直到她神秘的大腿根部!

換完了絲襪後她又穿上了一雙高跟短靴,那長達十厘米的靴跟看得我心驚肉跳,就在這個時候,姐姐美腿朝後一帶,性感的高跟靴正對着我被貞操帶束縛着的小弟弟踢了過來!

「啊......!!!」- 圓口的高跟靴前端精準的踢到了我那被貞操帶死死包裹着的小弟弟上,措不及防之下我下意識的雙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雙腿,強忍着小弟弟上傳來的疼痛感讨好般的用臉去摩擦姐姐那被黑絲襪包裹着想性感美腿。

「怎麽了?這就受不了了?遊戲才剛剛開始呢!」

話音剛落,姐姐一腳将我踢開,戲虐的把玉足挪到了我的嘴邊,冷冷的說道:「是不是很想舔一舔啊?看着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就賞賜你把我的靴子舔幹淨好了,不過......也許你更喜歡這種方式!」

姐姐一邊說着,一邊将玉足擡起,帶着誘人花紋的高跟靴底懸在我的臉上,随時可以一腳踩下。我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眼神死死地盯着姐姐的靴底,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頭想要去舔舐那讓我魂牽夢萦的靴底。姐姐則是不停的扭動着玉足,誘惑着我的欲望。終于,我猛的一把抓住她的高跟靴,伸出舌頭舔了過去,姐姐的高跟靴很幹淨,我的舌頭舔在上面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而姐姐的玉足在我的手裏不安分的扭動着。

我沉浸在舔舐姐姐高跟靴的快感之中,眼角的餘光一直盯着姐姐那性感的絲襪美腿看着,被自己姐姐當做賤狗調教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腦海,刺激着我那卑賤的小弟弟!就在此時,姐姐絕美的俏臉勾起一絲詭異的弧度,玉足猛的一扭,尖利的靴跟順勢一腳踩到了我的嘴裏!

「賤貨!讓主人的靴跟好好的來讓你爽!」姐姐快速的扭動着高跟靴,帶動着長達十厘米的靴跟不停的在我嘴裏攪動着,姐姐不停的抽插着靴跟,而我隻能默默地承受着!

用靴跟玩弄了一會我的嘴後,姐姐猛的抽出靴跟,玉足挪到了我那被貞操帶死死束縛着的小弟弟上!姐姐扭動腳踝讓那長達十厘米的尖利靴跟在我小弟弟上方扭動着!尖利的靴跟泛着金屬的光澤,看得我目眩神迷。

「小賤狗,知道爲什麽我要用貞操帶把你卑賤的小弟弟包起來嗎?那是因爲我想看看,我的奴隸賤狗弟弟到底可以有多賤!」突然!姐姐俏臉一冷,靴跟狠狠地跺到了我那早就膨脹的小弟弟上!

「姐......饒了我吧......!姐......」我慘叫一聲,姐姐的靴跟毫不留情的直接插到了我的小弟弟上,雖然隔着貞操帶,可那難以承受的痛還是讓我忍不住慘叫一聲。我彎曲着身子雙手握着姐姐的高跟靴,想以此減輕疼痛,可一切都是徒勞的。

「繼續啊!求我啊!我可是随時可以把你的小弟弟閹掉啊!」說話間姐姐的另外一隻腳對着我的胸口踩了下來,巨大的壓力讓我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在我還來不及慘叫的時候姐姐殘忍的高跟靴又加大了碾踩我小弟弟的力道!

我躺在地上雙手捧着姐姐的腳,用這個方法來減輕小弟弟上的疼痛感,姐姐可愛的臉上帶着冷酷的妹情,尖利的靴跟隔着貞操帶已經陷進了我的小弟弟裏!我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股緻命的疼痛感,可我絲毫不敢亂動!

「很不錯嘛!看來下次要換一雙更加尖利,更長的靴跟才行了!姐姐似乎對于我的表現很是滿意,擡起了玉足,那尖利的靴跟也從我的小弟弟上挪開了,此時我包裹着我小弟弟的貞操帶上已經被姐姐踩出了深深的一個洞!

姐姐饒有興趣的看着我痛苦的捂着小弟弟,然後擡起另外一隻腳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姐姐時而踮起腳尖,用高跟靴堅硬的靴尖快速的摩擦幾下,時而整個腳踩到我的小兄弟上慢慢的揉虐一會,我那被貞操帶束縛着的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溫柔的摩擦下快速的膨脹着。

「現在該來試試你小弟弟的能力了!你可要好好的表現啊!要不然我可真的會用高跟靴閹了你的!

「姐......!饒了我吧~ 求求你了,姐,我不想成爲太監......!姐......!!!」雖然嘴裏如此說着,可小弟弟被姐姐姐的高跟靴屈辱的揉虐着,而我卻不知死活的扭動着身體去迎合姐姐的高跟靴。那可不能怪我,實在是這種感覺太誘人了!

姐姐有些不高興了,踩踏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加快了頻率,踮起腳尖不斷的揉虐着我的小弟弟,時不時的還左右扭動一下,那份極緻的爽讓我的嘴裏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 「舒服吧!」姐姐居高臨下的繼續踩踏着我的小弟弟,高跟靴變換着各種姿勢快速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可我的感受卻越發的難受了起來,經過姐姐剛才的一系列踩踏,我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脹着,可貞操帶卻死死地将我那已經膨脹到極限的小弟弟死死地束縛着,一股股的精華就積聚在我的小弟弟裏。

「姐,我想要發洩......!」我大着膽子說了出來。

「哦......!你要發洩啊......!那主人就幫幫你吧!」姐姐停下了摩擦我小弟弟的動作,讓我把雙腿叉開,姐姐緊繃着腳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我的小弟弟,然後玉足緩慢的朝後一帶,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姐姐那緻命而性感的高跟靴對着我的小弟弟就是一腳又踢了過來!

「我幫你發洩!我讓你發洩!噴啊!賤人!你不是要噴精華嗎?看我一腳一腳的把你的精華踢出來!」姐姐發瘋般的一腳接着一腳的精準踢着我的小弟弟,伴随而來的是一陣陣沉悶的響聲和我的哀求。

「不要......主人.........」- 「求求你,姐姐要爆了......姐......!」

「我是你的奴隸......姐......饒命......饒命......!!!」

「姐姐......姐......!!!」

在我野獸般的嚎叫和苦苦哀求下,姐姐終于是停止了繼續折磨我小弟弟的動作,隻是冷冷的命令道:「把貞操帶脫了!」

我不知道姐姐接下來還準備幹什麽,可經過剛才姐姐的折磨,我已經知道姐姐那誘人玉足是有何等的威力,隻能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貞操帶脫了躺在地上。

「賤東西!居然還沒被我踢爛!」姐姐瞥了一眼我那已經萎縮成一根毛毛蟲大小的小弟弟譏笑的說道。然後姐姐擡起高跟靴,用尖利的靴跟撥弄着我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剛一接觸到我的小弟弟我就被刺激得渾身一顫。

「沒事,還沒被踢壞,我可不想這麽早就把你閹了!」姐姐的高跟靴跟慢慢的撥弄着我的小弟弟,繼續說道:「你還沒見識過我真正的厲害,等過幾天姐姐親自閹一個奴隸給你看看,恐怕到時候你一看見我的腳都會吓得尿褲子了!」

我的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跟下漸漸地恢複了生氣,慢慢的開始堅挺了起來,姐姐冷笑一聲,脫掉靴子,露出了那雙被黑絲襪包裹着的性感玉足。

「奴隸弟弟,現在把你的精華噴出來吧!我要用高貴的玉足榨幹你卑賤的小弟弟!」話音剛落,帶着溫潤氣息的絲襪玉足便死死地将我的小弟弟夾着。姐姐的玉足相互摩擦着揉搓着我的小弟弟,頑皮的腳趾還時不時的輕撫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在姐姐的腳下,不一會我的小弟弟就有了快噴精華的沖動。

我已經到達了極限,身體不自覺的抽動着,一股熱流就在小弟弟裏即将噴湧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姐姐那充滿誘惑的美腳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前腳掌剛剛好踩住我小弟弟的前端,頑皮而靈活的腳趾此時正在不斷的輕微扭動着,整個足弓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腳跟剛剛好踩在我的子孫袋和小弟弟接觸的部分。

「啊......姐......!」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濃濃的精華順着尿道噴湧而出!噴到姐姐的玉足上到處都是!此時姐姐隻是冷冷的看着,她的整個玉足就這樣将我的小弟弟踩住,我的尿道也剛剛好被她那靈活的腳趾死死按住,可噴湧而出的精華就像是打開了水龍頭的自來水一樣快速的噴湧着,姐姐的腳跟猛的碾踩着我的子孫袋,一股更加強烈的快感讓我忍不住大聲呻吟着!

「賤狗弟弟,你的小弟弟還不錯啊!過幾天姐姐帶你去玩更加刺激的遊戲!你可一定要好好的表現啊!要不然.........」

「一定要忍着啊!要是現在噴出來的話那可是會被懲罰的!」伴随着姐姐輕描淡寫的話語,那雙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雪地靴也加快了碾踩的頻率,而姐姐也按下了手機的秒表計時。

「嗯......嗯......!!!」陣陣疼痛伴随着酥麻感從小弟弟上傳來,刺激得我情不自禁的呻吟。「這就是每天父母上班之後我和姐姐的日常,此時的我跪伏在地上,軟綿綿的小弟弟放在齊平的闆凳之上,姐姐則會變換着不同的姿勢來揉虐我的小弟弟。

被貞操帶束縛了一晚的小弟弟在姐姐的腳下急速的膨脹着,姐姐玉足之下那雙黑色的雪地靴将我的小弟弟完全罩住,玉足微微碾動中靴底的花紋不停的刺激着我内心的欲望,伴随着姐姐玉足的扭動,那雙被黑絲襪包裹着的美腿顯得更加性感嬌媚。

「呦......果然是賤人啊......!小弟弟被我這樣踩着居然膨脹得這麽快......!!」姐姐居高臨下的瞥了我一眼,擡起玉足将雪地靴挪到了我的嘴邊,冷冷的命令道:「現在賞賜你用嘴把我的靴子脫下來。」

沒有絲毫的猶豫,我張嘴含住了姐姐雪地靴的前端,姐姐玉足一抽,一隻被黑絲襪包裹着的玉足就呈現在了我眼前,錯落有緻的腳趾在黑絲襪裏輕微的扭動着,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的一腳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還帶着姐姐體溫的玉足帶着絲襪的柔滑将我小弟弟屈辱的踩在腳下!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吓得我小弟弟都軟了,姐姐倒是出乎意料的笑了笑,踮起玉足狠狠地碾踩了一下我那已經泛紅的小弟弟,略顯調戲的說道:「算你運氣好,一會有好看的了!」

幾分鍾之後,一位看樣子二十多歲的男人像狗一樣爬了進來,雖然他沒有看我,隻是一直低着頭,可我卻認出了他,他就是姐姐以前的一位追求者。這個時候姐姐也進來了,不同的是姐姐換上了一雙及膝的白色高跟靴,黑色的絲襪搭配着白色高跟靴顯得威嚴而性感,而高跟靴下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主人......我想好了,求求你,用你高貴的靴子閹了我的賤根吧!」男人快速的爬到了姐姐腳邊,側着身子伸出舌頭舔舐着姐姐那尖利的高跟靴跟。

眼前的一幕讓我徹底蒙了,我擡頭看了姐姐一眼,她那絕美的俏臉上隻是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姐姐優雅的坐下,擡起另外一隻玉足緩慢的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穿上及膝高跟靴的姐姐看上去是那樣的高貴,冰冷的靴子刺激得我渾身一顫!

「弟弟啊......!也就是你了,舒服嗎?你以前看過不少女王閹割奴隸的視頻吧!姐姐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高跟靴的厲害!」

話音剛落,姐姐微微擡起玉足,跪伏在地上的男人貪戀的一口将姐姐的高跟靴跟含在嘴裏,姐姐那粉嫩的嘴唇勾起一絲詭異的弧度,殘忍的一腳把男人死死地踩在自己腳下,冷冷的說道:「你想好了?我可以賞賜你一個被我高跟靴閹掉的機會!」

「主人......!主人......!求求您了~ 自從上次被您高貴的玉足揉虐過之後我的賤根就已然滿足了,我的一切都心甘情願的獻給您!」

還沒等我消化男人話語中的意思,一陣強烈的快感将我的思緒拉了回來,姐姐一腳踩在男人的頭上,另外一隻高跟靴則是踮起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尖利的靴跟剛剛好踩在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姐......饒命......姐......姐......!!!」顧不得許多,我雙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高跟靴,性感而威嚴的靴子被我攬在懷中,臉不停的蹭着姐姐那被黑絲襪包裹着的美腿,鼻息間滿滿的都是姐姐玉足那股獨特的氣息。

姐姐伸手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戲虐的說道:「現在怕了?我看你不是真的怕了!」

「啊!!!!」

伴随着男人的一聲慘叫,我小弟弟上的壓迫感消失了,姐姐一腳将地上的那個男人踢開,冷冷的命令道:「賤人!脫了衣服,讓你卑賤的小弟弟享受主人高跟靴的賞賜吧!」

男人快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雙膝跪在地上堅挺的小弟弟一柱擎天正對着姐姐的高跟靴,他快速的挪動膝蓋将自己那已經到達極限的小弟弟挪到了姐姐的高跟靴邊,用那已經沁出絲絲液體的小弟弟前端去摩擦姐姐的高跟靴!

「你的膽子很大啊!我允許你用卑賤的小弟弟接觸我的靴子嗎?那賤東西配嗎?」那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表情,姐姐越發冷酷的俏臉顯示出她此時的心情很不好,厭惡的瞥了一眼男人,猛的擡起高跟靴,用那尖利的靴尖正對着男人卑賤的小弟弟!

「主人,求求你,踩死我啊......!!!」男人發瘋一般的咆哮着,像蠕蟲一般的扭動着身體,用自己的小弟弟去摩擦姐姐的靴底。

「既然你怎麽苦苦的哀求我,那我就大發慈悲賞賜你吧~」姐姐輕蔑的瞥了他一眼,高傲而性感的玉足緊繃着,那尖利的靴尖對着男人的小弟弟就是一腳踩了下去!堅硬的靴底和男人的小弟弟來了個親密接觸,就聽見一聲悶響,男人雙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高跟靴強忍着疼痛享受着姐姐的殘忍!

「主人的靴子美不美啊?」姐姐的高跟靴将男人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扭動腳踝殘忍的研磨着。

居高臨下的姐姐宛如手握生殺大權的魔女一般将卑賤的奴隸踩在自己腳下,姐姐繼續言語挑逗道:「說啊!你不是很享受這個過程嗎?賤人!」

「美......主人的玉足是最美的......啊......!」

「那你幹嘛叫得這麽凄慘啊?」姐姐快速的碾踩着奴隸的小弟弟,那雙隻是讓人看上一眼便會情不自禁的想要跪舔的靴子快速的摩擦着男人的小弟弟。終于在姐姐的碾動下一股濃濃的精華宛如流水一般順着姐姐的靴底噴了出來,噴到姐姐靴底和靴子上到處都是。

姐姐擡起玉足,看了看那沾滿了自己靴子的乳白色液體笑着說道:「快點,全都噴出來,主人賞你最後一次!讓我榨幹你。」說完姐姐踮起腳尖輕輕地踢了踢男人那還粘着精華的小弟弟。

可姐姐是不會讓男人那麽舒服的,我似乎預感到了姐姐要幹什麽,隻覺得自己的小弟弟也想被姐姐無情的揉虐與踩踏,在我的身邊是姐姐剛才換下的雪地靴,我大着膽子将雪地靴捧了起來,放到了我那被姐姐刺激得欲罷不能的小弟弟上,雙手按壓着雪地靴摩擦我的小弟弟。

「哈哈哈......你怎麽會是我的弟弟呢?你這麽賤!你們都隻配被我踩死!」話音剛落,姐姐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對着男人那才噴出了精華的小弟弟中間的那條縫踩了下去,性感的靴跟毫不費力的順着尿道踩進了男人的小弟弟裏!

姐姐殘忍的笑着,慢慢的扭動着腳踝,冷冷的看着自己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完全的沒入了男人的小弟弟裏,她微微扭動腳踝,靴跟在男人的小弟弟裏轉動着,看着着一幕我的小弟弟都被吓得有些軟了,可姐姐似乎意猶未盡,将另外一隻高跟靴踩到了男人的子孫袋上!

「啊!!!」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拼命的翻滾着,可一切都是徒勞的,姐姐的高跟靴已經牢牢地将他控制了!姐姐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完全插進了男人的小弟弟裏,姐姐的另外一隻腳也踩到男人的腹部。

「好了,你也爽夠了,現在該閹了你了!」化身成殘忍女王的姐姐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然後擡腳将高跟靴跟慢慢的抽出來,在高跟靴跟即将離開男人小弟弟的一瞬間又快速的踩了進去!與此同時,姐姐的另外一隻高跟靴也挪到了男人的子孫袋邊,堅硬的靴底死死地把男人的子孫袋踩在腳下,伴随着高跟靴跟在男人尿道裏的進進出出,男人那飽滿的蛋蛋也在姐姐的腳下被踩扁!

「賤人弟弟,滾過來,用你的舌頭去舔舐我的下體。」姐姐滿臉潮紅媚眼迷離的對我說道。

我先是一愣,然後看了看姐姐的狀态,我突然想起以前自己看的那些女王片裏女王們在折磨奴隸的時候自己也會興奮,看樣子姐姐是忍不住了,想到這裏,我爬到了姐姐的胯下,我大着膽子伸出了舌頭,顫顫巍巍的把頭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那個位置。

我用嘴把姐姐的内褲脫了下來,然後便看見了姐姐兩腿之間的那兩片粉嫩的花瓣,我深吸一口氣,将自己的腦袋埋進了姐姐的兩腿之間,兩邊的臉頰感受着那絲襪的柔軟,鼻子狠狠地吸了一口姐姐大腿内側的氣味。

與此同時,姐姐的玉足對男人的揉虐還在繼續,那宛如刑具一般的高跟靴跟又踩到了男人的尿道裏,不過不同的是男人的小弟弟已經不再堅挺了,有了些許萎縮的迹象。

「賤人弟弟,快啊......!!!要不然我一會也踩爛你的小弟弟!」在姐姐一個勁的催促下,我的舌頭還是進入了姐姐的神秘地帶,我先是試探性的用舌頭去接觸了一下姐姐那鼓鼓的兩片花瓣,感受到了來自于姐姐的欲望後,我開始用舌頭去攻擊或者說是服侍姐姐的下體了,姐姐的下體很緊,以至于我的舌頭左搖右晃的努力掙紮才打開了她的神秘地帶,我用舌頭拼命的朝姐姐身體的更深處前進,姐姐也開始發出細微的呻吟

沒一會姐姐的下體就噴出了一股水流,噴到我臉上到處都是,姐姐也将高跟靴跟從男人的小弟弟裏抽了出來,滿臉潮紅的眯着媚眼看着我。我不知道該怎麽辦,隻是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姐姐遺留在我臉上的液體。

「哈哈哈......!賤人弟弟,看你表現得不錯,以後姐姐就賞你爲我的下體服務了......!」姐姐一把抓住我的頭發将我又塞到了她的胯下,修長的美腿将我死死地纏着,命令道:「再來一次......我還要......!!!」

再又爲姐姐服務了兩次後姐姐終于放過我了,絲絲紅暈承托得姐姐越發妖娆妩媚,姐姐踏着高跟靴走到了癱軟在地上的男人面前,擡起玉足朝後一帶,然後對着男人說道:「現在我就要閹了你了,你還想說些什麽嗎?」

男人眼神空洞的盯着姐姐,欲言又止。隻是死死地盯着姐姐那雙潔白的高跟靴。「我殘忍嗎?」姐姐似乎還想繼續玩弄男人一會,繼續問道。

男人想了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沒給他開口說話的機會,姐姐那性感的高跟靴已經精準的踢到了男人的子孫袋上!然後玉足猛的擡起,尖利的靴跟殘忍跺下!長達十五裏面的靴跟已經完全貫穿了男人的子孫袋!

「我殘忍嗎?」姐姐依舊是那個問題,可男人已經沒辦法回答了,他已經疼暈了過去。

「我殘忍嗎?」姐姐回頭看着我問道。玉足卻是毫不猶豫的一帶,男人那低垂的子孫袋被姐姐的高跟靴跟殘忍的劃開!

「姐......!!!」我再也忍不住了,爬到姐姐腳邊躺下讓我那堅挺的小弟弟正對着姐姐,苦苦哀求道:「姐......求求你也閹了我吧......!!!」

男男情色同志文學